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玫瑰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一名隐士的前半生》 > 第五百一十一章 巧合的奇迹

第五百一十一章 巧合的奇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说到因果报应,现实中确实无法一一对应。有的人埋怨命运时,说自己是前辈子没做好事,这还算是善良的。有的人,简直就否定一切因果,只说是命中注定,好坏不论,是非不分了。”

“但是,庄老师,按你的经验,哪种说法更靠谱呢?”小胡的问题,我还是要认真回答的。

“说不清楚,如果命中没注定,我预测经验中,说中的概率也不会达到70。但如果说是人为因素决定命运,我们也看过许多好人没好报,坏人活万年的例子。”

“我提醒你们一下,不要过于哲学,忘记了娱乐功能。师兄们,我的脚可是走酸了,你们呢?”

痛处就怕提醒,伤疤就怕揭。我们都感觉到了劳累,也回到了初心。毕竟,我们走路时,最需要的,是转移注意力,用快乐覆盖疲劳,这才是正事。

现在时间已经过十点钟了,路程也差不多走了一半。我们由于有行李,再加上,他俩估计很少有走山路的经历,所以,我们走得比较慢。

是时候吃点东西了。与我们的估计一样,这条路上,根本没有商店,更莫说餐馆了,这里不是旅游线路。这里是真正的大理农村,是大理人居住与生活的环境。远远没有洱海边上那些风花雪月的浪漫。

在路的两边山凹里,偶尔会看见白『色』房子,画着彩『色』的花纹,那是白族人居住的地方。这地方虽然杂『乱』,但白族人因其信仰与习惯,他们可以说是,最爱干净的民族。男人的友谊纯净,女人的歌声纯净,虽然他们住在这蛇兽杂居的山野,从来没有丢失过人的尊严。

我们分食了小胡包里仅存的那点饼干,以狼狈的姿态眺望远山。此时,我们根本提不起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热情,我们如同社会的弃儿,羡慕那一方有烟火的田园。

那些男人们,为了过年,肯定在制作腊肉或者腌鱼了吧?我不知道他们当地的生活习惯,但是,他们肯定在为即将到来的春节,即将带来的,为一年辛劳的奖赏而充满力量。

那些女人们,估计在准备糕饼,或者为孩子们准备过年的新衣,她们在绣花或者在清洗,她们预计到孩子们的欢笑以及远方客人的称赞。

这种生活气息,对于我们这三个落魄的人来说,是多么诱『惑』啊。我简直想放弃这种远行,回到过去的乡间。我意识到,我已经没有家了,回不去了,突然升起的忧伤,几乎要模糊双眼。

我想不通,春节期间,那些游客是怎么想的,怎么会到这样的外地来,离开家人,为了追求某种心理的满足,来这里爬山。

过了好一会,万老师的声音传来。“走!继续我们的话题。”我听得出来,他也有点伤感。每逢佳节倍思亲,何况我们漂泊人。

话题是万老师先发起的:“要说预测,我发现,有些奇怪的现象。”

小胡是语言与行动最慢的人,他估计刚才沉默中,浸入了更多的感情。他终于开口,仿佛是应付。“什么现象?”

“乌鸦嘴现象”万老师说到:“也许这种现象更容易被人记住,或许是上帝故意嘲笑喜欢预测的人,或许只是概率上的一种现象,有的人,预测和祝福后,事后的事实,总是反着的,这个概率太大,以至于明显到,人们叫他们乌鸦嘴了。”

这个话题有意思,也便于展开,更重要的是,它能够吸引我们的注意力。我们没有食物了,脚也有些酸痛,更重要的是,要覆盖春节前,那自然产生的思乡之情。

“要这样说,我想起一个人,那就是成龙。”

这是个名人,我们三个都熟悉,当然会引起大家的兴趣。小胡马上就问到:“庄老师,你说说看,他怎么就成了乌鸦嘴了?”

我以幽默的方式进行了介绍:“照我看来,成龙,是一个能摧毁一切的男人!被指是“史上最衰代言人”:代言小霸王,小霸王倒闭了代言爱多vc,爱多老总坐牢了代言汾湟可乐,汾湟可乐没了代言开迪汽车,全国才卖九百多辆代言霸王洗发水,被查出霸王致癌了代言思念水饺,被检出含病菌而下架了代言日本三菱汽车,结果发生召回事件担任中国禁毒形象大使,儿子吸毒了。”

小胡听到这里,兴奋起来:“对对对,他儿子叫房祖名,被抓了。这几年房地产涨得太快,尤其是香港,于是香港有网友呼吁:成龙大哥,全国人民喊你代言房地产!”

