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玫瑰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帝后世无双》 > 第1250章 这威胁太可怕

第1250章 这威胁太可怕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他们一开始是觉得仙丹宗也是现在全天下最有地位的几大宗门之一,再者,仙丹宗里的好些丹药也的确是极其难得。

别的不说,程老先生和迟英甚至还想过,真的找到了迟家人,而迟家人有可能重伤还是哪里不行了,也许还是需要仙丹宗的丹药救治。

可现在他们找到了小主子。

而且也是继承了公子异血脉的小主子!

如此,属于迟家的底气就找回来了。

他们这些下人可以对仙丹宗尊崇,可他们小主子却压根儿不需要看着仙丹宗的脸色。

引归长老想要收他们小主子为徒,简直是异想天开。

别的不说,就说他们小主子本来就是异血脉,百年难寻,这样的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拜师了?

当真是想得美了。

一个异血脉,本身就是一大至宝。

云迟轻摸着下巴微一笑。

“引归长老么......”

一个制出了驯灵丹来的人,她可还真的是没有什么好感!

万物有灵,特别是像花焰鸟这种,本来就已经是灵物,如果说它自己认可了谁,想要怎么帮着谁那都可以,甚至是用武力抓捕可能还没有那么令人痛恨,这世间也算是强者为王。

但是用药就太卑鄙了。

而且用了这种驯灵丹,直接就把这灵物的灵气都给禁锢起来,像是傀儡一般。

太过无耻。

所以对于造出了驯灵丹的人,云迟一开始就没有什么好感。

“我倒是要看看他要如何来收我为徒。”

对方就知道她在哪里了吗?

“把无名宗要收徒的消息都放出去了吗?”

“已经放出去了,三天之后会在观水楼收弟子。”程老先生解释道:“观水楼是这赫罗城里的一个酒楼,很大,观水楼还养着自己的舞姬,地方也足够。不过要去跟观水楼商量商量,让我们把观水楼包下来三天。”

要收十二名能制丹的弟子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他们肯定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收的,自然得要好好地挑选挑选。

既然要挑选,自然会有考较,总是要费些时间。

云迟听了程老先生这话就知道事情还不是那么容易。“怎么?有难度?是包下这观水楼需要支付很昂贵的赁金吗?”

程老先生摇头,“如果是银子的问题那还不是什么大问题,我们这些年卖了不少药材,也攒下了一大笔银子。”

他卖的药材可不便宜,虽说攒下的银子有一大部分都送出去作为寻找公子的开销了,可他们依然不算缺钱,只是包下一个酒楼而已,不至于出不起这笔银子。

“主要是这观水楼的主人很神秘,观水楼占了赫罗城最繁华的地段中最大的位子,又养着乐伶舞姬,来来往往宾客无数,自然也遇到各种人,以往要找观水楼麻烦的人不在少数,可是最后都被观水楼给摆平了,渐渐也再无人敢在观水楼放肆。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定在观水楼收弟子的原因。”

城里不知道来了多少人是冲着云迟和无名宗来的,到时候云迟一出现,还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把地点定在观水楼,足以让不少人不敢乱来。

“我去谈谈。”云迟看了晋苍陵一眼,“你去吗?”

晋苍陵其实真的是一向懒着,所以他一直都没有说话,只不过习惯了与云迟在一起。

她在处理这些事务的时候他就只是坐在她身边,身形放松,气息暗敛,眼眸微低,一言不语。

但是晋苍陵在想的是,如果以后他们回到大朝,每天清晨上朝时,他是不是也得把他的皇后给从被窝里拽起来,让她坐在自己身边陪着他听百官说话?

那时候哪怕她是坐在他旁边打瞌睡都行。

云迟哪里想得到明宸帝君正想着如此不靠谱的事情, 她只是觉得他在府里也闷得有些久了,正好可以跟她出去转转,再尝尝那什么观水楼的酒菜。

“观水楼?”晋苍陵问。

“嗯,要不要去看看舞姬们跳舞?”

说起来,这一位可真不像是皇室贵族,以前当镇陵王时也从不赴宴,当了明宸帝君没多久就撇下皇位江山赶到虚茫之境了,可还没有过过皇室贵族们的那种纸醉金迷的生活,喝喝酒,听听曲,看看舞姬们跳舞。

想到这里,云迟便又起了逗他之意,“说不定,你还能看中一两个绝色舞姬,让她们坐你怀里喂你吃吃酒......”

话未说完,晋苍陵微凌眸光便朝她扫来,声音低沉,只有她一个人能够听见,“骨头又痒了?可记得深宵求饶的时候?信不信本帝君今夜里再拆了你一身骨,再把你啃食了?”

我去!

晋苍陵他大爷的,当真够狠。

她开个玩笑,他竟然这么凶猛地威胁她......

想到他在那种事上的凶猛,云迟莫名怂。

她觉得不管自己的武功修为到了什么境界,在那种事上都赢不了他。她从来没有哭过,但是在那种事上,她还真的被...到哭喊求饶过了。

简直了......

见她当真不敢再说下去,难得的小怂包的模样,晋苍陵心里就舒服了。

这女人打从见他第一次开始就总口花花,经常不知死活地逗他,他倒是忍了不少,但是拿他与别的女人说着玩,他可不惯她这毛病。

明明身子就是给了他,前面一点经验没有,还非把自己真当白牡丹了。

这女人不教训教训只怕要上天。

不过——

明宸帝君眼见着本来风华无限天不怕地不怕的帝后娘娘因为自己的那个威胁怂成小可怜包的模样,顿时又觉得蠢蠢欲动了。

她这样子难得一见,倒是又勾了他的“食欲”。

嗯,晚上可以再拆她一回骨?

云迟见他的眸光幽暗了下去,里面隐隐有光芒跳跃,顿时就是一阵胆战心惊。

她咳了咳,端得一本正经,“要不要一起去找观水楼的掌柜的谈谈包下观水楼的事?”

语气一本正经,连一向勾魂夺魄的那双眼眸都敛了光华,省得刺激他。

这人可受不得刺激。

“去吧。”

晋苍陵站了起来,朝她伸出手,是要拉她起身的意思。

云迟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是要出去了,谅他也不敢做些什么,便把手放到他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