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玫瑰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铁剑孤侠 > 第十九回 铁牌(中)

第十九回 铁牌(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深夜小解,一时大意失足落入江中,众同门得知郭正因此而失踪后,在附近搜寻了一阵,徒劳无功,只得怀着沉痛的心情继续扬帆启程,准备将这个噩耗告知郭母。

    那一刀赵玉璋明显是刺偏了,或许是因为紧张,或许是因为他根本不想杀郭正,虽然栽倒在地上,眼睛看不见,身体动不得,但郭正能清楚的听到周围一切的声音,水声、风声、芦苇摇摆声以及鲍大常粗暴的叫骂声,我还没死,郭正庆幸能意识到这一点,但那一句“再捅他几刀”却又让他陷入了无限的恐惧,好在刀并没有再刺穿他的身体,他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知道是鲍大常走过来了,忙运使起陆少伯传授的装死法门来,果然骗过了鲍大常,他暗自高兴,不料鲍大常又将他推入了水里,冰冷刺骨的水浸透他的身体,不多久他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没想到自己还能醒过来,清晨的阳光刺痛了他的双眼,他想贪婪呼吸新鲜的空气,却发现是那么的困难,稍一用力,伤口就灼热的疼痛起来,他闭上眼睛,平静下来之后,才慢慢爬上岸去,在水中泡了一夜,他的下半身已经失去了知觉,他只能用双手艰难的爬着。

    这是一片荒滩,衰黄的草,光秃秃的树,嘶哑叫着的乌鸦,天高云淡,寒风吹来,郭正湿漉漉的身子冷得发抖,忽然他发现那只乌鸦在看着自己,或许它在等自己死去而后大快朵颐,他奋力拾起一个石子扔了出去,乌鸦叫着飞起又落在另一棵树上,郭正笑了,他意识到自己也饿了。

    衣服已经干透,他按着伤口爬起身来,看了看扫兴飞走的乌鸦,便沿着河往上游行去。

    不多久,空气里弥散着一种香气,是烤鸡的味道,这一刻他什么也想不得,半走半跑的追寻上前。

    拨开茂密的茅草,前面是一间颓败的小庙,庙前生了一堆火,火上烤着一只鸡,旁边还有一大缸热气腾腾的粥。他四周看了看,见没有人,忙窜出去端起热粥,抓起烤鸡,风一般的又窜入了茅草丛中。

    他从来没有这么满足过,摸着肚子,望着天空,躺在草地上笑了。

    “咦!粥怎么不见了?”远处忽有人叫道。这时又有另一个声音:“我的烤鸡也没了,哎呀,定是有人趁我们出去的时候偷走了,真是倒霉,饿了三天,本以为今天能大吃一顿……他好像往那边走了。”

    郭正知被他们发现了踪迹,惊恐之下忙纵起身来,拔腿就跑,走不多远眼前一黑,栽倒了下去。

    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就像用阳光裹着身体,郭正睁开眼来,就见身前站着两个人,一个和尚一个道士,年纪相仿,皆衣衫褴褛,满身尘垢。道士见他醒了,凑过来一张国字脸,一掌拍在他的肩膀上,笑道:“你小子终于醒了。”郭正猛地想起偷食的事来,心想这二人定是找自己算账的,右手抬起就是一掌打去,道士躲避不及,往后摔了个底朝天。

    “这小子力气挺大的。”道士爬起来道。郭正这才意识到伤口不痛了,浑身充满了力气,往下一瞧,只见伤口处被包扎了起来,他顿时想明白了所有事情。

    和尚道:“施主切勿动身,以免触动伤口。”郭正喘着粗气,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救我?”

    道士也不拍去身上尘土,在他对面坐下,道:“‘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你昏迷在地,我们总不能让你死在那里,我姓乔,叫宗训,他是我堂弟谛心,我二人乃是福建建宁人氏,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郭正暗道想本门内斗之事说与他听也无用,徒费唇舌,于是只说了名姓,受伤之事则敷衍带过,他又看了看二人模样,道:“二位既是建宁人氏,又为何会沦落到此?”

    乔宗训与谛心相看一眼,皆深叹一声,乔宗训道:“原本我二人在家倒也殷足,只是去年发了水灾,田地房舍皆被冲毁了,族人又染上瘟疫相继死去,我二人走投无路,便想起当年太祖的事迹来,于是我去了家道观,谛心则去寺庙剃度,过不多久,流民聚而为盗,将观庙洗劫一空,我二人在家乡待不住,只得流落他乡,做些偷鸡摸狗的勾当。”郭正听到这,想到先前偷吃了二人的食物,甚是过意不去,他摸摸腰间,想拿些银子偿还,却空空如也,想来钱袋定是掉到河里去了。

    天色尚早,乔宗训摸摸肚子,站起身笑道:“你们呆在这里,我去弄点吃的来。”言罢匆匆去了。郭正看着谛心,欲言又止,十分尴尬,谛心本就不善言辞,愣愣的看了郭正半晌,忽道:“我去念经。”自去一边盘膝而坐,闭目诵经,郭正无聊之极,只好合眼养神,不多久便去见了周公。

    及至醒转,业已黄昏,庙外老鸨叫声不停,郭正坐起身来,见谛心站在门前张望,焦虑不堪,便问道:“你堂兄还没回来么?”谛心点点头,道:“往日里他都是快去快回的,今日怕是被人给捉住了?你留在此地,我去外面寻他。”郭正睡了一觉,精神正好,虽伤口仍有些疼痛,也不以为意,道:“天色将黑,你一人寻他怕是不易,我同你一道去,若有不测也好有个照应。”

    出得庙来,二人沿河上行,郭正回头一望,只见暮色沉江,一叶孤帆远去,不由得触景伤怀,若不是因那铁牌,恐怕此时自己已经回到苏州,和娘亲弟弟妹妹们相见了。

    “鲍大常,终有一日我会报仇的。”他恨恨的道。

    走出半个时辰,前方不远便是一处小村,点点灯火,袅袅炊烟,二人行将上前,就见村口围了一群老汉,抽着旱烟谈论着什么,谛心上去一问,少时满面喜色的退回来,道:“看来是我多心了。”

    郭正疑惑不解,道:“寻着你堂兄了?”谛心道:“人虽未曾寻得,但我却知他去了何处,适才那老翁说,日间来了一群人,出钱请村中青壮去码头搬运货物,宗训必是也跟着去了。”郭正点点头,心想出卖劳力赚钱总比偷鸡摸狗要强。

    二人又折路而返,回到庙中只等乔宗训回来,谁知等到二更时分,依然不见其人,二人不由得有些慌了,怕他在外果有不测,于是又结伴而行,去镇江码头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