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玫瑰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道圣》 > 第1139章 潜藏的危机?

第1139章 潜藏的危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王烁眉头紧蹙,此事……

“我一人独往。”

众人尽皆变『色』,牛柏叫道:“老王,不可以啊。这哪里能行?这摆明了上当啊。”

练器师沉声道:“一人独往,太过冒险。”

王烁摇头,“天威城可用之人太少,绝对不可以有任何一人随我离开。”

秦宇沉声道:“我陪你。”

王烁再度摇头,“不用,你还要继续查明岳峄山那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想知道他们之后会打算怎么做。如今,他们对我而言,多有麻烦。”

秦宇言道:“此事……”

王烁沉声道:“不用多说了,你办好你的事情,我就不会担心了。”

牛柏哭丧着脸,“我说老王,咱能不冒险了吗?这都明摆着的事情,你可不能够犯糊涂啊。”

“胖子。”

王烁沉声道:“如果这是一场阴谋,我一个人也可以将损失降到最低。只要不是绝对的死局,我就可以活着回来,这一点你们要相信我。”

话落,王烁又道:“别再说了,我心底越来越不安了。我需要你们都在天威城好好待着。”

练器师看向王烁,蹙眉道:“不安?因为你师尊?”

王烁摇头,“不知道,刚才因为师尊的事情而急躁。可静下来之后,我却觉的心底很不舒服。我总觉的,还会有事情等着我。”

练器师沉声道:“像你这样在生死之中磨砺而出的人,正常是不会有这种感觉的,难道真的有其他事情吗?”

王烁双眼微眯,“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这可能是一个死局。”

死局?

练器师变『色』,“难道说,你和她……”

“我不知道。”

王烁起身走到了门口,“只是越来越发不安,总觉的有什么我不可抗拒的事情要发生。但是我相信,即便有那种事情存在,他们也没有必要做到那个地步吧。”

练器师冷声道:“若真是那般,可就是将无耻进行到底了。”

王烁深吸一口气,“所以,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我希望所有人都不要听信任何言语,也不准因为我的任何事情而做出决断。”

话落,王烁又道:“诸戈兄。”

诸戈起身道:“掌门。”

王烁询问道:“我天威城成立到今日,有多久了?”

诸戈思忖一番,“近四年的时间了。”

“四年吗?”

王烁轻语,可真是快啊。

“前辈。”

王烁看向练器师,“天威城,就劳烦了。”

练器师沉声道:“你打算渡苦海?”

“若有埋伏,苦海必渡。”

王烁平静道:“那地方我去过,我有经验,非圣不能够在那个地方埋伏于我。”

若是虚无之海,天尊都可以想办法渡过,自然可以埋伏。

练器师一步到了王烁面前,俯视王烁,神『色』严肃,“你知道苦海劫难,但是你却不知道的是。人可以看破苦难,却无法做到无视苦难。”

“想要横渡苦海,如果你没有去过还好说,你已经去过,就不能够再碰苦海了。”

“况且,你根本就没有经历八苦磨砺。”

王烁点头道:“最后数苦,我的确是放弃了,用的是别的法子。”

练器师沉声道:“那你就更加不能够去苦海了。”

王烁不解道:“为什么?”

“苦海的力量神秘莫测。”

练器师正『色』道:“人的心『性』是很古怪的,看破生死的人,也往往会更加注重生死。一件事情,一个人做两次选择,那必然是不同的。”

“更何况,这是苦海,不是谁家后院里的小湖泊。”

王烁迟疑道:“也就是说,我想要去天澜大陆,还是要走虚无之海?”

练器师点头道:“没错,苦海莫说是你,就算是我也不愿意有过多接触。”

王烁沉『吟』道:“那这虚无之海?”

“虚无之海边缘区域其实和普通的海域并没有任何区别。”

练器师答道:“唯有中心区域,落羽不浮,并且运气不好的话,会出现‘无海’。”

王烁诧异,“无海?”

练器师点头道:“是的,一旦出现那种情况,你的前边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飞是飞不过去的。需要用天尊的域来抵挡,方可渡过。”

“时不待我。”

王烁轻语,“我必须要出发了。”

牛柏大声道:“老王!”

王烁笑道:“放心吧,我会回来的,不会有事情的。”

“唉!”

牛柏重重跺脚,这些年被人害的有阴影了。

残影悄然出现,“我陪你。”

王烁摇头,“不用。”

残影淡然道:“暗杀,探寻行踪,我比你强。”

王烁迟疑,练器师道:“带上她,做起事情会方便许多。”

王烁这才道:“好,现在残影与我一道,你们也都可以放心了。”

练器师又道:“小心圣器,多年前我与他们交过手,实力还是很不错的。”

王烁答应一声,冲天而起。

残影紧随其后,现在的时间很紧迫。

待王烁离开天威城,远处丛林有人影闪烁。

王烁离开天威城了。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就算神宗不动手,也需要有人动手。

练器师端坐厅堂,众人都没有第一时间离开。

“秦宇。”

练器师扭头。

秦宇道:“前辈您请讲。”

“派点普通人。”

练器师沉『吟』道:“去查查佛宗所有寺庙……”

话落,却又不说了。

秦宇不解道:“前辈,您需要晚辈查什么?”

“查他们四五岁左右的孩童,不分男女。”

练器师思索道:“要认真排查,查出每一个的家世,有任何情况不明的,都要记录下来。”

秦宇疑『惑』,“这是何意?”

“查。”

练器师沉声道:“像王烁这小子,他很难有会有心绪『乱』的时候,兴许我们都忽略了某种事情。”

“一旦这种事情发生,那可真是一记杀招啊。”

秦宇虽然还是有所不明白,但是却拱手道:“晚辈记下了,现在就派人去查。”

练器师忽地扬手,“等等。”

秦宇停下脚步,询问道:“前辈可是还有什么别的事情交代吗?”

“重点查照月寺。”

练器师沉声道:“我要知道不妄住持这些年都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