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玫瑰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网游之民兵传奇 > 第165章 使用替身是很卑鄙的行为

第165章 使用替身是很卑鄙的行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话说回来,我们为什么脱离人群绕到这边来呀?”某猫头顶的呆o卷成了一个问号。3∴35686688{}

    â€œä½ ä»€ä¹ˆæ—¶å€™æ‰èƒ½å¥½å¥½åŠ¨åŠ¨è„‘子呀!”银狐训斥了她一句,然后解释道“你觉得这个小村子里的叛luàn军数量会有多少?”

    çŒ«ä½Žç€å¤´ç€ä¸‹å·´ï¼Œå¾ˆè®¤çœŸçš„想了十秒钟,然后抬头笑道“不知道呢~,

    â€˜å°±ç®—不知道也随便说个数呀!你这样子我还怎么继续说!,银狐相当的恼火。

    è¿˜å¥½ç©ºå¹»ç»™å¥¹æ‰“圆场,伸出三根手指晃了晃。

    é“¶ç‹å€ŸåŠ¿è¯´é““对,从目前的状况来看,这小村子里的叛luàn军至多300多人,绝不会超过400人。”

    çœ‹åˆ°æŸçŒ«è¿˜æ˜¯ä¸€å‰¯æ²¡å¬æ‡‚的样子,银狐只好详细解释道“通迂关口需要良民证,良民证需要用10颗叛luàn军的头颅来换取,可是我们这次来了多少人呢?数量有300人以上了吧?而叛luàn军的数量最多只有300人,如果我们跟大部分冲击一个方向的话,你觉得我们有可能nòng到足够数量的叛luàn军头颅吗?”

    ç©ºå¹»æ‘‡äº†æ‘‡å¤´ï¼Œç„¶åŽä¸€å‰¯æç„¶å¤§æ‚Ÿçš„样子,大部分人也和她一样,明白了银狐的意思。

    åªæœ‰æŸçŒ«ï¼Œæ­ªç€å¤´æƒ³äº†æœ‰10秒钟,然后疑huò道“我刚才问的,好像是我们为什么绕到这里来吧?”

    é“¶ç‹æ°”道“你到底有没有大脑这种器官呀!”

    æŸçŒ«æŽ°ç€æ‰‹æŒ‡ï¼Œå¾ˆå§”屈的嘟囔道“人家只是没有足够的思考时间嘛”

    é“¶ç‹æŽ¨äº†ä¸‹çœ¼é•œï¼Œå†·å†·é““就算让你开提升思考速度一千倍效用的b挂,恐怕你也想不明白吧。”

    ç©ºå¹»ç‚¹å¤´è¡¨ç¤ºè®¤å¯ã€‚

    æŸçŒ«ç”Ÿæ°”的扭过头,嘟着嘴道“哼哒!nv孩子不需要明白这么复杂的东西,一样能过上好生活!”

    é“¶ç‹ç‹ ç‹ çš„拍了她的额头一下,气道“到底是谁教你这种歪理呀!”

    æŸçŒ«róu着发红的额头,虽然被打了一下有点疼,但她还是忍不住得意道“嘿嘿这是人家自己在生活当中领悟出来的真理,厉害吧?很厉害的吧!”

    é“¶ç‹è§‰å¾—自己认真对待这样一个家伙,实在是làng费时间,干脆不再搭理她,对空幻道“空幻,探测一下这一面有多少人。”

    ä¸€ç›´ä¿æŒæ²‰é»˜çš„空幻轻轻点了点头微微张开小嘴,吐出了一个音阶“咪。”

    éšç€å¥¹çš„发言,一道半圆形的‘线,以她的嘴为中心点形成,并迅速的向外扩散开,很快就扫到远处不见了踪影,只留下扩散时带起的一阵微风。

    ç©ºå¹»åªåäº†ä¸€ä¸ªéŸ³é˜¶å°±é—­ä¸Šäº†å˜´å·´ï¼Œç­‰äº†å¤§æ¦‚半分钟时间,她才对着银狐摇了摇头。

    â€œæŽ¢æµ‹èŒƒå›´å†…没有人?!”银狐惊道。

    ç©ºå¹»ç‚¹äº†ç‚¹å¤´ã€‚

    é“¶ç‹ç€ä¸‹å·´ï¼Œå˜€å’•é““都被那边的战斗吸引过去了吗?连其他方向的守备人员都调动过去了?看来这里的叛luàn军人手很紧张呢数量也许不超过200人¨”

    â€œæˆ‘明白了!”想了半天的某猫终于兴奋的喊道“你是想带我们来这边抢怪!既然人多怪少不够分的,那么干脆远离大部队,偷偷跑出来吃独食。”

    é“¶ç‹æ–œç€çœ¼ç›çœ‹ç€å¥¹ï¼Œå†·å†·é““可惜你明白的太晚了,所以你出局了。”

    â€œå“Žï¼å‡ºå±€äº†å—?!”某猫惊讶过后觉得哪儿不对劲皱着眉头想了10秒钟,才疑huò道“话说回来,到底是什么出局了呀?”

