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玫瑰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天马行空之仙剑问情 > 第二章石沉溪洞

第二章石沉溪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来到石沉溪洞洞门前,发现洞门上的机关已经被破解掉了。

    “这地方好暗,以前都没进来过——”天河自言自语地说着,突然看到洞门上的机关,“那是……?……爹说过的机关?爹说只要有这机关,其他人绝对不会闯到洞里。”想了想,又说:“不~会~吧!!刚才闯进来的那只,难不成就是爹说过的“妖怪”?……“猪妖”?所以才会开机关?!”

    天河转过头来对我说:“阿天,糟了!猪妖闯进了石沉溪洞,被爹知道我就惨了!怎么会这样?!”说完双手抓着头。

    看着天河此时的模样,即使我再多么的冷酷,肚子里也不禁笑翻了天。

    “死猪妖,看我饶不了你!把你抓来烤上十遍八遍!!……可是,又没见过妖怪,不知道打不打得过……”

    看着天河还有继续下去的势头,我赶紧阻止他,“我们再不追上去,别说打,就连碰也碰不到它了。”

    听了我的话,天河也不再说了,催着我快点地走了进去。

    天河循着山猪的脚印一路走了进去。“不太妙!阿天,越往里走地面的土越少,都看不清猪妖的脚印了——”这时,从洞中跑出一位红衣少女。

    “咦?!在那边!!死猪妖!看你往哪跑!”天河看到跑出来的少女,把剑搭上弓射了出去。

    “啊!!谁这么卑鄙,居然放冷箭!”少女生气地说。

    “咦?!——喂喂喂,到底有没有常识啊,把剑当箭射!”少女从地上捡起剑,怒气冲冲地来到天河面前对着天河大声地说:“可恶——!我说,你谁啊?难道是住在这里的山顶野人?居然趁别人不注意偷袭!阴~险~!!”。

    “你……不是吧?怎么还会说人话?”天河惊讶地说。

    “这可奇怪了~你还不是一样站在这里同我说话?还是说~你是野猴子变的妖怪?”

    “你才是妖怪!我不饶你——”天河冲了过去。

    “喂,你……你别靠过来啊!”少女敏捷地躲开,“哼~比蛮力我可拼不过你,姑娘我有要事在身,不奉陪了!看招~烟雨夺魂!”少女抛出迷烟后瞬间消失。

    “啊……呛死人了!糟糕,被它逃了……”天河转过头对慢慢走过来的我说:“阿天,还是被猪妖给逃走了,死猪妖不但会变人形、会说人话,还使出奇怪的妖法,按爹说的,道行已经挺高了……”

    “你不是还有你爹教你的剑术吗,你可以用它来对付猪妖。”我看着天河在一旁抓着头发,有些好笑。

    “……对啊,就算弓箭对付不了它,还有爹教我的剑术,好在木剑我也一直带在身边~那猪妖绝对逃不掉!”天河跳了起来说。

    看他似乎想问下去,我赶紧忽悠他说:“我们快点追进去吧,不然就要被猪妖给逃出去了。”

    天河果然是很好忽悠,听我这么一说,就继续跑了进去。看着他的身影,我笑了笑也跟着进去。

    跑遍了整个洞,天河也没找到“猪妖”的足迹,我虽然知道,但我觉得还是顺其自然的好,就跟着他跑遍了整个洞。

    “整个石沉溪洞都跑遍了,也没瞧见那只猪妖,难不成逃到洞外去了?”天河停住了脚步。

    “天河,你看那边”我指向前面一个很亮的地方,“说不定猪妖就跑进了那个地方。”看着他想要跑到洞外去,我赶紧说道。

    天河也看到了这个地方,和我一起跑了过来。

    “这地方好漂亮啊!四周全是冰。爹说他和娘葬在洞中,连我都不清楚在哪,他总是神神秘秘的——”突然他看到石壁上刻着的字,“我命在我也,不在于天……似懂非懂,有点难懂……还是别懂了……”

    看着天河在那里发呆,我知道他一定是陷入了回忆。我没有打扰他,仔细的观看云天青和夙玉合葬之处。说真的,我很敬佩云天青,他认为众生平等,无论是仙是人还是妖,都有生存的权利,在大是大非面前毫不含糊,宁愿自己背负背叛师门之名,也要解救往往被人们所鄙视的妖界的性命。而对玄霄,虽然他们价值观不同,他们选择了不同的路,但他依然把他当兄弟。虽然他坚信自己是对的,但仍觉得对玄霄有亏欠,甚至不惜在鬼界等待十几年,只为对玄霄说一句抱歉。足见情真意切,惜诺如金。

    “啊!!怎么……你比我先到?!”之前出现的少女突然出现在我们的背后惊讶地说。

    “来的正好,看你这回往哪逃!”天河再次搭弓上剑。

    “烟雨夺——咦?!”少女把手伸进怀里,“不可能!我明明记得还剩一个!”

