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玫瑰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道圣》 > 第1398章 厚土五方壁

第1398章 厚土五方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水于神庙前徘徊,如同遇到了一道天堑,无法进入。

王烁并不急,他能够感受到浩瀚无边的大海之力,他也不会相信,这土地神的规则可以违逆特定无法改变的规则。

一刻钟过去了。

半个时辰过去了。

两个时辰过去了……

一滴水,发出清脆的声响,落在土地庙内。

刹那间,土地庙剧烈抖动,纵横交错的纹路呈现,全力对抗外边的流水。

“就是现在。”

王烁喝道:“你们仔细辨认。”

那些纹路快速流转,简直就像是有生命一样。

“是字符。”

无度神『色』凝重,每一个字符因为快速游动,而变的特别的长,特别的扭曲。

甚至,都有些像是动物奔跑,又像是随意画下的一道扭曲线条。

这,就是神庙的法则。

无度紧蹙眉头,“太快了,没有办法看清楚。”

炎月上人也自摇头,难以看清楚,只能够扑捉到一定的痕迹。

炎烈上人抬手就是一片火焰冲入进去,火焰一闪而过,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个字。

厚!

炎烈上人再度同法施为,逐渐的有些字呈现在众人面前。

厚土五方壁。

这是规则的名字,其中还有建立规则的定义。

这一番耗时,可不是他们能够想象的,王烁一直调动大海的力量对神庙进行施压。

两天两夜后,炎烈上人也颇为心累。

无度轻语道:“防金,避木,御水,绝火,彻彻底底的以防御为主的法则。”

没有一点攻杀之法,有的只是防御。

所谓五方,则是东西南北以及上空,下方不需要,因为本就是以‘土’为本,大地就是最好的依仗。

法则中书写了各种精义,就是无度说的四种,对于每一种,这些法则都会起一定的效应。

精奥难懂,复杂多变。

王烁也是第一次接触到这些东西,实在是有些不敢想。

炎烈上人轻叹,“不愧为神之法则,根本就不是我们能够企及的,完全超出了我们的常识。”

土地庙中,渗入的水越来越多。

炎烈上人摇头道:“不要再继续了,你就算成功,他也扛不住。”

牛柏,实力还太弱了。

炎烈上人又道:“你休息一下吧,明天道主他们就会前来,具体要说什么事情,还是未知。可不管如何,你都需要保持一个巅峰状态。”

王烁这才收手,土地庙又恢复了原状,静静的躺在幽暗的苦海底部。

炎月上人则道:“这些法则,你打算怎么处理?”

“传所有人。”

王烁沉『吟』道:“能学的就学,学不会的看看也好。”

炎烈上人笑道:“只怕没有那么简单,神之法则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学会的。”

王烁则道:“但愿能有几个人可以学会吧,特别是这死胖子,谁都可以不会,唯独他不行。”

炎月上人道:“可实力的提升,不是一蹴而就的。”

“我不就是个典型的例子?”

王烁嘿嘿一笑,“没道理行不通的……”

话落,王烁心底一动,身影一闪而没,抓住正在吃东西的牛柏跑到了苦海深处。

“老王,怎么火急火燎的?”

牛柏不解,“还有,之前的事情你到底是啥意思啊?”

王烁指向前方,“你看。”

牛柏挠头,“这不就是你之前给无度嫂子的苦海之莲吗?我知道这个。”

“拔起来。”

王烁护着牛柏走到苦海之莲旁边。

牛柏诧异道:“为什么?”

“拔,听我的。”

王烁再度言道。

牛柏这才伸手握住苦海之莲,竟然轻易就可以拔起。

王烁好笑道:“他娘的,原来是这个意思。”

牛柏不解道:“啥意思?”

“不是由我分配的,而是由苦海分配的。”

王烁笑道:“就是这个意思。”

牛柏瞪眼,越发听不懂了。“整点听的明白的说行不?”

“让你多读书,就是懒的像条狗。”

王烁笑骂一声,“遇到什么,你就是一瞪眼,然后冒出一句听不懂。”

牛柏撇嘴道:“反正有你在,动不动脑子的,我都习惯了。”

王烁面向牛柏,“可还记的我上次找你吗?”

牛柏点头,“当然记的,然后你说了一半人就跑了。”

王烁笑道:“我知道你想帮我,你的心意我都知道,我们这几十年都不变的兄弟情,我真觉的很幸运。”

牛柏叹息,“有啥用啊?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王烁笑道:“别太看不起自己,我和你说个实话吧。那天去找你,的确是因为苦海的提示。”

牛柏忙道:“对,你上次还没说清楚呢?”

王烁言道:“苦海给我的提示就是,如果我想成功反抗三重天,乃至是四重天,我就需要有人帮助。”

牛柏点头道:“那肯定的不是?双拳难敌四手,一个好汉也打不过一群流氓啊。”

王烁笑骂道:“哪里编造的这些话?先听我说。苦海为我提示了十二个人,其中有无忧,有青翎,有黄橹涛……而其中,还有一个人,就是你。”

“啊?”

牛柏吃了一惊,随后惊喜道:“真的吗?”

王烁重重点头,“没错,这是真的。我仔细回想苦海给我提示的这些人中,不管是你,还是穆火,又或者是青翎,无忧,我们都有一个相同点。”

牛柏忙道:“是什么?”

王烁沉默半晌,这才道:“苦。”

牛柏张了张嘴,不由低头,黯然神伤。

他是被师父收养长大的,一辈子自卑,而师父又是怎么死的?

他知道之后,更是做了『自杀』的事情。

爱情?

柔噬心死了,柔噬心骗了他,却也爱上了他,更是愿意为了他牺牲自己的『性』命。

要说牛柏不苦,那绝对是说笑了。

无忧苦吗?

那种极端、孤僻的『性』格,本就是他童年的经历所导致。

穆火?

出生没多久,就失去了自己的母亲,又憎恨着自己的父亲,从小颠沛流离,何来不苦?

青翎虽然有父亲疼,但是他的遭遇呢?

四十多岁的人了,却被折磨的依旧是一个半大孩子,他受的罪,可不仅仅是身体上的。

“这……就是苦海给我的提示。”

王烁轻语,“苦难将我们聚集在一起,而我们的苦难凑在一起的时候,必定可以开花结果,结出甘美香甜的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