    é“¶ç‹æŽ¨äº†ä¸‹çœ¼é•œï¼Œå¾ˆä¸¥è‚ƒçš„说道“总之你的回合已经结束了,这儿已经不需要你了,赶快泪奔下场吧。”

    â€œå‘ƒÂ¨ï¼Žè¿˜éœ€è¦æ³ªå¥”吗?到底是为什么?”某猫更­ç³Šäº†ã€‚

    é“¶ç‹ä»²æ‰‹ä¸€æŒ‡è¿œå¤„,道“给你0分钟时间,去那边自己想清楚吧。”

    æŸçŒ«è‡ªçŸ¥æ—¶é—´ç´§è¿«æ€¥å¿™è·‘到指定位置去想事情了而且想得非常认真,因为她也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好像一团­é›¾ä¸€èˆ¬

    ä½¿ç”¨å›°huò真言暂时­huò了打岔的某猫,银狐开始考虑正经事,本来是想绕到这边来抢几头怪的,至少也要凑够10个脑袋,让自己能通过关卡。可东北方向的攻势太猛,似乎把怪都吸引把那边去了空幻的声bō探索范围可不小,估计从这里一直到接近村子中央位置都没有人。

    çœ‹èµ·æ¥å¥¹çš„计划是落空了,可她根本不打算转回去,这时候回去只能落到别人后面,绝对抢不到任何东西。而且她绕到这边来,不只是为了叛luàn军的脑袋。

    æŒ‰ç…§æ¸¸æˆçš„设定,类似这种成组织的敌人驻扎地里面,总会给有一些额外的好东西,通常情况下,这些额外的东西远比敌人身上爆出来的东西要好,甚至有可能发现大量的金币。

    å½“然,成组织的敌人很难对付,少数人根本不可能赢得了,不考虑指挥问题的话,动用的人数越多越容易打赢,可问题战利品并不会随着参战的人数变多,人多了,战利品分到每个人手里就没多少了。

    æƒ³è¦æ‹¿åˆ°æ›´å¤šçš„好处该怎么做?当然是找机会把其他人甩掉,自己吃独食了,或者干脆凭手快把东西黑下来然后逃跑。但这种做法,只能用在没有组队契约的约束的时候,一旦有契约在身,战利品的分配都会按照事先划定的比例强制分配,想黑别人的东西是不可能的。

    ä¸è¿‡ç›®å‰è¿™ç§çŠ¶å†µï¼Œå¯æ˜¯æ²¡æœ‰ä»»ä½•çº¦æŸçš„,别说是战利品分配契约,就连队伍都不是统一的,在这种时候,谁出手快好处就是谁的。

    å³ä½¿çŽ°åœ¨æ¸¸æˆå¼€æ”¾çš„时间还不长,明白这种事情的人还不多,可是三百多个人的队伍,里面总有其他人也知道这些事情,问题是愿意为此冒险的人没有几个。

    æ˜¯çš„,十几个人脱离大部队,从另一个方向突进,是种非常冒险的行为,很可能被突然返回的大队敌人围杀或者被敌人守卫仓库的jÄ«ng英部队击退或纠缠住,到头来什么好处都捞不到不说,还给别人做嫁衣,更要被共同进攻敌人的友军鄙视。

    é£Žé™©å¾ˆå¤§ï¼Œå¯¹äºŽæ²¡å¤šå°‘信心的人来说,冒险去吃独食还不如跟着大部队hún点东西合适呢,少是少了点,但足够安全稳定不是吗?

