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玫瑰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小农民的快乐生活 > 小农民的快乐生活

小农民的快乐生活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622章仙人之吻

    大帅无言地看了她一眼。出于礼貌,点了点头,但是点头的动作实在很僵。

    大帅知道,自己盯她那一眼,绝对不是让她舒服的光子流。

    女列车员出去了。

    出门时,咔地一声,她把门给锁上了。

    嗯?最后这个动作,让大帅心中一动:她锁门的意思是什么?

    如果一个抱有某种目的的女人,把一对男女,咔地一声锁在一间屋里,她肯定知道下文是什么。

    这一点是出不了她的意料的。

    那么,女列车员为什么这样做?

    只有一种解释,她有她的目的。

    大帅看看手表——列车已经行驶了6个多小时——行程过半了。

    这时,大帅想,经过女列车员“一番开导”,池荷的心态起了什么变化?

    很自然地,大帅留意地看看池荷的脸色。

    果然——池荷脸上刚才那被大帅激起的少女****,似乎少多了!

    春心压下,必然替代的是理智——少女有了理智,可不是轻举妄动的。

    大帅提醒自己:在池荷这种心理情况下,千万不可轻举妄动!否则,会弄得不可收拾!

    不过,大帅又十分地不甘心——人生难得几回醉——套过来就是——人生难得几个**?

    不行!大帅想:放过这彩虹难逢的良宵?那绝对不行!

    人的聪明之处,或者说聪明人的聪明之处,就在于接受过去的教训——过去错过了机会,一旦上帝重新给你机会,绝不能再错过——否则,你就是辜负了上帝,也就是得罪了上帝,上帝呢,也是有情有感的,他也就不会再给你机会。

    当然,从另一方面来讲,聪明也可能反被聪明误。

    ……

    怎么重新点燃池荷的少女春心?

    靠酒吗?——酒已喝光,此时再去买酒,太不正常了。就是酒没喝光,池荷也不会再喝——时间太晚了。

    再说,大帅也不能再喝了,男人们都清楚,酒喝到一定份上,会活力大增,但要是喝得过多,就会失常。

    但有一点大帅是坚决的——不能给自己留下遗憾,也不能给池荷留下一个自己不是真正男人的记忆!

    那么,究竟怎样把池荷的情绪调动起来?

    有了!来个欲擒故纵!

    这战术是古人发明的,用到现代人身上,还没过时。

    ……

    大帅道:“池荷,刚才那位女列车员是不是要你早点休息?”

    大帅一边说着,一边作出要睡觉的姿态。

    池荷刚才正在低头沉思。这时,听了大帅的问话,脸抬起来,平着目光,道:“休息?没有的呀,她……不过是表达一下关心罢了。她说,她认识我的爸爸和叔叔,所以,有需要帮忙的事,就对她说出来。我说,不用了,这个车厢里的先生,还有一位姐姐,可以帮我。我对她说,这位先生,可好啦。”

    大帅观察着池荷的表情,道:“哦,是这样。她原来还是个热心的人。”

    池荷淡淡一笑,忽然话锋一转,道:“列车员还说,如果我觉得在这个车厢不方便,想调车厢的话,她可以帮忙。”

    池荷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一点也看不出什么表情来。

    淡然若常。

    像是随口一说。

    可大帅听了这话,心中是什么反应,可想而知。

    她是真的想调车厢?

    还是和自己使了同一种战术?

    大帅故意把身子向床上的被子上一靠,作出一切都无所谓的样子,道:“哦,我觉得也是,这车厢里,就有我和我的……同伴两个,对你睡觉来说……那个……那个,确实有点……不方便。你要调车厢的话,我看就找她调一下吧。”

    池荷的眼睛一闪,定定地望着大帅,道:“我对她说,不用了,有这位先生作伴,挺好的……”

    说到这儿,池荷微垂着头,上眼皮轻扬,眼里发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光……

    原来如此!!!

    大帅真的好感动,感动池荷没有辜负自己的一片真情!

    大帅还猜想,池荷之所以这样说,是在她内心深处,或者说是潜意识里,还是愿意和自己在一起的。女列车员的一番谈论,并未改变她的心境……

    在这样一个女孩子面前,还用得着使什么战术吗?自己刚才真是多余了!

    大帅的眼睛,又一次认认真真地看着池荷。

    这认真,其实不是用眼睛看,而是用心看,用感情看,用一个血性男儿的全部活力去看。

    大帅看到的是一个让他又爱又怜的、生怕她离开自己而去的女孩子,一个玲珑剔透的女孩子!

    大帅忽然默默地想,假如明天,到达上海站之后,池荷突然间从自己的生命里消失了,该怎么办?