    “死猪妖,别想再用古怪的妖法!今天的晚饭已经决定!就是你了!”天河得意的把手中的剑射了出去。我现在有些后悔把剑送给天河了,简直是埋没了这把剑的威名。

    “可恶!还好我闪得快!真想要我的命吗?!”菱纱敏捷地再次躲过这一剑,剑重新飞回天河手中,“你到底是哪里来的野人啊!带着一把怪剑,还会自己飞来飞去!”

    “我……我也不知道……又是发光,又是自己飞回来……阿天,这是怎么一回事?”天河秉着想不懂就不去想的原则把这个问题抛给了我,这支剑本来是我送给他的嘛。

    当然会这样了,这可是我师门留下来的仙剑。心里虽然这样想着,但表面却不动声色,我实在是害怕我回答他后不知道他又会冒出什么样的问题来。

    “你刚才说我什么?你说的最后一句!”少女突然奇怪地问。

    “你是我的晚饭!”天河挠着头回答道。

    “不对,是你说的倒数第二句!”

    “你是猪妖!”

    “你你你——!!洗干净你的耳朵听好了,本姑娘“韩菱纱”,好歹也算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几时成了你嘴里的“猪腰”、“猪肝”!”菱纱生气地大声说着,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被人说成“猪妖”。

    这次轮到天河惊讶了,“少……女?”

    “而且还说我是你的晚饭,下流淫贼!你想对我做什么?!”

    “你……是女人?爹说过的那种?”

    “越说越过份!你倒是说说我哪点不像女人!”

    “……是女人,那就不是猪妖啰……”

    听着天河搞笑的话,看着菱纱脑袋有些短路,我在一旁忍得好辛苦啊,幸亏我修为比较高,所以才不至于笑了出来,我现在终于知道想笑而又不能笑的滋味是多么的痛苦。

    这时,从我们后面传来一声大吼,转过身子,看见那只山猪刨着土对着我们大吼了几声后跑了出去。

    “山……山猪……”天河兴奋地说。

    “哦~我明白了,你追着山猪进山洞,后来遇上我,所以就弄错了,对不对?”菱纱看到山猪,也明白了过来。不过,我有那么像山猪嘛,想我怎么说也是个如花似玉的少女。菱纱心中愤愤不平。

    “我弄错了?……好、好像是……”天河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奇怪……她不是猪妖,那门的机关是哪只猪打开的?!天河还是有些疑惑,但他的直线思维注定了他是不会想到什么的。

    “你,刚才有没有受伤?”天河突然想起他刚才好像射中了人家,赶紧问道。

    “哼,可算想起来了,还不过来扶我一把,闪得太急,脚都扭到了。”菱纱还是很生气。

    “扶你?”天河赶紧摆着手说:“那不行!我爹说过,男女授受不亲,不能乱摸的。”

    “你!想得美!谁让你摸了,是扶、扶我一下!”

    “好吧,我这可是为了帮你……”听菱纱这么说,天河也只好走过去把她从地上扶了起来。

    “哼~谢啦。”菱纱道了声谢后,说:“我说,看你这样,好像完全没见过什么世面,连女人都没见过,应该也不是山脚下村子里的人吧?”

    “我一直住在山上。”天河如实地说。

    “难怪从没见过女孩子~真不知道你爹怎么和你说的!”

    “说什么?”

    “说“男女授受不亲”之类的啊。”

    “我爹说,女孩子的胸和男孩子的不一样,软软的,不可以随便乱摸。”天河把云天青的话一字不漏地说了出来。

    “你!淫贼啊!原以为你爹是个儒酸文人,竟然教出你这种傻瓜,没想到也是个胡言乱语之徒。”菱纱脸红红的。

    听到这里,我实在是忍不住地大笑了出来。两个人都被我的笑声给弄得不知所措。菱纱这时也终于看到了我的存在。

    看着我边笑边走过来,天河发挥不懂就要问的精神,挠着头疑惑地问:“阿天,你在笑什么?”

