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玫瑰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道圣》 > 第393章 回首而来

第393章 回首而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百万两黄金,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

这笔钱,如果不是因为牛柏当场的豪赌赢到了那么多钱,王烁就是砸锅卖铁也是拿不出来的。这真的足以令无数的修士疯狂,让人去偷偷的将那个孩子送出去,自然也非常简单。

端木荣雪错愕的看着王烁,牛柏已经拿出一摞金票递给她。

“王烁。”

端木荣雪深吸一口气,凝视王烁,“现在的你,也开始喜欢拿钱来事了吗?”

王烁沉『吟』道:“可以用钱解决的事情,从来都不是事情,难道不是吗?关于这件事情,我能够想到的最好解决办法,也只有这个了。”

顿了一顿,又道:“当然,这并非是我怕事,只是我不想惹事了。”

诸戈轻语道:“姐,很抱歉,我也觉的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如此,可以将事情悄然解决,彼此之间不会出现深层次的矛盾。若是以后真的有了什么问题,再也不提。”

端木荣雪抿嘴,淡然道:“那只是一个无辜的孩子,我素知王烁你从来都不是一个心眼的人。我也知道,你现在面临的事情让你分身乏术。可你如此做法,真的还是你以前的做事风格吗?我并非是要强『逼』你表态,非要做我认为对的事情,只是你如今的态度,真的令人心寒。”

她拒绝接受金票,因为这太荒谬了。

起码对她来,这种事情太让她不舒服了。

雅叹息,劝道:“姐,王烁也有自己的难处。本身这件事情,都早已与他无关了。”

端木荣雪翻身上马,目光再度落在王烁的身上,“王烁,虽不知是从何时起,但是我素来敬重你。敬重你的无畏,敬重你的洒脱率『性』。你为了你师妹,可以不顾一切的冲上我们飞雪门,甚至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那时,你让我觉的,你就是一轮太阳,一轮可以照亮这满是肮脏权利、金钱、实力至上的世界。但是我想,那可能真的是我一厢情愿。你,终也是这俗世的普通一人。”

王烁沉默,他不知道该怎么,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

端木荣雪拉动缰绳,背对王烁,淡然道:“那个孩子为什么叫穆火?木之于火,木助火势焚化自己。你那么聪明,不会不明白穆红起这个名字的用意。她其实很想成为你的一部分,想为你付出一牵可这世界对她来,她真的做不到,因为你不是我们,你不会明白身为一位女子,有的时候处境是多么的身不由己。”

“她想拥有那种不顾一切的勇气,可她缺的偏偏也是那一点勇气。因为那样的做法,会让轩照门在那个时期彻底的报复你。是,你王烁现在名声赫赫,实力令人惊奇,也不会害怕的一个轩照门了。但是,我还是想。”

“若是几年前的你,在轩照门面前,真的有反击的能力吗?”

王烁挑眉,沉声道:“你什么意思?”

端木荣雪纵马前行,“你心底已经有答案了,又何须我再来?”

少顷,她又停了下来,扭头的那一刻,美眸落泪。“王烁,穆红并没有错,她只不过这是肮脏规则的牺牲品之一,她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像你那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管有多少仇人,依旧可以笑的出来。”

“爱,有的时候并非是在一起,也有为了保全对方,牺牲自己的一牵”

“你看到的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是这……就是我所看到的。”

她们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等王烁回神,已经纵马而去。

王烁痴痴发呆,什么意思?

穆红是被威胁的吗?

是害怕风烟门、轩照门报复自己吗?

王烁茫然四顾,本身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可如今却又被重新提起,徒增心酸,令人揪心。

无度伸手轻轻握住的右手,柔声道:“若是心雍迷』惘,何不去看看真相到底是什么?也许,那之后发生的事情尽皆不在意料郑可那仅存的真相,或许才是证明一切的本质。”

牛柏悄然竖起大拇指,凑到诸戈耳边低声道:“我去,大度啊,看到没?这还有劝心仪之人去搞清楚旧情的。就这女人娶回家,估计都可以容忍娶个三妻四妾,不,不仅是容忍,没准还劝着娶呢。”

诸戈哭笑不得,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见王烁不答,无度轻声道:“我们去月华城的时间还很充裕,轩照门应当是在大致的方向。”

诸戈开口道:“去看看吧,看看真相,也未必是就是去轩照门。”

王烁抿嘴,好一会才点零头。

那就……

去看看吧。

无关旧情,只是想知道到底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情。

众人转道,轩照门所在的方向,并没有偏离太多。因为王烁他们本来就是往最中心的区域走去,算起来,也就多行不到五百里路。

轩照门所在地,王烁只去了一次。

而那一次,他就再也没有想过会前去。

平鱼镇,是王烁最熟悉的地方。

因为,他在那个地方等了穆红整整一个月。

今时前来,虽非沧海桑田,但却已物是人非。

王烁双手在轻微颤抖着,即便是一位普通朋友,今日再度想起,那心绪又如何能够真正的不起一丝波澜?