    ä½†é“¶ç‹ä¸æ€•å†’险,因为她信心十足!她的信心来源可不是认为自己强到逆天,更不可能是因为相信某猫这个一事无成的笨蛋会长,她的信心主要来自于一直一言不发的空幻。

    å› ä¸ºæŸäº›é™…遇,空幻得到了十分特别的职业,职业的特xìng可不仅仅是广域探测这么简单,还有着威力极强的超视距大范围杀伤xìng能力在中小规模的团队战当中,她所能发挥的威力几乎是毁灭xìng的,简直就是一颗战术核弹头,如果使用的时机得当,甚至能决定一场百人左右战斗的胜负。

    å½“然这里是游戏世界,凡事都讲究和平衡xìng,所以有得必有失,得到了超视距大范围杀伤xìng能的空幻,也失去了许多东西,比如正常的正面作战能力薄弱,麓对突击时的反击手段几乎为零,武器装备的使用也有不少限制·甚至是开口说话的权利都被剥夺了·还有最为关键的战斗中的续航xìng非常的差劲,和核弹头一样是一次xìng物品

    ä¸ºäº†å¼¥è¡¥ç©ºå¹»çš„致命缺陷·只能以她为中心,专©n配置一支团队,可不巧的是包括某猫和银狐在内的这些人,组织能力都太差劲,好不容易筹建起来的公会不但一直没有发展,反倒因为平时太过散漫,导致不少成员脱离公会,而她们又不想被被大公会的许多规矩束缚,所以一直保持着这么一家,主要依靠个人感情来维系的,总共才十几个成员小公会。

    è¿™æ ·ä¸€æ¥è§„矩是没了,但是队伍也配置不起来了,别的暂且不说,弥补空幻知名缺陷的,最重要的恢复xìng职业,公会里竟然一个都没有至于拿高效治疗yào品或特殊的恢复xìng装备弥补?那更是不可能的,到知道这年头东西比人贵得多,人都凑不出来,哪有闲钱买这些近乎于奢饰品的玩意?

    äºŽæ˜¯ï¼Œåªèƒ½é å¤–聘的方法来解决问题了,虽说这种组野团的办法很难招募到合适的人手,但总比没有来的好。

    è¿™æ¬¡è·Ÿè¿‡æ¥çš„那个jÄ«ng灵牧师,就是临时招募进团的,虽然还没有经过战斗的检验,但是从表面数据上看来,这牧师的水平相当不错,等级和装备都在一流水准,真不明白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会hún野团呢?难不成他是个一蹶而就现金玩家?或者是在公会里呆腻味了,跑出来随便耍耍转换下心情?

    ä¸ç®¡æ€Žä¹ˆè¯´ï¼Œæœ‰ç­‰çº§æœ‰è£…备就有一定的实力,只要不是脑袋缺根弦的人,就算技术差也差不了太多,肯定比以前招募的那些个人要强,总之招募到这样一个人,算是捡到宝了,团队实力肯定会提升一截。

    â€œç‰§å¸ˆã€‚”想到这里,银狐冲着招募来的牧师招呼了一声,想在进入村子之前,给他布置一下位置和任务。

    ä¸è¿‡ï¼Œé‚£ä¸ªjÄ«ng灵牧师没反应

    â€œç‰§å¸ˆï¼â€é“¶ç‹ä»¥ä¸ºä»–在走神,于是提高了音量又喊了一句。

    å¯æ˜¯ï¼Œé‚£ä¸ªjÄ«ng灵牧师还是没反应

    â€œç‰§å¸ˆï¼ï¼â€

    è¿˜æ˜¯æ²¡ååº”

    â€œç‰§å¸ˆç‰§å¸ˆç‰§å¸ˆç‰§å¸ˆç‰§å¸ˆï¼ï¼ç‰§å¸ˆï¼ï¼ï¼â€

    è¿™æ¬¡æœ‰ååº”了,疑huò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再没有其他反应了

    å§†å§†å§†ï¼è¿™é­‚淡¨故意的吧?!银狐怒火中烧,摘下眼镜狠狠的砸了过去。

    çœ¼é•œæ­£å¥½ç ¸åˆ°jÄ«ng灵牧师的脑©n上,他被吓了一跳,连连摆手大声叫道“有话好好说,千万别放必杀!”

    ç„¶åŽä»–看了一眼掉到地上的眼镜,松了一口气道“原来不是墨镜呀吓了我一跳,真是的,没事luàn丢东西,这样làng费物资,主会很生气的”

    é“¶ç‹å†²ä¸Šå‰æ¥ï¼Œä¸€æŠŠæªä½ä»–的衣领,吼道“我叫你,你没听到吗?!你是不是觉得眼镜娘好欺负,故意耍我呀,嗯!我告诉你,我可不好惹哦!再敢这么对待我·一定会踢爆你的蛋哦!”

