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玫瑰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天马行空之仙剑问情 > 第五章巢湖遇妖

第五章巢湖遇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嘻嘻笑笑中,我们三人来到了巢湖边。

    “哟嚯~~好大的水潭!!这就是“海”吗?!”天河一看到巢湖,兴奋地说。

    看我和菱纱都没有理他,天河的兴趣一下子就降了下来。

    看菱纱从湖边地上捡来木柴,拿出两块石头敲打着,天河好奇地问:“咦?菱纱你做什么?”

    “生火啊……不知怎么了,今天特别累,早点歇息吧。天色都暗下来了,赶夜路不安全。”菱纱满脸疲色地说。确实,摊上天河这样的“麻烦”能不累吗?

    “这样,能生火吗?”天河有些怀疑地问。

    “啰嗦,不然怎么办,打火石被我弄丢了……应该也不会很难吧?没听说那些大侠在野外还有生不起火的。”菱纱生气地说,今天运气真是背,不禁被赶出村,连火都生不了。

    “菱纱,你搞错了!”天河突然说。

    “什么搞错了?”菱纱脑袋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你在这里等一下!”天河走到一处地方,大喊道:“菱纱,阿天,来这边!这里、这里~~”

    我和菱纱带着疑惑走了过去。

    “这是……?”菱纱疑惑地问。

    “想睡觉的话,一定不要在上风处,不然野兽的鼻子那么灵,等你一觉醒来说不定已经在它肚子里了~太靠近水边的木头也不好,不容易点着,就算点起来,烟都熏得够呛了。”天河老到地说,不愧是山顶野人。

    我和天河也坐在地上。

    天河从菱纱手中接过石头,嚯~嚯~过了不一会儿就起着火了。

    “好了,菱纱你看!”天河得意地说。

    “这些,都是你爹教的吗?!”

    “啊?爹教过一些吧,还有我自己发现的。”天河挠着头说。

    “好厉害,难怪你能做山顶野人这么多年!”嗯……你这是在夸人还是在贬人啊???

    “啊,不,我这绝对是夸你!”菱纱也意识到好像说错了话,赶紧解释道。

    “会吗?这些都很平常啊,没什么、没什么,哈哈哈~”天河挠着头笑着说。

    “听到没?好怪的声音,像很大只的虫子。”菱纱听到一阵“咕咕”,疑惑地向我和天河望来。

    我笑着向天河的肚子努努嘴。

    “不是虫子……是我肚子叫,我饿了。”天河不好意思地挠头说道。

    “嘻嘻,不早说,那我们吃干粮吧。”

    “干粮?是什么?”

    可恶……刚才还觉得他懂很多东西,很了不起……结果该懂的还是不懂……菱纱心里泛起一阵无力感。

    “菱纱,“干粮”到底是什么?”

    “那,这个给你。”菱纱从身上拿出一个小包裹,从里面拿出一些馒头放在地上,“我带的干粮,可以吃,我们分着吃。”

    “原来这就叫作干粮呀!”天河高兴地拿起馒头就往嘴里塞,“耶~不用饿肚子,太好了!”

    “阿天,你不吃吗?”菱纱看我没有拿馒头去吃,疑惑地问我:“你不饿吗?”

    “我在太平村时就吃过了,所以现在不饿。”我回答道

    “哎,还是你有先见之明先填饱了肚子,现在就不用啃这些又干又硬的馒头了。”菱纱有些抱怨着说。

    “……唔,菱纱,这个“干粮”怎么比那个粽子还难吃,又干又硬,吃得好噎……”天河一边往嘴里塞着东西一边说。

    “出门在外能填饱肚子就行了,哪来这么多挑剔。”

    “……唔,可是我还没饱呢。”

    “还说呢,要不是你爹把太平村的人都得罪了,你又这么活宝,我们哪会沦落至此啊!”菱纱生气地说。

    “是山下的人太古怪,一下要那个什么“钱”,一下又乱说话,杀不杀鸟自己都没想清楚,爹肯定也是受不了他们,才住到山里去的。”天河委屈地说。

    “笨笨笨!人家凭什么白给你东西,吃的用的,都要拿钱去换。”菱纱不厌其烦地开导着天河,“哼,这回算是运气好,万一在城里遇上官差,把你抓到衙门关起来,看你怎么办!”

