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玫瑰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道圣》 > 第1555章 大道之象

第1555章 大道之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四周平静,只有轻风吹拂,在海面上留下了一层层涟漪。

王烁端坐,静静修炼,吸收天地元气于己身,化道元,化仙元。

这相,于众人眼前俨然都不一样。

一人法相,万人心相。

人们在这之中寻找一种奇妙的感觉,如同去感受了一些王烁的人生,再去回顾自己的人生。

彼此相合,寻找一丝契机,最奇妙的一种感觉。

这种感觉,可以是自己人生的罪恶。

这种感觉,可以是艰难修炼突破的一丝灵光。

总之,一切是它,它也是一切。

而这个‘它’,就是——道。

炎烈上人轻语,“执大象,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平太。”

大象,则是大道之象。

圣主越发不自在,这种感觉非常的明显,明显就是真正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感觉。

所有人都在跟着王烁的气息走,明心见『性』,知己过往,放眼未来。

这种事情,可不是谁想做就可以做的,唯有王烁这个层次的人才可以去做,影响甚广,甚至可以彻底改变一个人。

圣主厉喝,“王烁!”

可他的声音无法传出去很远,在这静谧的空气中很快消失,只如一滴水落下。

他深切的感觉到了不对劲,他体内所有的怨念都在这种感觉中开始出现变化,就是他自己的心绪都在随着这种大道气息而变化着。那些怨念都是人的一种念头所凝聚而成,自然也有一定的‘意识’存在。

圣主是杀不死的,因为他身上的每一个怨念都可以理解为一条生命。

要知道,苦海存在了多久?

痛苦之外,怨念可从来都不在少数。

要想直接出手杀死圣主,就是王烁也能累死。对于这一点,王烁还是很佩服圣主的,圣主虽然是失败者,但是这个失败者却处处令人震惊。

王烁闭目而坐,纹丝不动,对于圣主的话,他也充耳不闻。

那种气息形成了涡流,很有规律的笼罩在这一片天穹。

洗涤每一个人的心灵,让每一个人都变的更加纯粹。

不是压制和消除负面,而是让自己的本心去看看,过往的那些事情对自己可还有多少影响?

当年所在意,执着,仇恨的事情,如今再回头看看,不过就是过眼烟云,突然就变的微不足道起来。

圣主心中充满了惊恐,但是那种感觉太奇怪了,连他自己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他知道,如果自己继续顺着王烁的气息来,自己必将不存。

可问题在于,他还能够做什么呢?

在这种情况下,他什么都做不了。

圣主再抬头看向王烁,其气息悠长,若高山伫立天地间,其极不可见。宽宏浩大,心胸无量。

一时间,倘若自己反抗,反倒是成了蜉蝣撼大树,不可为。

圣主目光游走,他最终心底长叹,身上的怨念开始分离崩析,不再受他控制,化为白光点点,消散于空中,如蒲公英的花絮,飘向了远方。

纵是万年图谋,到头来,却也不过就如此了。

圣主不再抵挡,心随万象而动,闭目于静。

时光如水,多年之后,你可还记的自己年幼时的梦想?可又还记的自己的人生抱负?

是什么让你变了,又是什么让你刻意的忘记了?

现在的你,可是你儿时想象的模样?

当你再一次想起的时候,你的心底可有那一丝丝悔意?

人生如棋,生活如画。

棋局一人不得下,生活的画也不是你一个人描绘的。

一点一滴的汇聚,才形成了它应有的模样。

否则,你那棋局只有属于你的一子,不再有其他。你那画啊,也终是一张白纸,一个墨点,便什么也不见了。

天地元气汇聚,极大部分都归于王烁。

这庞大的天地元气,是古树之魂所囊括的天地所有的力量,他存在的年头很久很久了,知道的事情也很多很多。

心的圆满也需要很强的天赋,需要机缘巧合才可以参悟,纵是他历经万千岁月,却也参悟不透,只能够依赖于王烁而进行一丝一毫的感悟,希望能够从中有所收获。

有人早已坐下,去突破困住自己的境界。

有人落泪,觉的曾经不堪,为何要做出那种选择来?