这个段子我们没听说过,倒是让我与万老师猝不及防,哈哈大笑起来。

万老师进入话题:“那我也来说一个人,你们肯定也熟悉。这个人,是凤凰卫视访谈节目着名主持人,叫陈鲁豫。”

我还没听说过,这个瘦小的女主持,居然有成龙一样的段位了。

“鲁豫采访过瓜瓜的幸福家庭之后他的家庭就破裂了,鲁豫采访过李双江的优秀育儿经验之后他儿子就出事了,鲁豫采访过李亚鹏的传奇爱情故事之后他就离婚了,鲁豫采访过文章这个的负责任的丈夫和父亲之后……真是个神奇的人啊。”

万老师说到这里时,问到:“是不是有的人,天生带着某种气质,上帝故意调戏他?”

这问题当然无法回答,但笑料是足够的。

小胡说到:“你们讲的,也许是概率,也许是人们记忆的偏好,但我要举出一个人来,那才是预测界泥石流之王,乌鸦嘴皇冠级老大。”

小胡用如此夸张的词汇形容一个人,喜剧效果已经有了很好的铺垫了。

“国际级乌鸦嘴是球王贝利,他被命名金乌鸦嘴。巴西世界杯期间,有一则报到,是他最近预测反向成功的明证。

报道是这样说的,最近巴西传奇球星贝利对今夏的巴西世界杯进行预测,他表示看好西班牙和德国,同时他对自己祖国的世界杯建设工作表示不满,他表示巴西方面的计划并不完善,很多场馆建设都没有按时完成。贝利谈到本届世界杯的热门球队,他表示东道主巴西有很大的机会,但他更看好西班牙和德国”

“我希望巴西取得最终的胜利,但是我更看好两支来自欧洲的球队,西班牙和德国。西班牙在过去的几年内一直踢着赏心悦目的足球。德国队有着良好的组织和强大的攻势足球,他们甚至踢得比我们更像巴西队。”

当然,原来报纸的原文是不是这样写的,我们不确定。但小胡以正规的新闻联播方式的语调念出来时,我们就知道,黑『色』幽默,是怎么回事了。其实,小胡是有艺术天赋的。只要他有兴趣表演,总是能够让观众快乐。

“虽然每次贝利的预测都不像他一流的踢球技术更能令世人信服,被冠以“乌鸦嘴”称号,但是这并不妨碍贝利掐指一算。2014年世界杯在巴西举行,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贝利预测的最终冠军不是东道主巴西队。巴西本土作战很有机会获得冠军,但是德国与西班牙更强,西班牙在最近几年一直称霸全球,他们的比赛非常有美感。”他说,“德国队整体实力强大,整支球队运转良好而且进攻能力强大,他们在球场上踢得比这支巴西队更加桑巴。”

那届世界杯的结果,我们都知道。伟大的球王,以预测的零准确『性』,占领乌鸦嘴世界的巅峰,让我们中国球『迷』,终于有个看点了。

“贝利对世界杯和欧洲杯的冠军归属预测,迄今为止没有一次准过。有趣的是,在2002年日韩世界杯期间,贝利特意没有发表任何关于巴西队成绩的预测,结果那一年桑巴军团完成了五星巴西的加冕。在14决赛中,贝利预测夺冠的英格兰队就是输给了巴西队。”

这简直就是天才的反证法,如果他预测谁胜,谁就一定败。这事,万老师也有记忆。他说到:“有一年,巴西与英国在淘汰赛中相遇了。当时英国队风头正盛,但巴西队伤病多,并且不利消息满天飞,恐怕是凶多吉少。在此举国恐慌的时刻,怎么办?巴西人对足球的骄傲,让他们想起了一个人。这个带给巴西巨大荣誉的球王,使用他的反向因果武器,或许是巴西唯一的希望。巴西球『迷』终于知道使用足球界的核武器了。”

我也知道这个事,但为了增加喜剧效果,我决定当一个捧哏,问到:“如何使用贝利呢?”

“让他预测英国队嬴!就这么简单,这王者级别的诅咒发挥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巴西队奇迹般的,赢了。”

此时,小胡双手挥动,给我使了眼『色』,我明白要干什么了。我们一起唱起了那首着名的歌曲:“快使用双节棍,哼哼哈咳!”