    想到这里,大帅用自己的眼睛,不,用自己的心,望着池荷,道:“池荷,在我们中国,是相信缘分的,你懂吗,缘分,就是说,两个人,比如你和我,注定要认识,注定要在一起,注定成为最亲密的人,如果有了这种缘分,就会不远万里来相会……你们,日本人,相信缘分吗?”

    这句话用日语不好表达,大帅俩人交流了三遍,池荷才真正听明白。

    她连连点头,道:“相信呀,当然相信呀。我们也相信缘分的呀。我们还相信因果报应的。”

    因果报应!

    大帅又想到了自己的人生历史……

    这时池荷看着大帅脸上的表情,忽然眼中闪出一丝悲哀味道的光来,嘴里喃喃道:“不过,我们两个……”

    大帅把池荷眼里悲哀意味的光,理解为她也怕明天的分开。

    大帅道:“池荷,我们两个,有什么不同吗?难道不是一种缘分吗?难道能逃脱因果报应吗?”

    池荷这会儿把双肘支在小桌上,不光眼睛是一汪水,整个人,都是一汪水,是那种让大帅刻骨铭心的水,是忘情水,是要淹没大帅全部身心的水……

    她在认真地想什么?是带着她少女的情感和思考一些往事?

    良久,她道:“先生,你……我……毕竟是两个国家的人,而且……”

    大帅知道她要说什么,紧跟上道:“池荷,你有没有想到,今天你我同年同日同一车次同一车厢单独而行,都是巧合吗?你可以说是,但我觉得不是,我认为是上帝和大慈大悲的菩萨赐给我们的机会,让我们来到一起,让我们一起过共度良宵!”

    “先生你别说了……你是个好人,是个重情感的人……”

    池荷的眼睛里发射出**辣的光来,径直打入大帅的眼睛,打入大帅的心田。

    好半天,好半天,一直是少女特有的对男性极度欢心时的光,亮亮的,火火的,甜甜的,辣辣的………

    除此之外,似乎还有别的意味。

    大帅其实没全懂池荷眼睛,认为别的意味,不过是一种惧怕,一种担忧……

    大帅看到这种目光,更被感动了。

    如果说,大帅原来是抱着想方设法打动池荷,一定要让她与自己合二为一的话,那么现在,大帅已经没有了这种想法了。

    大帅觉得,自己已经被池荷,这个小罗莉,渐渐地融化。

    他不能不提醒自己道:你可不能失去主动地位啊。

    大帅相信,池荷不是惧怕,而是,而是,一团火,烈烈的火。

    大帅此时只想把握主动,只想再也不能失去彩虹难逢的机会,只想尽快地让池荷进入自己的怀抱,别的,他再聪明,又哪里能想到!

    大帅毕竟只有两年的工作经历,两年年的社会经验。

    男女彼此相互融化之后,产生的便是巨大的向心力。在池荷那期待的眼神和浑身散发的少女吸引力面前,大帅此刻已经不是理智掌握身体,而是冲动主宰一切了。

    两人不再说话,只是彼此用眼睛看着双方。

    这是心与心的交流,心与心的对话。

    此时无语胜有语,一切尽在不言中。

    大帅很自然地,并不是做作地,完全符合大自然规律地,不知不觉地,无我地,无声地,像闪电一样地,跃身到池荷身边,将她抱住了……

    此刻,宫光爱的身体轻轻一动,在床铺上躺得舒服些,睡姿沉稳。

    一般而言,要是清纯的少女,对钟情的男人,第一次接受突然到来的爱,内心是极度矛盾的——既有着本能的蒙胧而又剧烈的渴望,还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紧张和惧怕。

    池荷当时的表现似乎就是这样。

    她既有着对大帅的期待,又好象有着少女的那种惧怕。

    大帅把她抱住之后,她本能的挣扎了一下。

    但相对于大帅来说,她的力气太微不足道了。

    况且,池荷的挣扎并不是全力的,也不是真正的——只是象征性的动作而已。

    大帅身高一米七多,池荷的身高还不到一米六。

    大帅的第一吻,只吻了她的额头。

    池荷轻轻挣了一下,却未能挣脱大帅的怀抱。

    索性,大帅像抱孩子似地把她抱在了怀里,紧紧地抱着。

    然后,大帅几乎用了年轻男子所有的热烈,吻向她极性感极美妙的鲜红小嘴……

    顿时,一股温暖的、湿热的、**的感觉笼罩了大帅。

    池荷的身子,本来就软酥酥的,被大帅抱在怀里之后,整个身子完完全全地软了下来。

    大帅抱着她,就如同抱着一个少女营造的雾团——―香香的、甜甜的、沁人心脾的雾团。

    那种感觉,只有在梦里才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