玫瑰小说网

玫瑰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朱门嫡妻》 > 第二百四十六章 打算

第二百四十六章 打算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老夫人……”宁嬷嬷轻唤了声,走上前接过宋老夫人手里的茶盏,“这茶凉了,不能喝了。”

宋老夫人方回过神,目光从杜容芷离去的方向收回来,问她,“你说刚才大少夫人那些话,是不是真的?”

宁嬷嬷谨慎地笑了笑,从小丫头呈上的托盘里端起一杯新茶递过来,“奴婢又不是大夫,哪里看得出来……可不敢乱说。”

宋老夫人斜睨她一眼,嗔怪道,“好你个老东西,老都老了,怎么倒越发畏首畏尾起来了?叫你说你就说,说错了又没人怪你。”

宁嬷嬷也笑了,“既这么着,奴婢可照实说了。”

宋老夫人点头,“说罢。”

宁嬷嬷沉吟了片刻,开口道,“奴婢今日瞧着,大少夫人的脸色确实有些不好……虽说当初小产伤了身子,可既已经休养了这么些时候,照理也不该如此虚弱才是……”她微微一顿,见宋老夫人面露赞同之色,又继续道,“且自打大少夫人进门,上侍长辈,下抚子女,温良恭敬,贤惠大方,就是待我们这些下人,也从来都是和和气气温温柔柔的,从没听她跟任何人说过半句重话。”她忖度道,“若不是因为病了……奴婢实在想象不出,如此性情的大少夫人,竟会对表舅太太出言不逊。”

宋老夫人微微颔首,叹气道,“如此,倒真是有些难办了……”

虽是这般说着,可宁嬷嬷跟随宋老夫人多年,一听她说话的语气便知道她心里其实已有了定夺,遂迟疑道,“老夫人当真是打算……”

宋老夫人缓缓点头,“她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若是再不答应,不是显得我这个当祖母的太不近人情么?”且杜氏的病情如果真像她说的这么严重,再继续留在循哥儿身边只会更加麻烦……

宁嬷嬷想了想,不禁道,“论理,大少夫人现在这种情形,若能去乡下好好静养些日子也是好的,毕竟她得这心病,也是因为……”她声音适时一顿,又低了低道,“只是当初大少爷与少夫人闹成那般,都不肯放少夫人归宁,如今他二人间难得有了转机——奴婢只怕大少爷会舍不得……”

“舍不得?光舍不得有什么用?”宋老夫人冷嗤一声,“如今杜氏摆明了就是想离他远远儿的,他能困得住她的人还能困得住她的心?”

宋老夫人长叹一声,“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循哥儿到底还是没想通透——只一味紧着杜氏不肯放手,岂不越发让她恨上了他?反倒不如各退一步,给彼此些时间,把过往的一切捋顺清楚。”

老夫人面上闪过一抹倦色,保养得宜的脸上终是露出了几分老态,“且循哥儿这段日子已在内宅里耗费了太多精力……诚如杜氏所说,她这时候离开,于她,于循哥儿,都是最好的安排。”

宁嬷嬷郑重点头,因见气氛太过沉重,故意笑着说道,“老夫人到底还是偏疼大少爷些……竟是什么都替他打算好了。”

宋老夫人疲惫地摆摆手,“那孩子打小儿没了亲娘,又天生是那么个冷清性子,父母兄弟里连个能说体己话的人都没有……若我再不多疼他些,他还能靠上哪个?无非拖着这把老骨再多替他谋划几日罢了……”说罢扶着宁嬷嬷的手就要起来。

宁嬷嬷心中也有些感慨,忙上前扶住宋老夫人,红着眼笑道,“老夫人用心如此良苦,大少爷定是会明白的……”便搀扶着宋老夫人回了屋子。

………………………………

“少夫人方才为何要那样说?”另一厢的青荷,不解地问杜容芷。

先前是大少爷怕少夫人知道病情难过,更怕有心人借此做文章,所以才瞒着不许任何人提,可现在少夫人的情绪明明已经稳定,就连这几天的精神都好了许多,为什么还要让老夫人知道呢?

若是老夫人因此嫌弃少夫人该怎么办呢?

杜容芷回头看看她,淡笑道,“若不这样说,老夫人怎么会答应让我走呢?”

青荷默了默,“您一定要走么……还是不能——”她顿了顿,小声问,“不能原谅他?”

虽没有直说,可是彼此都心知肚明,那个“他”指的是谁。

“我需要时间。”许久,杜容芷轻启朱唇。

“这段日子我过得很累,也很茫然……”她轻轻出了口气,“我怕再这样下去,早晚有一日,会把彼此逼进死胡同……”她需要些时间,好好想一想,她跟他这条路,究竟该如何走下去……

青荷抿着嘴儿想了一会儿,期期艾艾地开口道,“可就算……您真的想出去散散心,也不必说……‘病治不好,就去家庙里住着’这样的话啊……”

癔症不是其他的病症,就连太医都说不准几时会好,少夫人却敢那样保证……她既怕老夫人把少夫人的话当了真,将来真把她送去庙里,又怕少夫人心里确实存了那样的心思——毕竟当初少夫人跟爷闹得最僵的时候,就曾说过“青灯古佛了此一生”的话……

青荷心里百转千回,满心的纠结全都写在了脸上。

杜容芷不由拍拍她,解释道,“老夫人对我的话始终半信半疑,我也只有说得狠一些才能取信于人。”她冲青荷莞尔一笑,“你放心,我实则并没有那样的打算。”

青荷这才松了口气,忙跟上来几步,问道,“您说,老夫人会答应么?”

“她会的。”杜容芷望着波光粼粼的湖面,肯定道。

要说这家里有什么人真心实意地疼爱宋子循,希望他过得好,那头一个就是宋老夫人。所以当她知道自己得了癔症,已经不适合再留在宋子循身边时,也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把她送走……

其实这些她不是今天才知道,只是那时她心里被怨恨填满,什么都不愿意思考……

“走吧……”杜容芷弯了弯唇角,“回去准备准备,兴许……我们很快就可以启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