    “关豺是啥?牙门又是什么东西?”天河不解地问。

    “你还真是什么都不懂啊……如果有人不守法令,就会被抓去关起来,严重一点说不定还要被杀头,负责抓人的就是官差,关人的地方就是衙门。”菱纱喘了一口气接着说:“至于法令嘛,是皇帝定的,他说什么大家都得听。”

    “呵呵,那个关豺又不一定打得赢我,遇上他我也不怕~”天河比比拳头说。

    “我不是说过吗?别总比谁的拳头硬。要跟官府对上,就凭你一个人,有几条命都不够。”菱纱的开导计划还是以失败告终。

    “一个人?不是还有你和阿天吗?加一起三条命。”天河把我和菱纱也加了进来。

    “你!……”菱纱脸红了起来,结结巴巴地说:“你少乱说!我……我又和你没什么关系,干嘛帮你……”

    “对,我倒是可以帮你,但……菱纱可是跟你没~什~么~关~系笑着对两人说,后面几个字拖长了声音。菱纱被我这么一说,脸更红了。

    “菱纱,你怎么脸红了?”天河不解风情地说。

    “多话!是火光,才不是我脸红!”菱纱掩饰道,回到原先的话题:“……总之如果有人告诉你那东西是拿来卖的,你想要就得拿钱去换!没钱问我要好了,太多我可不帮你出。”

    河点点头说道:“呵呵,菱纱,阿天,你们对我真好,除了爹以外,你们是对我最好的人。”

    “胡说什么,你这辈子才认识几个人,又哪里知道谁是真正对你好。”

    “我当然知道。爹说过,对你好的人,不一定看得出来,要用心去体会,这和学剑术是一个道理,不能只看外表。”

    “……你爹虽然过世得早,可教了你很多东西,不像我,连话都没和爹说上几句……”菱纱有些伤感地说。

    “天天在一起,怎么可能不说话?”天河疑惑地问。

    “就算爹娘在世的时候,我们也不住一起……只有伯父对我好……”菱纱说道这里就打住了。

    气氛一下子静了下来,火“噼里啪啦”响着。

    “哎,瞧你那副呆呆的样子,天底下什么事都有,只是你没见过罢了。”看天河呆呆的望着火堆,菱纱说道,“不说了,早点睡吧。养足精神,明天一早赶去附近的寿阳城,不管要办什么事,都还是大城里方便些。”

    “这就睡了吗?”天河问着菱纱。

    “对啊。”

    “可是……我还没怎么吃饱……”天河不好意思地说。

    “没吃饱就再吃啊,这种事还要问我?”

    “但是干粮没了。”

    “你说什么?!干粮没了?”菱纱大声叫了起来,“你!简直是饭桶!饭桶猪!三天的干粮被你一顿就吃完了,还~没~吃~饱?”

    “也不是一点没饱,就是怕夜里会饿……”听到菱纱这么大声,天河有些害怕地说。

    “哼,干粮我都没吃几口,阿天连一口也没吃,全被你吃光,要喊饿也该我们先喊。”菱纱生气地说:“真是懒得理你了,我要睡觉……”

    看菱纱睡着了,天河也找了个地方去睡了。我则坐在火堆旁帮他们守夜。夜一下子静了下来,我拿着木柴搅着火,让它能烧得更旺。

    到了半夜的时候,天河被饿醒爬了起来。看到我坐在火堆旁,问道:“阿天,你不用睡吗?”

    “我并不困,你怎么起来了。”我明知故问。

    “我肚子饿了,所以就醒了过来。”

    天河站起来正要走,菱纱被我们的说话声给惊醒过来,看到天河站起来拿弓剑,问道:“咦?你要去哪?”

    “我……我去猎熊,那个干粮吃得不过瘾,又饿了。”

    “荒郊野外,又是大半夜的,太危险了吧?!”菱纱有些担心地说。

    “不会不会~熊就是夜里才出来比较多。你在这等我。”

    “可是,这又不是青鸾峰,你对附近不熟……你别去了。”菱纱又搬出另一条理由来阻止天河,“我——”

    “什么……?”

    “嘻,你看!”菱纱从身上拿出三只粽子笑着说。

    “啊……粽子?!”天河大叫了起来。

    “哼哼~吓一跳吧?姑娘我顺手牵羊,不不不,是神机妙算,早就准备好了。”菱纱忿忿不平地说:“那个摊主好讨厌,明明说了要给钱,他还纠缠不休,摆明欺负人!”

    “可是……你拿了粽子,我没见你给他“钱”。”

    “都说顺手拿的了,还给什么钱?”突然意识到什么,菱纱赶紧对天河说:“对了!先说好,你可不能学我,这次是那些村民错在先,他们不仁,我们也就不义!”

    “哦……蛮公平的嘛,先不仁后不义,我知道了。但是这个粽子不好吃,里面还好,外面的壳嚼不烂!”

    “原来……哈哈,怎么会有人连粽叶也吃下去!”菱纱大笑着说。

    我也感到很好笑,从菱纱手里拿过一只粽子,慢慢地剥开粽子叶,对天河说:“天河,粽子应该这样吃。”把里面的东西吃进肚子里。

    天河学着我的样子,三下五除二的就把剩下的两只粽子给吃了。

    “不错!和烤的肉不太一样。”吃完后,天河不禁说道。

    “嘻~饥时百味香,有三只粽子也是好的——你……你又全部吃完了?!”菱纱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欲哭无泪,“我可是一口还没吃,肚子咕咕叫呢!”

