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玫瑰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铁剑孤侠 > 第九回 救美(上)

第九回 救美(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他心想论相貌门第,自己都远不及华潇郎,不由得自卑心重,又怕见那日情景徒惹伤悲,几日来强忍着不去龙府,只往流水园与陆伯翁喝酒习武,他的脾气市井实足,只等着练成高强武功,去教训华潇郎一顿,发泄心中妒火。

    数日后,他又提着坛酒去流水园,才知陆前辈已经离开苏州,去了普陀山,遂一路喝着酒一路往翠微阁行去,进了楼,忽看见张国靖一人独饮,便走过去坐下,笑道:“国靖,你平素都是与鼎臣形影不离的,怎地今日一人在此喝闷酒?”

    张国靖指了指后院,笑道:“鼎臣正在那里快活,我怎好过去打扰?自然只能在此……。”

    郭正一听,回想往日郝鼎臣种种,顿即明白,笑道:“莫不成鼎臣对安妹妹有意?”

    张国靖点点头,又叹道:“只可惜唐姑娘是青楼女子,纵然鼎臣有心,郝大人也是绝不会答应的,唉,只怕有情人终不得眷属。”自古多少比翼鸟被扼杀在门第之下?悲哉!

    郭正听了这话,触动心事,抱着那酒坛,猛灌起来,张国靖见状忙劝他,道:“你这般作践自己,定是为了龙姑娘,我也知有个公子和她走得很近,不过你也不用失落,我和鼎臣已经想了个办法助你。”

    郭正苦笑一声,道:“我什么也比不过他,什么办法也没有用。”

    张国靖笑道:“此法可是从古至今都屡试不爽的,保管让你获得美人芳心。”

    郭正好奇,问道:“竟还有这样的法子?”

    张国靖靠过去,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四个字,郭正疑虑的道:“这个法子能成么?”张国靖一拍胸脯,道:“你没听过‘宝剑赠烈士,美人爱英雄’这句话么?英雄难过美人关,美人也难过英雄关,不然为何红拂女跟随李药师,梁红玉委身泼韩五?你放心,此法万试万灵。”郭正乐得合不拢嘴。

    不久郝鼎臣从后院出来,显得颇为失落,见二人谈笑风生,过来一问,也来了兴致,道:“这法子好是好,倒还有个难处,近来龙姑娘外出,必是与那姓华的一道,有姓华的在,你我也不好动手。”华潇郎武功高强,他们是亲眼目睹的。

    张国靖笑道:“这有什么难的?单单把龙姑娘约出来不就完了么?”

    郝鼎臣道:“龙姑娘性情如此,你我只怕还请不动他。”

    张国靖道:“你我不成,有个人必定成。”郭正忙问是谁,张国靖笑道:“自然是杨媚娘了。”

    三人同时大笑,此人是龙青瑶的姐妹,确是能约出她来,只是这杨媚娘对三人早有不满,三人又如何能说得动她呢?这时张国靖又说出个人来,郝鼎臣拍手称是,郭正却忧心忡忡,道:“这可使不得,若一进杨府有所闪失如何是好?”

    张国靖道:“你且放心,我随他一道去便是了。”

    于是三人匆忙赶到时府,把郭栩叫了出来,不由分说,抬也似的把他弄到了张府,张国靖一面命丫鬟为其装扮,一面解释,郭栩自然不同意,经三人好说歹说才勉强劝服。

    四人又来到药门带城桥下,张国靖提了一些果品,与郭栩行至杨府门外,通报名姓,张国靖笑对门子道:“你只与你家小姐说,是郭家二公子来了便可。”那门子进去通报,不久飞似的赶了来,道:“两位公子且随我去见小姐。”

    那门子引着二人穿庭过院,在一簇园林外停了脚步,道:“两位公子,小姐就在园内。”言罢告退而去。

    张国靖与郭栩站在月洞门处,被一假山屏障遮了眼,看不真切园中景致,刚要迈步,就听得一男子惨呼告饶之声,二人打个激灵,只听此人道:“姑奶奶你饶了我罢,我不成的。”接着传来杨媚娘的声音:“你既卖身给我,就要听我的,快把衣裳脱下来。”

    张国靖郭栩对视一眼,心道:“看来市井流言果然非虚。”郭栩更是庆幸,当日若非郭正出手救他,他入了杨府,岂非也如此人一般,受尽凌辱么?