    â€œå•Šï¼Ÿâ€jÄ«ng灵牧师指着自己,惊讶道“你刚才是在叫我?”

    â€œåºŸè¯ï¼â€é“¶ç‹æ€’道“队伍里只有你一个牧师,我不是在叫你,难道是在叫鬼吗?!我又没养能变成萝莉的古怪的猫,根本看不见鬼呀!”

    jÄ«ng灵牧师辩解道“可是我不叫‘牧师,啊,我叫自由之猩。”

    â€œè°åœ¨ä¹Žä½ çš„名字呀!魂淡!”银狐抓着自由之猩衣领使劲的摇晃着·怒道“我管你是猩猩还是狒狒,以后我喊‘牧师,你就得答应,听懂了吗?!”

    å¼å®ŒåŽå’¬ç‰™åˆ‡é½¿çš„威胁道“敢不懂的话,老娘现在就用柴刀剁了你,让你从这苦bī世界解脱,获得真正的‘自由,!”

    è‡ªç”±ä¹‹çŒ©æ˜¾ç„¶æ˜¯è¢«é“¶ç‹çš„‘霸气,给镇住了,忙点头道“懂了懂了,完全懂了!所以你看能不能先把手松开?”

    é“¶ç‹æ¾å¼€åŒæ‰‹ï¼Œä»Žè‡ªç”±ä¹‹çŒ©æ‰‹ä¸­æŽ¥è¿‡çœ¼é•œå¸¦ä¸ŠÂ·è¡¨æƒ…严肃的说道“我给你讲一下你在团队当中的位置和任务,仔细听好了!吧啦吧啦吧啦”

    è‡ªç”±ä¹‹çŒ©å¿ƒä¸åœ¨ç„‰çš„点着头表示听着呢,嘴里小声嘟囔道“敢对我这么凶,以后忏悔1000遍我也不会听,主永远不会原谅你的·等着下地狱吧.¨哦,主呀,请宽恕我吧,我不该随意诅咒别人不过,像她这样粗鄙的野蛮人一定不会被饶恕的,是吧?”

    é“¶ç‹çžªçœ¼é““你说什么?!”

    è‡ªç”±ä¹‹çŒ©æ€¥å¿™æ‘‡å¤´é““没没说什么只是在说今天天气很好呀,哈哈哈.¨”

    é“¶ç‹å‘µæ–¥é““天气好不好管你什么事!认真听着!”

    å¥¹ä¼¸æ‰‹ä¸€æŒ‡ç©ºå¹»ï¼Œé““记好了·你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给她提供治疗恢复支持·一定要及时给与援助!至于其他的都次要,如果你认为不能兼顾·可以放弃其他人。主要任务就是我说的这些,如果有特殊情况,就注意听我的命令,千万不要自作主张行动,万一搞砸了就要你好看!”

    â€œè®°ä½äº†è®°ä½äº†ã€‚”自由之猩连连点头,然后避开银狐,来到空幻面前。

    ä¸€ç›´ä¿æŒæ²‰é»˜çš„空幻显得很文静,到是让自由之猩很满意,他掏出一本很厚的书捧在xiōng前,微笑道“沉默的少nv呦,仁慈的主借我之眼在注视着你¨吧啦吧啦吧啦”

    é¢å¯¹è¿™ç§èŽ«åå…¶å¦™ï¼çš„突然袭击,空幻显得很慌张,嘴巴张开能了一个o型,手忙脚luàn了好一会才想起什么,抬手在xiōng前胡luàn的划了一个十字。

    â€œä¸å¯¹ä¸å¯¹ï¼Œèº«ä¸ºè§è¯äººä¸éœ€è¦è¿™ç§å½¢å¼ä¸Šçš„东西。”自由之猩微笑着按下她的手,并把手中的书递给她,道“我观你面sè红润、骨骼清奇,隐有大智慧之相,日后必将成为审判官,在主的大日子到来之时,协助主铲除世上一切邪恶势力。但是,你需要聆听主的声音,接受主的启迪,这本圣经就是你的©n径,现售价仅需九金九十银,立即购买还附赠价值10金的代购卷哦。”

    ç©ºå¹»çš„嘴巴继续保持o型,慌张的在包中翻找了好一会,然后神sè愧疚的å‡ºä¸ƒæžšé‡‘币和三~四个银币,摊开手表示自己只有这些钱了。

    â€œæ²¡å…³ç³»æ²¡å…³ç³»ï¼Œè¿™äº›ä¿—物不重要,只要你表明心意就可以了。”自由之猩微笑着伸手去拿钱。

    â€œå–‚!你这魂淡在干什么?!”银狐冲过来揪住自由之猩,大声蚜斥道“我是叫你援护她,不是让你骗她钱的!”