    当然是在笑你了。不过我没回答天河的话,而是对菱纱说:“你好,菱纱,不介意我这样叫你吧。”菱纱看我不像坏人,点了点头。“在下易天,他是云天河。你可以叫我阿天,我的朋友都是这样叫我的(貌似我现在的朋友也就只有天河和地球的阿肆),至于他嘛,你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吧。”我向菱纱介绍我们两个,不过这次我变乖了,没有闹出类似上次的尴尬场面。

    “阿天,你怎么会和这山顶野人在一起?”菱纱疑惑地问我。

    嗯!用山顶野人这一词来代表天河,我不得不说实在是太贴切、太有创意。

    “我受伤被天河救了回去的。”我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所以就沉默了。

    菱纱看我没再说下去,也识趣地没有再问我,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

    “喂!你一直说这个山洞叫“石沉溪洞”,是不是知道这里的秘密?告诉我好不好?”菱纱转而向天河问道。

    “你是故意闯进来的?我爹说过,不能让别人进到石沉溪洞。”天河听到菱纱这么问,突然严厉地大声问道:“看来猪没开机关,是你把机关打开闯进来的,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菱纱被他这么一吓,顿时有些手足无措。

    “嗯?!有杀气!”天河突然戒备地望着周围。

    “喂喂喂~怎么说的好好的,你翻脸跟翻书一样?”菱纱试图解释清楚,“洞口那里又没写不让人进,我哪知道呀,你说对不对?”

    “话不能这么说吧……你、你到底想怎样?”天河挠着头,气势一泄,又变回了原先的呆样了。

    “这样好了,我告诉你我来这儿的原因,你就说出你知道的秘密好不好?”菱纱加大力度鼓惑着天河,谁叫他看起来很好骗的样子,继续忽悠着天河,“这就扯平了,谁也不吃亏~”

    “我——”天河正想说什么,魁召出场了。

    “嘘为**,嘻为雷霆。通天彻地,出幽入明,千变万化,何者非我!”

    一个鬼魅样的透明东西出现在了两人面前,吓了两人一大跳。

    “呀!这……这是什么?!鬼吗?”菱纱有些害怕地说。

    “……不知道,难道杀气是他发出的?”天河也是搞不清楚。

    两人同时看向我,或许我能给他们一个答案。

    “我……我看他好像很凶,我们先跑吧!”菱纱看我摇了摇头,建议道。

    “为什么要跑?我爹凶起来比他凶多了。”天河英勇地说,在他眼里,可能也就他爹能够让他害怕吧。

    “吾乃魁召,奉主人之命镇守此地,凡擅自闯入者,令其立毙当场!”魁召面无表情地说着,然后向两人攻击来。

    “立毙当场?!山顶野人,小心啦!”菱纱赶紧从身上取出她的武器——双手短剑开始应敌。

    天河也拿出木剑和菱纱并肩作战。

    两人挥着剑打着魁召,但由于魁召速度快,所以打不到,即使是打到了,也因为魁召是符灵,不是实体,对于物理攻击是免疫的,所以剑刺中他犹如牛沉大海毫不见效。

    菱纱有些着急了,……不行,太厉害了……我心愿还没了,怎么能死在这里……还是和来路不明的山顶野人一起……

    失神间,菱纱被魁召给打伤了。

    “天河,用弓剑射它。”看到这,我也不能再袖手旁观了,指点了一下天河。

    天河看到菱纱受伤后,心里也有些焦急了,听到我这么说后,赶紧搭弓上剑就射了出去。

    我在他射出时暗中渡了一点元气在剑上,剑立时光芒大作,向魁召飞了过去。剑射中魁召后,在魁召身体里转了一圈后,魁召立即化成一张符纸掉了下来。剑重新回到天河手上。

    “……消失了?”菱纱有些不相信的揉揉眼睛,却发现地上只有一张符纸,魁召却不见了。

    “呼~好险……”天河也是大呼了一口气。

    “……你好厉害~没想到你一弓一剑就把它给打败了”

    “是阿天告诉我的,而且我也觉得反正用砍的打不赢,射死它不就得了?”天河挠挠头说。

    “什么嘛……搞半天还是傻瓜一个,以为你多威风呢……”菱纱的热情一下子就降了下来。

    “什么?”