有人喜笑颜开,心结打开,便心情不会再郁结,可看向更美好的未来。

莫说是他人,便是如道主、炎烈上人这个层次的强者,都有着明悟,如同重新审视了自己的一生。

无忧神『色』冷漠,逐渐变的怅然,彷徨,最终低叹一声。

你曾经所执着的,也许会给你带来相应的收获,但是你的执着却往往会让你忽略掉很多东西,乃至于你不敢去想,不敢去想得到一些东西。

牛柏时哭时笑,他想到了自己的师父,想到了那个女人——柔噬心。

有太多东西,并不是真的说上一句我放下了,那就是真的放下了。也不是不提及,就不会再当一回事,那些事情只会隐藏在心底的更深处,很深很深的地方,只有当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才会偷偷‘拿’出来。

一人法相,众生心相。

众人无不都很明白,这是一场大造化,这一辈子可能也就只有这么一次机会。他日,就是王烁再这样做,他们也不会有这种感觉了。

那城墙上,九杀尊气息稍显混『乱』,但是她还在强行压制。

她的杀意是混『乱』的,不再纯粹,但是却又不断凝聚,膨胀。

佛主站了起来,远处的王烁手指微微一动,最终放下。

佛主走向了九杀尊,九杀尊咬牙,恶狠狠的盯着佛主。

佛主一步步进,九杀尊一步步退。

“你是我种下的恶果。”

佛主微笑,“我的恶果,当是我来收获。”

九杀尊下意识拔剑,冷斥道:“你想做什么?”

佛主笑道:“佛是纯粹的,我污了我佛清名。我今日来,就是想知道,天下主可曾渡的了我?又可曾渡得了你?”

镪!

古刹剑出鞘,却一直发抖。

“停下来。”

九杀尊厉喝,“不然,我会杀了你。”

佛主直行,古刹剑仿佛停止了,九杀尊似乎什么都忘记了。

那剑竟轻易穿过佛主的身躯,透体而过,滴下了血。

九杀尊瞪大了双眼,“你……你……你疯了!”

道主扭头看向他处,练器师低头看向脚尖。

佛主笑道:“一直以来,承蒙照顾,虽有杀我心,你们却都不曾揭『露』那些过往的旧事,那可以彻底毁掉我的污名秘密。”

九杀尊双眼通红,“你……你……”

她已哽噎,那如『潮』的杀意淡化,如风一般飘散在空中。

佛主张开双臂,将九杀尊拥入怀中,九杀尊对此,并没有任何反抗,似乎愣在了当场,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佛主笑道:“小僧,先行告辞了。”

“来世,再还你们恩情。”

那身躯如被点燃,化为了漫天光雨,将九杀尊重重包裹。

依稀有声音响起,如风吹起来的声音。

“对不起。”

九杀尊脸颊早已是泪水密布,那黑『色』衣裙在光雨中化为了如雪的白『色』,她的气息出现了莫大的变化。

道主轻叹,“自己种下的因,终是自己要收了这果。何苦?何苦啊。”

他与大裂天是师兄弟,外加九杀尊是义结金兰,但是他与佛主却是真正的兄弟。

练器师低语,“也许,这也不错吧,若早日醒悟,何有今日?”

道主默默看向九杀尊,后者气息纯正,失去了恐怖如『潮』的杀意,换来的却是一身浩然正气,兼备了佛的宽宏仁爱。

过往的恩怨到底是什么?

似乎也不再重要了,因为佛主做到了真正的佛,他完全可以继续偏执下去,可以当一切都不存在。

而他,最终还是选择用自己来渡九杀尊,让她不再继续活在痛苦之下。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