    â€œå–‚喂!什么叫骗钱?我这是在布道,布道懂吗?”自由之猩据理力争。

    é“¶ç‹å¥‡é““你还真是个牧师?”

    â€œä¸æ˜¯ç‰§å¸ˆã€‚”自由之猩耐心解释道“我们是没有教职的,我们的名字是‘耶和华见证人,,是最接近唯一的主耶和华的信徒

    é“¶ç‹çš±çœ‰é““耶和华见证人?那不是有名的异端邪教吗?”

    è‡ªç”±ä¹‹çŒ©æ°”急败坏的叫道“什么异端邪教!那些都是为了个人利益,不遵循主的教诲的邪恶之徒的无耻言论!你这个无知的野蛮异教徒,如果继续这种诋毁的话,你一定会下地狱的!”

    â€œä½ è¯´ä»€ä¹ˆï¼Ÿâ€é“¶ç‹ä¸çŸ¥ä»Žå“ªå‡ºæ¥ä¸€æŠŠåŠè‡‚长的柴刀,在自由之猩面前晃晃悠悠,笑道“我没听清楚呢,拜托你再说一遍。”

    â€œæˆ‘说我说主爱世人,所有人都是主的孩子,哪怕是和主背道而驰的人·最终也能得到宽恕”

    â€œæ‰€ä»¥è¯´ï¼Œæˆ‘最讨厌你们这些神棍了。”银狐威胁道“记好了,我是坚定的无神论者,所以以后别在让我听到主呀神呀什么的,不然我一定会劈了你!”

    â€œæ‰€ä»¥è¯´å–人设什么的,最能托字数了这都快字了·是不是该行动了.¨”

    â€œè°ï¼â€é“¶ç‹è½¬å›žå¤´çžªèµ·çœ¼ç›ï¼ŒæŒ¥èˆžç€æŸ´åˆ€å¤§å«é““到底谁说的,给我站出来!”

    åŒ…括空幻在内的十几个人全都一言不发,低着头看脚面,以示自己的清白.¨

    â€œå¥½å§ï¼Œæˆ‘们走。”银狐见众人态度还算恭顺,才满意的点点头,一摆手下令进村。

    å¸¦é¢†ç€ä¼—人刚走了几步,银狐就发现队伍里面少了一个人?某猫哪去了?她转头一看·那家伙还在之前指定的位置,盘膝坐在地上,用双手敲着小脑袋冥思苦想呢...

    é“¶ç‹ç”Ÿæ°”的叫喊道“正确动作应该是用手指在头顶画圈,不是用拳头敲!就算你在怎么用力敲,智商也不会提升的呀!别làng费时间了·快点起来跟我进村子!”

    â€œå“¦ï¼åŽŸæ¥æ˜¯åŠ¨ä½œé”™äº†å—?怪不得一直想不通呢”某猫恍然大悟,按照银狐的说法改变了动作,问道“这样子对了吧?”

    â€œå—¯å—¯ï¼Œå¯¹å¯¹å­ºå­å¯æ•™ä¹Ÿï¼ŽÂ¨â€é“¶ç‹æ»¡æ„çš„点点头,才发现不对劲,气呼呼的跺着脚叫道“不对不对!我是叫你快点起来跟我走呀!”

    æŸçŒ«æƒŠè®¶é““哎!这就走了吗?我还没想明白为什么要泪奔呢,再说0分钟的时限还没到啊?”

    â€œä½ ä¸è¯´æˆ‘都把这事忘了”银狐嘀咕了一句,又发觉被转移话题了·气急败坏的叫道“别管这些没用的啦!赶快跟我走!再敢和我打岔·就让你从眼泪升级成血泪!”

    æŸçŒ«èº«å­ä¸€å“†å—¦ï¼Œæ€¥å¿™ç«™èµ·æ¥å°è·‘着跟上队伍·嘟着嘴小声嘟囔道“明明是看起来很文静的麻huā辫眼镜娘,脾气怎么这么坏呀图书馆文学少nv的外表,搭配街头nv流氓的xìng格,怎么看都不搭调”

    é“¶ç‹é»‘着脸,狠狠的说道“还不是被你这个无能会长给bī的,我不强硬一点公会早就维持不住了!话说回来,你胆子不小呀,敢当面说我的坏话?嗯!”

