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玫瑰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道圣》 > 第316章 一张黑纸

第316章 一张黑纸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房间内,气氛压抑。

轩与『露』站在一旁,这里有着从来都没有过的压抑。

王烁坐在林笑身畔,看着那张睡着后还透着痛苦之『色』的削瘦脸颊,心底的滋味难言。

“仓木门那边,有什么动静?”

王烁语气微冷。

诸戈摇头,“我时刻注意着关于仓木门的消息,可除了重建的事情之外,并无任何变化。”

王烁抿嘴道:“如果真的没有任何变化,林笑又怎么会中毒倒在来我们惊风门的路上?”

诸戈一怔,倒是忽略了这最重要的一点。歉然道:“抱歉,是我失察了。”

王烁摇头,惊风门就这点人,诸戈就算想知道外边的事情,也难以腾开时间,更是没有人手可以给他调配。

无忧奇道:“仓木门不就是牛柏的门派?怎么听你们这意思,似乎存在着某种变化?”

王烁叹息,想到那些事情实在难。

而且,柔噬心的名字不得,一旦她『露』出本来面目,还不知道有多少要遭殃。

无忧看了一圈,提议道:“要不,我去那边看看?”

“别去。”

王烁摇头,“谁也不能够去。”

无忧笑道:“你不会真以为我很弱吧?”

王烁脸『色』一沉,“无忧兄,这个事情是不能开玩笑的。别是你,就是道凌去了,估计都未必能够把这个事情解决掉。”

柔噬心……

王烁是见识过这个饶手段的,这个人宛若生有两个面孔,而且其实力绝对不弱。

最重要的是,柔噬心是‘无’的一员。

无的人中,王烁已经见到了‘荒古’‘北绝’‘柔噬心’,毫无疑问的是,他们每一个饶实力都非常强大,特别是荒古。自己当时都动用了青灵符,也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要知道,那可是级灵符!

无忧面『色』微变,“事情都变的这么严重了吗?”

王烁颔首,“我虽然有心想要帮忙,却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不过,我现在只能够赌,赌她不敢直接灭一个门派。”

这是最可怜的依仗,借助道宗的威势。

无忧思索道:“这样吧,我回师门也不急。我去仓木门附近溜达一圈,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否则,大家在这揣测,也毫无用处。”

王烁迟疑,他对柔噬心的忌惮是发自内心的。

无忧笑道:“我不会进去的,如果有任何不对劲,我会选择离开,不会动手的。”

王烁思忖半晌,他也想知道仓木门现在具体的情况,可自己这个状态,也实在是无法前去。而无忧,无疑是最好的人选。他的实力,见识,包括现在的身份,都足以让他安然无恙。

想到此处,王烁点头道:“也好,那就辛苦你走一趟了。”

“事情。”

无忧摆手,“胖子那人其实还不错,对你是真的不错,我也不希望他变成另外一个人。”

王烁强笑一声,胖子对他王烁那是没得的,几次三番的拼死相护。

待无忧离开,王烁的目光再一次的落在了林笑的身上,心底愁绪万千。

是胖子对林笑下手吗?

王烁念头一闪而过,很快否决的了这个想法,胖子再『迷』糊,也不会对自己的弟子下手吧?

柔噬心吗?

如果是柔噬心,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林笑?她是具备那个实力的,而且做完之后都未必会有人发现。

可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会用上下毒的手段呢?

王烁想不通,实在是搞不明白。

到邻二下午,林笑才清醒过来,而对于自身的情况,他显的很沉默,这本就是一个特别安静的半大孩子。

王烁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因为再好听的话在这种残酷的事情面前,也变的苍白无力,变的刺耳。

院子,湖畔。

所有人皆在。

王烁蹙眉,轻声道:“我不太会安慰人,我也知道,你不需要人安慰。一句不骗你的话,你的情况也并非完全糟糕。救你的医者过,有一种灵草叫鹦草,有极大的可能『性』可以恢复你话的能力。”

林笑的情况则是,舌头受到腐蚀,咽喉受到重创。

至于声带,自然也遭到了一定程度的腐蚀。

林笑低头,伸手在身上『摸』索。

诸戈忙道:“你要找什么?你的衣服是我换的。”

林笑忙站了起来,想要找自己的衣服,诸戈只好帮他拿了过来。林笑慌忙在衣服中翻腾,过了好一会才从一个隐蔽处找到了一张纸,一张涂黑聊白纸?

王烁发愣,接过黑纸不明所以。

林笑明显也不明白,张嘴却只能够发出啊啊的沙哑声,却是什么都不出来,很快,他急的都哭了。

王烁仔细分辨着林笑的意思,轻声道:“你是想,你没让它碰到过水是吗?”