    二人正想着,忽又听得扭打撕衣之声,那男子阵阵惨呼,看来是杨媚娘用强了,郭栩局促不安,道:“国靖,我们还是回去吧,此地实是不能久留。”

    张国靖挽住他的手,道:“堂堂男子汉怕她做什么?走,跟我进去,我倒要看看这母老虎怎么吃人。”拉着他迈大步走进园内,转过假山,大喝一声:“住手。”

    他看见花团锦簇的亭子里,几个丫鬟与一男子扭打成一团,那男子衣不蔽体,一面挣扎一面哭泣。

    张国靖走上前推开丫鬟,扶起那男子,怒朝杨媚娘道:“你这淫妇,光天化日的也能做出这等无耻之事。”

    杨媚娘一怔,道:“什么无耻的事?”

    张国靖指着那男子赤露的肌肤,气得说不出话来,杨媚娘过了片刻才明白过来,红着脸生气的道:“你……你胡说八道,胡思乱想,我只是见他的衣裳太脏了,想给他换身衣裳,谁知道他死活都不肯,真不知是为什么。”说着把一套干净衣裳扔在石桌上。

    张国靖冷笑道:“你会有这么好心?在亭子里换衣裳,你们这样看着,还敢说不无耻?”

    杨媚娘指着近处的一厢房,道:“先前是让他在房里换的,谁知他却跑了出来,幸亏有丫头们拦着,不然就被他逃了去。”

    看这四周情景,似乎她说的很是在理,张国靖嚷道:“若只是换衣裳,他为什么要跑?”

    这时一丫鬟冷冷道:“是他多想了,我家小姐好心好意救他回来,谁知他不但不感恩图报,还想到别处去了。”

    另一丫鬟道:“若是龙家的小姐,就算他想歪了,怕也会心甘情愿吧,你们这些臭男人才是最无耻的。”一句话说得张国靖哑口无言。

    古语云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人既有爱美之心,自然免不得会以貌取人,凤雏才学不逊卧龙,只因形貌丑陋,故而二投其主而不得重用,男子如此,女子更甚,当世皆云内重于外,然观诸人之所作所为,无不以外为先,内在其次,齐无盐之事千古罕见,汉飞燕之属数以牛毛,飞燕之徒内实鄙浅,然恩宠所加,皆因外也。

    这杨媚娘吃的便是这个亏,又为其父的恶名拖累,在外声名欠佳,流言蜚语,故而会生出这许多误会。

    张国靖明白过来,才知是错怪了她,心中有些歉意,可嘴上兀自不肯服输,杨媚娘道:“算了,既然他不肯留在本府,给十两银子,打发他走吧。”

    丫鬟应声领着那男子下去了。郭栩走上前来,满面愧色,道:“先前小可也错怪了姑娘,还请杨姑娘见谅。”

    张国靖道:“要怪就怪她名声不好,不然我们怎么会错怪她?”

    杨媚娘白他一眼,也不辩解,只冷冷问道:“既然我名声不好,是母老虎,你还来找我做什么?不怕我吃了你么?”

    张国靖一笑,道:“公老虎我尚且不怕,还怕你这母老虎?”把果品捧上,道:“以前都因误会,才会得罪你和龙姑娘,这些天我们思前想后,都觉得是我们的过错,是以我们想在蔷薇楼设宴,请你和龙姑娘前去,算是赔礼道歉。”

    杨媚娘冷笑道:“世间只怕没你这般来赔礼的。”瞧了郭栩一眼,忙低下头去,又道:“罢了,看在郭公子的份上,我便替龙妹妹答应了,不过龙妹妹去不去,我可也说不准。”她想着明日能再与郭栩见面,便欢喜了,哪里还管得上这宴是真情还是假意,女子若动了情,便糊涂了。

    张国靖向郭栩使个眼色,郭栩便道:“杨姑娘,还请……。”话没说完,杨媚娘早红了脸,只道:“我尽力就是了。”张国靖大喜。

    约定了时日,二人拜别杨媚娘,出得府来,告知郭正郝鼎臣,此二人亦是大喜,言谈之中,又说起误会之事,郭郝二人不由得也感羞愧,责怪自己以貌论人,错信了流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