人,终归是人。

是负性』的生物,而非真正的冷血无情之物。

王烁徒步在平鱼镇的街道上,他曾在那伫立等待的位置,也不曾变化过什么,如果有,那也就是仅仅多了一些落叶。

无度走在王烁一旁,静静的陪伴。

诸戈、皓月狼、牛柏跟在后边,马车已经放在了镇子外。

王烁环眼四顾,看着,想着。

他在这里待了一个月,穆红是否也知道?在那一,她是否就在某一个地方静静的看着他?

与他王烁一样,一言不发的看着,期待着?

王烁停下了脚步,诸戈轻语道:“我去了解一下情况,虽然过去了几年,可没准还会有人记的。”

“我与你一起。”

王烁声音很轻,如同自语。

诸戈颔首,率先在前边领路,见人则问,贩、店铺……

只是,那时间已经过去了数年,能够在意的,记住的人又如何去寻?眼看问了半,却一无所获。

诸戈扭头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王烁,心底不由叹了口气。

王烁在不认真与人交手的时候,最大的缺点就是太重情义。诸戈也分不清这是好还是坏,可他却觉的。

不仅是穆红,即便是他与牛柏如果出了什么事情,王烁也必然是同样的做法。

“掌柜的,打搅了。”

诸戈步入一家客栈,客客气气道:“我想问一件事情。”

掌故的抬头看了一眼,见是修士打扮,不由多了几分敬畏之心,忙道:“客观您。”

诸戈笑道:“我想问一下,大概两年前,是不是有一个叫穆红的女孩出现过?”

这个话题,实在是很难问。

穆红,可能有修士知道,但是普通人知道的却很少,即便这里是轩照门附近。

而且两年前的时间,客栈中又人来人往的,谁又能够记的住?

果然,掌柜的一脸忏愧,“实在是抱歉,这一点老朽还真做不到,没有任何印象。”

诸戈无奈拱手:“打搅了。”

诸戈转身,冲王烁无奈道:“再问下去,都快把这个镇全问完了。”

也的确是快问完了。

王烁强笑一声,怅然看向他处。

牛柏言道:“那就继续问,如果穆红真的出现过,就明她还不至于那么无情无义不是吗?”

这或许是希望?

卑微,可怜的一丝期望?

不诸戈,对于牛柏来,曾也是出生入死的朋友。

他也同样不希望,穆红真的就是那么绝情的一个人。如果是,也算是让这件事情走上终点。

如果不是,那就再帮最后一次。

众人转身,只能够离开,继续问下去。

问完了,也就结束了。

“等等。”

一位二快步走了出来,迟疑道:“那个穆红,是不是轩照门的?”

闻言,众人不由齐齐转身,诸戈忙道:“你知道?”

二点头,“有点印象,那个女孩喜欢穿红『色』的长裙,是吗?”

牛柏重重点头,“对,对。”

二忙道:“我记的两年前,似乎真的有两个人,一个就好像是叫穆红,另外一个人穿着的是轩照门的衣服,地位好像还不低。”

诸戈上前一步,递过一块金子,正『色』道:“劳烦你仔细。”

二欣喜接在手中,整理了一下思绪道:“那个女孩来了之后,就一直在房间里,所以我还有一些印象,因为她待了整整一个月。每次送上去的饭菜,她也都没吃。有时候我去的早了,就会听到她在哭,好像还在求人。”

一个月……

王烁呼吸不由变的粗重起来,她为什么会在这客栈待了一个月?

而自己明明就在平鱼镇啊!

“房间。”

王烁深吸一口气,“我要去她当时住的那个房间。”

二顿时为难起来,“客官,真的很抱歉,那个房间如今已经被人住了……”

“钱,不是问题。”

牛柏喝道,一张百两金票扔到了二身上,“带我们过去。”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