    “没……没有啦,我是说这个山洞够古怪的,居然会有这种东西。”

    菱纱突然转过头来,对我说:“阿天,刚才真是谢谢你啊,不然,我可就要丧命于此了。”

    “你应该谢天河,是他救的你,和我可没什么关系。”我笑着说。

    “当然要谢你了,凭他那木头脑袋,如果不是你告诉他,恐怕他是不知道该怎么做呢。”

    我安然地接受菱纱的道谢,确实,这里面也有我的一份功劳。

    气氛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菱纱走到天河面前推了一下他,“喂,怎么了?好歹刚才那么威风,现在又变呆呆的,不会是吓傻了吧?”

    天河指着前面的洞口,说道:“……是密室?!”

    “这地上的……好像是……道家的符咒!这么说来,刚才那个是用法力驱使的符灵?!”菱纱看着地上的符纸,激动地说:“太好了!我就知道剑仙的传说果然是真的!”

    “剑……仙?”

    “是啊,就是仙人嘛,会很多法术,飞来飞去的那种~”菱纱兴奋地说着:“你爹说不定也是剑仙的有缘之人,他不许别人进这个山洞,想必是担心泄露了剑仙的行踪吧?”

    “……这我不知道,爹可没交代过。”

    “哎~一问三不知,真没劲!可我瞧你那支古怪的剑,也许就是剑仙之物呢。”

    “你怎么知道?这支剑是阿天送给我的,我也没想到它威力会这么大。”天河傻傻地看着手中的剑。

    “阿天,你怎么会有这支剑的?你是不是剑仙?”菱纱跑到我面前满脸期待地问。

    听到天河把我给供了出去,我就知道要遭了。

    “这是我从师门拿出来的,我并不是剑仙。”我并不喜欢说谎,尤其是对自己的朋友,而且菱纱也不是天河,可不会让我那么容易就忽悠过去。

    菱纱听到我并非是剑仙,就有些失望了。

    “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的。”天河跑到菱纱面前追问道。

    “嘻嘻,傻瓜,你刚才一剑就把魁召给打败,一般凡铁可是打不到它的。”菱纱的失望心情被天河这一问有了谢好转,“再说一般的剑长不过三尺左右,这把剑却超出许多,最怪异的是,剑柄和剑身之间没有剑格,要怎么握啊?江湖规矩,文剑挂剑穗,武剑不挂,要说你这把剑是“武剑”,偏又不像……”确实,这把剑有点像望舒剑。

    “剑不是只分用来砍的和用来射的吗?”

    “大~错~特~错!除了你这种山顶野人,谁会把剑拿来射!”菱纱有些好笑地对着天河说:“寻常剑以铁铜打造,再好一点也不过是乌金、玄铁,你这把倒是非金非玉,看不出质地。”

    “那个……用来砍的剑不是用木头做的吗?”天河继续问着。

    “不一样不一样,那只是小孩子耍着玩的。”菱纱仍然很耐心地解释给天河听。我实在是太佩服菱纱了,也只有她才能忍受得住天河的喋喋不休吧。

    “对了,阿天,这把剑叫什么名字啊?”菱纱问我说,天河也很好奇地盯着我。

    “我也不知道。”我无奈地双手展开,耸耸肩。我拿出来的时候没有问过师父它的名字,所以我确实是不知道。师父是个爱剑之人,对剑阁里的剑知道得是一清二楚,虽然我很很喜欢剑,但在这方面就逊色师父很多了。

    菱纱见我不像骗她,也只好就此作罢。

    “天河,既然我把剑送给你了,你就是这支剑的主人了,那你可以给它起个名字。”想想还是觉得应该给这支剑起个名字。

    “我看还是我来起吧,让他起的话,不知要被他起得多么难听呢。”我也有些戚戚然。

    “我看,这把剑既然是天河的,那就叫天河剑好了。”菱纱想了好一会儿才说道。

    我以为是什么好名字,没想到也是这样的有一个……算了,看来这支剑是注定要从此埋没了,我对不起列祖列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