这种自嗨,如同临时麻『药』,并不能完全把人的情绪调动出来。我决定,加一点有思考『性』的东西,来增加话题的深沉度。

“中国有着几千年的历史文明,在漫长的岁月长河中,出现了许多大人物,发生了许多大事件,而且其中很多都具有让人不敢相信的高度巧合『性』。今天我就跟大家说一说历史上最着名的五大巧合事件,每一件都让人难以置信,其中最诡异的发生在清朝。”

我是以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栏目的语调来讲上面一段话的,装正经的效果更好些。

“我要说的第一件奇案,便是杨广与杨勇的千年“纠缠”。隋朝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短命王朝,开国皇帝隋文帝杨坚,在去世前废掉太子杨勇改立晋王杨广,而一千多年后,杨广的陵寝在一处建筑工地被挖出,而开发商正好叫杨勇,说句戏言,便是“君子报仇,千年不晚”了。”

此时,小胡承担了捧哏的角『色』。“如此相爱相杀的千年约定,是因为爱情吗?是因为牺牲吗?是因为诺言,还是因为责任?不,是因为恨!”

万老师已经笑得不行了,我得让他缓不过气来,继续着我的神秘腔调:“我要说的第二件奇迹是一个千古『迷』题:诸葛亮与汉献帝互换了吗?在历史上,诸葛亮跟汉献帝两人的出生日期与死亡年份都完全相同,诸葛亮有一外号叫卧龙,而汉献帝则是真龙,此外诸葛亮少时无名,但成年后声名鹊起,而汉献帝年少时十分聪明,但长大后却与常人无异,这一切,都不免让人产生怀疑。”

小胡的捧哏就相当精彩了:“二重人格研究,在西方才过两百年,平行人生的猜想,仅仅一百年。这些愚蠢的人啊,他们哪里知道,在一千多年前,中国历史上的伟大人物,已经开始了双重的实践。”

历史的厚重感,学术的深刻度,足以支撑一个震撼万老师的笑料了。他的笑声中,有一种嘎嘎的干嚎,我知道,他有点得意忘形了。

“我要说的第三件事,已经离我们很近了。1644年,李自成兵临北京城,崇祯帝被迫逃往煤山『自杀』身亡,明王朝正式宣告灭亡,满清第一位皇帝努尔哈赤在抚顺起兵,此后入关入主中原,建立起对全国的统治,而满清的最后一位皇帝溥仪,则是被从北京城赶回东北,而后在苏联被关押五年之后再押解回国,最后是在辽宁的抚顺战犯管理所接受了将近十年的思想改造和劳动教育,开始和结束,均在同一地点,是宿命还是巧合?是概率还是必然?”

我以问话形式结束这个故事时,万老师突然接话到:“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是个笑话,我确定。”

万老师这话里有一个梗,知道温州动车事故的人,一定不陌生。但这个梗,在我这里并不好笑。因为,当时我跟妍子,就在温州。那个事故的悲惨,我们是有体验的。

“说正经的,我在学习历史中,试图找出人类发展的规律。虽然没有成果,但看到一些现象,供大家思考。”我知道,思考问题,是转移感情最好的办法之一。

“第四个奇迹,估计你们也听说过,是关于文化方面的。西方荷马史诗出现的时期与中国历史上着名的诗经出现的时期完全相同,而孔子创建儒学的时候,印度的释迦牟尼在同一个时期创建了佛教,在西方历史上,莎士比亚被称作“戏剧之父”,去世于1616年,而在中国,被称作“戏剧之父”的汤显祖,也是在那一年去世。”

小胡果然进入思考后,问到:“与之对应的,好像还有北纬38度现象,对吗?”

这其实是相对四大文明古国来说的,人类早期文明,都是以北纬38度左右发展起来的,这估计纬度与气候有关,气候与宜居有关。但中国古代有句话叫:“东方有圣人出焉,西方有圣人出焉”,是不是早就知道,孔子老子在东方出来,佛祖在西方也诞生了呢?