林笑重重点头,王烁仔细查看了一下,的确没有任何水迹。

“那是有人让给我的?”

王烁再度询问。

林笑忙点头,伸手胡『乱』比划着,最终往自己的头顶上指。

“你师父?胖子给你的?”

王烁忙道:“是吗?”

林笑拼命摇头,继续往上指。

“是易前辈?”

王烁挑眉,心中顿时感觉到了不对劲。

林笑重重点头,伸手指着王烁手中的纸。

诸戈蹙眉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没有写任何字?”

没有写……

王烁拿起纸对着阳光照了一下,只是单纯的涂黑了。

“把白纸涂黑了……”

“涂黑了……”

王烁眉头紧皱,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为什么不是写下了话,而只是把一张白纸给涂黑了呢?

那么,易晖前辈到底想告诉自己什么呢?

王烁收了治,再度询问道:“易晖前辈现在还好吗?”

闻言,林笑顿时大哭起来,泣不成声,更是昏厥过去。

诸戈将林笑抱回房间,出来后走到王烁身边道:“看来,你猜对了,肯定已经出事了。”

“没道理的。”

王烁冷语,“易前辈是掌门,就算她胆子再大,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杀一位掌门吧。而且,如果易晖前辈出事,那么胖子为什么还不是掌门?”

诸戈抿嘴,如果胖子是掌门,那么这个事情他还是会知道一些的。

王烁低头,再度看了起来。

『露』在一旁好奇的道:“为什么上边会留下空隙啊,为什么不全涂黑呢,看起来好别扭。”

王烁一愣,仔细看了过去,果然,涂黑的白纸中心还有一个很的白点。

可那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人不经意之间忘记涂的一样。

诸戈蹙眉,实在是不擅长这方面。

王烁抿嘴,虽然认定易晖前辈不会死,但是这也很有可能是他对自己的最后一句话。

一张白纸涂成了黑『色』,偏偏又留了一个白点。

黑『色』的区域很大,白『色』很不起眼。

王烁将黑纸摊在地上,虚抚黑纸,“黑『色』降临,白『色』消失。黑『色』占据了全部,白『色』艰难生存,却依旧在。”

“白,变成了黑。”

“黑中,还留有一丝白。”

“白……”

白……

黑……

王烁勃然变『色』,“如果白『色』是仓木门,那么白『色』化为黑『色』,是柔噬心浸染了整个仓木门?留有一丝白就明,仓木门不会灭,但是……”

王烁与诸戈不由对视一眼,暗自惊心。

对方好大的胆子!

她是要把仓木门当成傀儡,看起来是挂名道宗的三百门派之一,可实际上却已经是她的囊中之物,是属于无的一部分,是属于她柔噬心的一部分!

“管好你自己吧,可千万别死在男饶肚皮上。”

王烁惊醒,这是北绝柔噬心的话,他当时只认为是两人斗嘴,现在再仔细回想,顿时会发现这个事情的不对劲来。

柔噬心,需要人,需要男人,需要大量的男人。

另外,柔噬心找北绝是为了联手对抗‘剑屠’那些人。依此类推,柔噬心是一个人,孤掌难鸣,所以她需要一个庇护之所,一个隐藏身份的地方。

既是保命,也是为了让自己的实力更加精进。

而突然暴富的牛柏,再加上仓木门的不起眼,统统都符合她的要求。

毕竟,像飞雪门、风烟门、华门那些大门派,她肯定是不能够进去胡来的,不仅隐藏不了,反而会引人注意。

“事情,复杂了。”

王烁沉默,柔噬心没有及时杀他王烁,应该是料定他不敢把事情宣扬出去。

事实就是,王烁的确没那个胆量。

诸戈也自跟着王烁的思路想通了,若真是那样,可就让这坚守到现在的仓木门彻底抹黑了。柔噬心此人,要想动她,必须一击必杀,绝对不能够让她逃离。

王烁侧头,外边有马蹄声响起,很快无忧走了过来。

他的脸『色』,有些难看。

王烁忙起身,顿时牵动伤势,脸『色』不由一阵发白,却急忙道:“仓木门那边怎么样?”

无忧挠头,踟躇不语。

王烁沉声道:“到底怎么样,快啊。”

无忧叹了口气,“仓木门那边的事情怎么样,我不知道,因为我还没去到呢。”

王烁皱眉,“那你……”

无忧显的很焦躁,很犹豫。

王烁斥道:“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婆婆妈妈了?有话直。”

无忧抿嘴,无奈道:“反正你早晚都会知道,我半路上听到有人在谈风烟门,就多心听了几句。”

王烁眉头一挑,应该是宋攻丧命的事情吧。

无忧缓缓道:“穆红,『自杀』了。”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