    æŸçŒ«è¿žè¿žæ‘†æ‰‹é““误误会,我是说是说反差萌很好呀,真的很好呀!眼镜nv流氓塞高!”

    â€œæµæ°“你个头!”银狐抬起手,照着某猫的小脑袋来了一记爆栗。

    â€œå¥½Â¨ï¼Žå¥½ç—›ï¼ŽÂ¨è¯è¯´çˆ†æ —这个词的意思,可不是指会照成脑震dàng的重击呀”某猫难得说出了一句聪明话,然后陷入晕­çŠ¶æ€å½“中

    â€œä½ ï¼Œè¿˜æœ‰ä½ ï¼Œæ‹–上她,跟我走!”银狐随便叫了两个人,拖着暂时失去行动能力的某猫,跟着她进了村子。

    æ‘中央

    â€œå¤§æ£ï¼Œä½ å·²ç»æ²¡æœ‰æœºä¼šäº†ï¼â€é¾™å‚²å¤©ä»—剑而立,冲着紧闭的仓库大©n正气凛然的高喊道“如果你还是个男人的话,就赶快出来受死吧!”

    èº²åœ¨ä»“库里的人气急败坏的喊道“你¥žç»ç—…呀!都说了遍了,我不是大棍!”

    é¾™å‚²å¤©çš±çœ‰é““既然你如果不干脆,那就不要怪我无情了”

    ä»“库里面的人叫骂道“尼玛大哔!哥不是大棍!不是!再说你根本破坏不了这大铁©n吧?装个呀!”

    â€œä½†æˆ‘会把今天的事传出去,凭借我的名望,以后大棍这个名字在江湖上就同等于懦弱!”龙傲天抬剑指向仓库大铁©n,严词厉sè道“我在问你最后一次!是像英雄一样走出来慷慨就义,留下一个好名声,还是继续躲在里面,留下千古骂名!”

    ä»“库里面的人怒道“江湖尼玛呀!你脑子秀逗了吗?你个神经病!再说最后一次,老子不叫大棍!”

    é¾™å‚²å¤©å¹æ¯é““没办法,既然你这么选择了,以后就不要说我卑鄙。”

    å¼¦ä¸Šçš„箭实在忍不住了,chā话道“龙哥,我想·可能真的找错人了,里面的人应该是个没名字的龙套”

    â€œä¸ä¼šé”™çš„!龙套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台词呢?”龙傲天颇为自信的说道“想想看,我们一路走到这里,只遇到三个人不是吗?其中被我干掉的两个人还是№c,那么最后这个有很多台词的玩家角sè,一定就是大棍没错了!”

    å†°ç‚¹ä¹Ÿå—不了了·提醒道“可是,不是说过,大棍是hún沌阵营的玩家吗?躲在里面的人明明是个秩序阵营的人呀,应该是个加入叛luàn军的普通玩家吧.¨”

    é¾™å‚²å¤©è‡ªä¿¡ä¸€ç¬‘,解释道“一定是因为他听说我来替天行道,心中惧怕所以huā钱转换了阵营,企图躲避我的追剿。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任他机关算尽·也没能摆脱我手中的利剑!”

    å¼¦ä¸Šçš„箭暗叹了一口气,努力顺着龙傲天的话说道“那现在怎么办?真的要搞什么江江湖传言吗?”

    é¾™å‚²å¤©æ­£sè道“当然!我龙傲天说到做到!”

    å†°ç‚¹ä¹Ÿæš—叹一口气,变相的劝解道“龙哥,江江湖传言什么的,应该很难搞的吧?我看还是算了吧”

    â€œå¯¹äºŽåˆ«äººæ¥è¯´ä¹Ÿè®¸å¾ˆéš¾â€é¾™å‚²å¤©ç¥žsè轻松的笑道“但对于我来说·是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凭我的威望,即使宣称动车事故是由于闪电造成的,别人也会确信无疑的。当然,我从来不会把威望用在那种无耻的事情上面。”

    â€˜å¦„想不要太强烈好不好!,

    â€œï¼Žä¸€â€å¼¦ä¸Šçš„箭和冰点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才好,只能板着脸保持沉默了。在龙哥面前,果然还是沉默一点的好,沉默一点还能显得很有气场·一旦和他对台词·就显得和他一样十分二货了这真是让人受不了呀.¨