我接着讲最后一个“最后一个奇迹,就比较神奇了。因为这事离我们太近,我们不得不深入思考原因。清朝,努尔哈赤从抚顺起兵,奠定清朝江山基础。最后末代清帝败于东北,关入抚顺监狱,这是一巧。清朝统国,是在孤独寡母手中完成的,孝庄太后与顺治帝。但亡时,签订退位诏书的,也是孤儿寡母,隆裕太后与宣统。这是一巧。更巧的是,当时的皇帝,登基时都是儿皇帝,只有几岁。”

此时,万老师说到:“我还听说一个掌故。说宣统登基时只有三岁,仪式太长孩子受不了,总想哭着回家。当时他父亲是恭亲王,在一边哄他,不要哭不要哭,快完了,快完了。当时就有人怀疑,这是对这位皇帝以及大清江山的诅咒。”

小胡笑到:“照这样说,这位亲王,也是王者级的乌鸦嘴了。”

万老师说到:“贝利是皇帝级的,恭亲王是王者级的,当然还有将军级的,这你知道吗?”

小胡反问到:“你是说他吗?局座?”

“对,说的就是他。他是将军教授专业人士,这错不了。但是,他的预测情况比较复杂,不是单纯的反向正确。”

我也知道一些关于他的言论,不妨让万老师把话题继续下去:“你细说,我们有的是时间。”

“我总结过,他的预测规律,主要有三个。先说第一个:他力挺的外国领袖,结局就是个死。这种杀伤力,是怎么来的?”

这个结论我以前没注意过,但仔细一想,也确实有那么点味道。他力挺过伊拉克和萨达姆,结局嘛,萨达姆死了。他力挺的卡扎菲,随后也身首异处。他是军事评论员,他论证国外哪个军队打仗要胜利,哪个要吃亏,结果都差不多是反向准确,这也算是神了。

“万老师,第一个特征有点像,那第二个特点,是什么呢?”

“第二个特殊的特点,对于外国装备,他倒是正向正确,甚至可以说是预测大师,效验神速。有一次,有佳宾谈到印度航母,他说了句。印度的航母啊,只要不起火就是万幸了。结果怎么样?第三天,印度航母就真起火了。这不仅仅是一次,比如他说日本的鱼鹰飞机容易摔,第二天就摔了一架。他说美国的船要小心撞船,结果第二天就撞了。所以,这种准确率,简直是一种神秘的东方力量。”

小胡接到:“张将军一再告诫我们,你们对真正的力量,一无所知。也许,他身上有一种因果律武器,网友们认识到此,纷纷表示,这种力量太强大,以至于可以改变战争规律。所以,中国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我们应当对全世界声明,不到万不得已,不使用因果律武器,不率先使用张将军。”

万老师所说的事实我都知道,他总结的第二个特点,我也知道。比如说海带缠潜艇、雾霾防激光,这都在事后被科学证明,是有道理的。单说他的预测,有这个特点。

但把我逗笑的,是小胡介绍的网友评论,扯到因果律与核武上了,夸张幽默集合体,让我如何不笑它。

抱着不给我喘息机会的目的,万老师介绍了第三个特点:“第三个特点,就是,凡是他所说的中国武器的事,你都别信。比如,有外国人猜测,好像是美国其名的兰德公司说,中国在研制隐形飞机。张将军在电视上说,中国根本没立项,那只是歼十改。美国人一听,这下放心了。我们美国的f22确实好,但没对手,又太贵,中国要搞出隐形飞机来,按张将军的准确靠谱程度,估计没十几年,出不来。那我们要那么贵的东西干嘛?不如就留下这两百价,只给点维护费,生产线嘛,关掉吧,太贵,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我毕竟当过兵,知道一些常识,美国关生产线,主要还是这飞机有些『毛』病,费效比太高。在大家都骑马赛跑的时代,你开飞机,资金付不了油钱,开个汽车就保证胜利了。

“谁知道,美国把生产线关了没几年,美国国防部长访问中国时,中国的歼20试飞了,把美国吓了一跳。现在美国想恢复生产线,已经不行了。设备与人才的大量长时间流失,已经无法再生产了。”

小胡说到:“有鉴于此,网友们亲切地称之为,战略忽悠局局长,不知道是他有意还是无意的,反正这位将军,欣然接受了这个貌似调侃的称号。”

是啊,人生何处不忽悠呢?我们在路上,面临饥饿与疲劳,我们讲笑话还是谈思想,也不过是忽悠自己,让自己暂时忘掉疲劳和痛苦,就像网络上的灌水,假装自己在参与一个高尚的事业,实际跟发牢『骚』转移情绪的办法,差不多。

但是,当时,我们已经在一个山的拐角处,忽然看到,那三个塔的塔尖,进入视线。在自我忽悠的进程中,我们果真在现实中,看到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