    “啊!这样吧,菱纱你别气,我让好吃的自己送上门来!”

    “你?你那木鱼脑袋,除了气我,还能想出什么妙计?”菱纱很怀疑地看着天河。

    “看我的!”

    只见天河走到树丛下,嘴里不知道在哼着什么。

    菱纱再一次故技重演,拿起地上的石头扔向天河。

    “哎哟,痛!”天河转过身来对菱纱抱怨说:“菱纱,你怎么又扔我。”

    “三更半夜的,杀猪啊!”

    “不是,刚才我学母山猪叫,公山猪听到这个声音就会被引过来,呵呵~”天河傻傻地说:“春天这招特别管用,就不知道夏天灵不灵了。”

    “什么?母……公……引过来……春天……”菱纱似乎意识到什么,涨红了脸说:“你!……好粗俗!!”

    “慢——你听,有动静了!”天河耸着耳朵兴奋地说:“来了来了,烤山猪!”

    “……真……真的吗?”菱纱还是很怀疑。

    吼~~~吼~~~这时,从树丛上空跳下来两只长相像老虎的怪物,同时引起一阵狂风大作。

    “呀!是妖怪!!”看着眼前两只怪物,菱纱愣住了。

    “啊?怎么会这样?春天夏天真的不一样啊!”天河完全没注意到危险的到来。

    “早说你笨了!再这样下去,迟早被你害死!”菱纱跑哮着说:“可恶!从山上一路下来,我受了多少气,你可不可以别再气我了呀?!”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不等天河说完,两只妖怪各发一个风咒就打了过来,天河和菱纱只好躲避开来。菱纱只好把对天河满腔的怒火先放下,现在得先对付眼前这两只妖怪。

    菱纱取出双手短剑对付其中一只,可惜妖怪皮粗肉厚,根本就伤不到它一丁半点,只能躲避着妖怪的攻击,等天河来帮助她。而天河则拿起搭弓上剑,直接射死攻击着他的一只妖怪后,看到菱纱被攻击得四处躲避,很是狼狈,又射了一剑。把两只妖怪都杀死后,两人同时坐在地上。

    “呼……呼”菱纱大喘着气说:“这两只妖怪好厉害,我现在全身连一点力气也发不出来了。”

    “我也是一样,射出这两剑后我也没力了。”天河也喘着气说道。

    我双眼直盯着树丛深处,我在来这里时就发觉这里的妖气很盛,这里应该不止只有一些风妖,一定还有一只修炼有成的风妖王在这里坐镇。奇怪,在游戏里不是只有一些风妖吗?怎么现在多出了一只风妖王来。夜静得诡异,连天河都沉默了下来。暴风雨前的宁静。

    突然,我一闪身来到两人身旁,一手一个抓住然后回到原先的地方。只见一道龙卷风把他们刚才的地方给砸出了一个坑,然后从树丛上空飞下一个长发飘飘穿着绿色袍子的人,还有……后面一大群的风妖,他们落在了天河他们刚才坐着的地方。

    “哇……阿天,你好厉害。”天河看到眼前这一幕,崇拜地说。

    “阿天,你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剑仙?”菱纱也紧跟着问,心里不禁升起一丝希望。

    “这个等以后再说吧。现在先想想该怎样对付眼前这群妖怪。”我也很无奈,我是并不想暴露我的修为的,但总不能叫我看着他们被杀死。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打扰我们修炼,杀死我的族人。”风妖王看我们自顾自把他们给忽略掉了,只好出声道。

    “你是风妖王?”我问道。

    “不错,我正是风妖王昊日。你们还没回答我的问话呢。”昊日点头说道。

    “我们夜宿这里,因为肚子饿想打猎填饱肚子,没想到野兽没打到,反倒把你们给招惹了出来。”菱纱满脸怨气地说道:“话都不说就攻击我们,害得我都差点受伤了。”

    “哼,我们风妖一族一直以来在这里安心修炼,与人类井水不犯河水,又怎会无缘无故的就攻击你们。”

    “你刚才不就攻击我们吗,幸好阿天救得快,不然我们现在就要去阴曹地府报告了。”菱纱生气地说。

    “哼,刚才只是给你们一个教训,我要真想杀了你们,你们又怎会活到现在。”

    “昊日,你修炼有五百年了吧。”我拦住菱纱想要继续说下去,脸上有些莫测高深地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我修炼了五百年的?”昊日惊讶地说,突然意识到什么摇摇头落寞地说道:“看来你的修为比我高很多,你能看出我的修为,我却无法看出你的修为。”