    æ—©çŸ¥é“会如此,小时候就该养成开朗一点的xìng格·多jiāo几个朋友,那样就不会沦落到如今这种我的朋友很少,只能跟着二货hún的地步了¨

    å°±åœ¨é¾™å‚²å¤©æ€è€ƒç€æ€Žä¹ˆæŠŠä»Šå¤©çš„事情传播出去,让躲在仓库里面不肯不出来接受正法的‘大棍,身败名裂的时候,西北方向突然走出来78个人。

    â€œä»€ä¹ˆäººï¼â€é¾™å‚²å¤©è­¦æƒ•çš„望过去,眼睛立刻huā了,好多美nv哦,各种类型都博,这就是传说中的萌妹子冒险团吗?咦?不对,里面hún入了一个碍眼的家伙,是一只头戴着滑稽的绿sè小园帽的,高大的雄xìng半兽人!话说回来,这家伙为什么这么眼熟呢?自己并不认识这家伙呀

    å‘€ï¼æˆ‘明白了!是直觉在提醒我!

    é¾™å‚²å¤©ç”¨å‰‘一指绿帽半兽人,厉声呵道“竟然用替身欺骗我,真是个yÄ«n险卑鄙的家伙!可惜,你的招数已经被我识破了!你才是真正的大棍!”

    â€œé¾™å“¥â€å¼¦ä¸Šçš„箭忘记了应该保持沉默的事,开口问道“你刚刚不是说躲在里面的人才是大棍吗?现在怎么又”

    è¿™ç§æ—¶å€™ç›´æŽ¥è¯´å› ä¸ºç›´è§‰å°±å¥½äº†ï¼Œå¯æ˜¯é¾™å‚²å¤©è§‰å¾—大棍玩了一手替身的把戏,自己不说出一套严密的分析来,不就显得智商比他低了吗?他仔细了思考了一下,提高了声音(主要是为了让大棍那边的几个美nv也能听到)解释道“很简单,因为大棍是我的敌人,而我的敌人绝对不会是nv人,他们当中只有一个男人,所以他一定就是大棍没错!”

    â€˜è™½è¯´æ ¹æ®æƒ…报来看大棍的确是男xìng没错,但是用这种说法,实在是太.¨,弦上的箭彻底被震住了。

    åœ¨åœºçš„其他人也都被龙傲天的‘jÄ«ng彩,言论给震住了,一个个目瞪口呆,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è§æ‰€æœ‰äººéƒ½æ˜¯ä¸€å‰¯â€˜åƒæƒŠï¼Œçš„样子,龙傲天得意的不得了,故作潇洒的甩了下头发,抬手用剑尖指点着大棍,呵道“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大棍,快快过来我的剑下领死吧!”

    â€œï¼Žä¸€â€å¶åŽçœŸæ²¡æƒ³åˆ°ï¼Œä¼šåœ¨è¿™é‡Œç¢°åˆ°é¾™å‚²å¤©è¿™ä¸ªå¥‡è‘©çš„家伙,话说这家伙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问问看吗?可是实在是不想和他说话啊.¨再说这家伙只在竞技场碰到我一次,认不认得我很难说还是别理他的好就当没看见,直接绕过去吧

    å°±åœ¨å¶åŽæƒ³ç»•è¿‡é¾™å‚²å¤©çš„时候,和暴走yào水瓶咬了会耳朵的微凉,突然说道“小心!前面这三个人是来袭击你的!”

    â€œå•Šï¼Ÿï¼æ€Žä¹ˆä¼šï¼â€å¶åŽç¬¬ä¸€ä¸ªååº”是不相信,毕竟龙傲天这家伙和自己并不没有仇呀?再说按照前世的记忆,这家伙也不是会记仇的人就算有仇过不了两天就会忘得一干二净,虽然叶华前世和这位甩手掌柜一样的老板接触不多,但是只看他从来没有调动手下员工(龙腾工作室的职业玩家)帮他打击报复别人,就能看得出来他不是记仇的人。

    æ—¢ç„¶ä¸æ˜¯ä¸ªäººä»‡æ¨ï¼Œä»–为什么要袭击自己呢?等等龙腾工作室?龙傲天这家伙不会是已经成立工作室,并且接到追杀任务了吧?

    â€œç«Ÿç„¶ç”¨æ›¿èº«æ¬ºéª—我,真是个yÄ«n险卑鄙的家伙!可惜,你的招数已经被我识破了!你才是真正的大棍!”

    â€œæˆ‘今天就要替天行道!大棍,快快过来我的剑下领死吧!”