    “刚才确实是风妖先动手的。”我并不想和昊日动手,虽然我要杀死他们很容易,但我觉得众生平等,人分好人坏人,妖也有好妖坏妖,我不能因为一些妖怪作恶多端而一棒子打死,这也是我在天门时山上的灵兽愿意和我玩的一个重要原因。再者,我看得出昊日不是一只坏妖怪,刚才他发出的龙卷风威力并不大,看得出他确实只是想给天河他们一个教训。

    昊日转过身和站在他后面的几只妖怪说了一会儿话,然后又转过身来说:“我相信你的话。”昊日点点头,话锋一转:“不过,我怎么说也是风妖一族的族长,你们杀了我的族人,即使你修为比我高,我也要为我族人找个说法。”

    “那你想怎么样?”菱纱出声问道。

    “我想和你打一场。”昊日紧紧地盯着我说。

    “……”我想了想,突然有个决定:“好,我答应你。”

    “天河,等一下你仔细看清楚我的招数。”我转过身对天河说:“记住,我只出一次。”

    我拿出诛仙,剑上光芒闪烁,围着我不停地飞着。菱纱的眼睛都看直了,她没想到经常被她忽略的阿天既然从此厉害,心里更加认定我就是传说中的剑仙了。天河也是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他想我可能就是菱纱常说的剑仙吧,听我刚才那么说,知道我可能是要教他什么。

    “天河,看清楚了。”我拈手成两指指引着诛仙的攻击方向,“御剑术”诛仙受我控制飞向昊日。

    昊日也是妖血沸腾,他一直在修炼,所以很少有机会和他人打架,难得有这么一次机会啊。看着飞来的剑,昊日伸手一道小龙卷风就破解掉了。

    “万剑诀”我两指虚空掐了个法诀,只见诛仙直射天空后在天上由一支化成千万支射了下来。昊日仍然面不改色,在他周围形成一个风之护罩,剑射下来后都被挡住了。

    “天剑”我再次掐了个法诀。我的身影渐渐有些模糊了,随之变成了一柄长长的大剑直射过去。昊日这时脸上有些变色了,他能看得出这一招威力很大,运出全身的功力发了个大龙卷风,天剑从大龙卷风中穿过,把大龙卷风打散后我变回了原样。

    “剑神诀”我最后一次掐了个法诀。诛仙在半空中转动着顿时散出无数道剑气,向四面八方射去,让人防无可防。昊日已无力再抵挡住我的攻击,风妖们也看出了他们的族长似乎挡不住了,纷纷围在昊日周围,试图替他挡住所有的剑气。然而,他们想象中的剑穿胸膛的痛感并没有出现。所有的剑气在快射中他们时就被我收回了。

    “谢谢你能手下留情。”昊日走过来真诚的对我道谢,他知道如果不是我最后收回所有的剑气,他和他的族人今天就都要报销在这。

    “我和你们并没有仇恨,为什么要对你们下杀手呢?”我微笑着说。

    “好,我昊日今天就交你这个朋友了。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昊日豪爽地对我说。

    “在下易天,我的朋友都叫我阿天。”

    昊日走到风妖们面前,大声地说道:“从今天起,阿天就是我的朋友,同时也是风妖族的朋友。你们要像对我一样的对他,否则族规处置。”说完后,昊日走过来说道:“阿天,族里还有事情,我们要先走。以后再来这里的话一定要来看我。你放心,巢湖是我风妖族的修炼之所,你来了会有族人带你来见我的。”

    “嗯……”我点点头说道:“既然你有事,那你先走好了。以后有缘再见。”

    看着昊日他们飞入树丛中不见了,我转过头来问天河:“天河,你学到了多少?”

    “阿天,你刚才耍的几招我都记住了,只是现在我只能使出御剑术。”天河回忆一下刚才的招数对我说。

    听了天河的话,我心里有些震惊,看来天河的资质很适合练剑法。

    “阿天,你好厉害啊!”菱纱凑过来崇拜地说:“你一定就是传说中的剑仙吧。”

    “菱纱,我真的不是剑仙。如果你真的要这么认为的话那就随便你好了。”我很无奈地说。我又不是修仙的,我是修神的,当然不是剑仙了。

    “对了,你刚才传给天河的是什么剑法,好厉害啊。”菱纱一脸期待地问我:“你有没有可以教给我的剑法仙术?”

    “我传给天河的是蜀山剑法,至于你麽?你让我想想看。”哎,脑子里装的东西太多了,一时半会想不起来,“我以后想到的话就教给你吧,现在我是真的想不到有什么适合你修炼的。”

    菱纱失望的沉默了下来,天河则还在想着我教给他的蜀山剑法,我则在努力的想着有哪些功法适合菱纱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