    é¾™å‚²å¤©å–Šå‡ºçš„话证明了他的确是袭击者没错。

    è€Œä¸”他就站在仓库©n前(潜入探查过村子情况的可靠坚果墙提供的情报),虽然不知道叛luàn军为什么没派人守备这里,但是村子内没有其他的仓库了,大篷车和炸弹应该就在里面,看起来不把这家伙打发掉是不行了。

    å¶åŽè¸å‰ä¸€æ­¥æ°”势汹汹的站到龙傲天的正对面。

    é¾™å‚²å¤©ä¹Ÿä¸è½æ°”势的踏前一步,负剑而立,笑道“单挑?哈哈哈,这才痛快!真男人就该这样做!”

    å¶åŽä¸å±‘的撇了撇嘴,冲身后一招手,喊道“你们等着看戏呐?还不快给我上!”

    å¾®å‡‰çŸ¥é“他喊的是打前锋的自己一伙人,就算事先没安排她打前锋,这时候肯定也要她先动手毕竟那三只美少nv宠物是大棍的sī有物自己这边几个人都是编制外的雇佣军,按照大棍的niàoxìng肯定不会让sī有物受损失的这叫什么?亲疏有别呀

    â€œéƒ½è·Ÿæˆ‘上!”微凉从背后取下双枪,对暴走yào水瓶和龙欣月命令道。

    å¥¹ä»¬ä¸¤äººç‚¹ç‚¹å¤´ï¼Œå„拿家伙跟着微凉冲了上去。

    â€œå–‚!就连旁白的时候都要把我忽略掉吗?!太过分了!!”可靠坚果墙十分不满的叫喊了一句,也提着宽刃重剑跟在后面冲了上去。

    â€œç«Ÿç„¶è®©nv人出手!太卑鄙太无耻太下流了!是男人的话就站出来跟我单挑!”龙傲天十分气愤。

    å¶åŽåå‡»é““我呸啊!你个傻x懂什么?这年头都讲究以势压人,谁人多势大谁才是真男人呀!”

    â€œæ­ªç†é‚ªè¯´ï¼æ— è€»è¨€è®ºï¼â€é¾™å‚²å¤©å˜´é‡Œå«å¾—tǐng大声音,脚下却在往后退,同时对两名跟班说道“我不能和nv人动手,你们上去把她们都拖住,给我创造接近大棍的机会。”

    å¼¦ä¸Šçš„箭和冰点两人了解龙傲天的niàoxìng,知道他真的不会跟nv人动手,没办法,只能上了

    å°±åœ¨å¶åŽä¸Žé¾™å‚²å¤©åŒæ–¹ç¢°é¢ä¸ä¹…的时候,叶华身后几十米的一个低矮土房后面,血影无踪和尼玛达也正躲藏在那里,偷偷的窥视着前方的情况。

    è¡€å½±æ— è¸ªæ„Ÿæ…¨é““呼,这家伙还真够聪明的,一下子就认出大棍了,看来找他做帮手没找错人呐”

    â€œä½ è¿™æ˜¯åœ¨å˜ç›¸çš„夸自己慧眼识人吧?”尼玛达也学着龙傲天的样子,道“‘他们当中只有一个男人,所以他一定就是大棍没错!,,难道你能接受这种鬼理由?他明显是©ng的吧!”

    è¡€å½±æ— è¸ªå¼ºè¾©é““你懂什么!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环,所以能©ng对也是一种实力的体现呀!”

    å°¼çŽ›è¾¾ä¹Ÿæ’‡å˜´é““切,狡辩吧你我看你是不会承认自己找错了帮手的。”

    è¡€å½±æ— è¸ªå²”开话题道“看!他们要动手了!我们现在出手吗?”

    å°¼çŽ›è¾¾ä¹Ÿè§‚察了一下情况,摇头道“不,再等等,等他们都动手打luàn套了,我们在上。这样不但比较安全,也能隐藏你我两人的实力,要知道只杀大棍一次是不够的,实力太早暴lù对我们没好处。”

    è¡€å½±æ— è¸ªç‚¹å¤´é““好吧,听你的,那就再等等¨”

    è¿™æ˜¯åŒæ–¹å·²ç»æŽ¥ç«ï¼Žã€‚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月,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tps作为补偿,今天是字的超豪华章节哦~~这下子没人说咱更新不给力了吧!b口看来添加新角sè还是有点作用的,写起来稍微顺耳一些呢~b>这绝对不是卖人设凑字数!绝对不是!b另外,大家不要赠送160章以后的章节了,咱这个月要拿低保的,160章之后的赠送咱是拿不到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