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玫瑰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狼性总裁的尤物 > 第267章 我要去见她

第267章 我要去见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267章我要去见她(2070字)

    “烈……”

    身后,心疼地一声。

    他慌忙抹掉眼泪,冷冷的说,“你来干嘛?回去告诉你的父亲,我南宫烈还没卑微到需要他才能活下去的地步。”

    黎雪默默的站在他身后,垂下眸子,轻声说,“烈,我不求你爱我,但是,你必须要娶我,只有这样,才能巩固你的地位……”

    南宫烈缓缓起身,邪气的眸带着冰冷的温度直视她,嘴角微勾,“以后呢,再出现类似的情况,我是不是还要再娶别人家的女儿?”

    黎雪一时语塞,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隐含讥诮的眸扫一眼大门,他的手慢慢摸向枕头下面,掏出一把手枪来别在腰间,黎雪见状,倒吸一口凉气,“烈!你要做什么?”

    “有件事,需要你帮忙。”他走过去,毫不温柔的拽住她的胳膊往外拖。

    “烈!”

    “别吵!”

    守在外面的侍卫忙围过来,“烈殿下!您不能出去!”

    南宫烈倏地一手圈住黎雪,另一手持枪抵在她的头上,“滚开!”

    “啊!”黎雪先是吓得一声惊叫,慢慢反应过来后,忙说,“烈,你不能这么做!快放开我!”

    南宫烈邪魅低笑,在她耳边低声说,“这个人情,我会记得还你的。”

    这时,早就有人通报了伊砜。不消片刻,伊砜就赶了过来,“烈!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快放开黎雪!”

    “奶奶,我要去见她。”望着她,他坚定的说。

    伊砜气得面色铁青,“我不许!”

    他耸耸肩,满不在乎的笑笑,“那好,您就不要怪我用这么轰动的方式离开了。”说完,又收紧手臂,勒得黎雪痛呼一声,“不要……好痛啊,烈,你弄痛我了……”

    “那就乖乖的配合!”

    两人慢慢离开了囚室,一直退到了大殿外,伊砜气得全身微颤,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碍于女王的尊严,她又不能妥协,只能僵持在这儿。就在这时,一声急呼,“黎雪,我的宝贝女儿……”

    “父亲……”黎雪急了,忙说,“烈,快放开我,你会激怒我父亲的!”

    南宫烈依然故我,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去见夏蓝!而且是立即,马上的见到她!

    远处,急急的奔来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男人,一看这情形,怒道,“烈殿下,你未免欺人太甚!我女儿一心一意的爱着你,你可倒好,无视她的真心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挟持她!你未免太不把我们黎家放在眼里了吧!”

    南宫烈盯着他,冷冷的说,“今晚,我有很重要的事,我必须要出去!”

    “烈!”伊砜已经再也维持不住风度了,气道,“你再不放开黎雪,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不行!”黎老急道,“我女儿还在他手上!”

    南宫烈抬起眸,笑容中溢满轻嘲,“给我准备车,我现在就要!”

    伊砜神情紧绷,没有发话。黎老马上朝后吩咐说,“快去备车,快点!”

    不大一会,车子就准备好了,南宫烈一连朝后退去,一边说,“奶奶,过了今晚,我会回来请罪的!”

    伊砜目光森严,紧紧抿着薄唇,在他猛地推开黎雪坐进车里时,眉头一皱,咬紧牙,果断的抬起手。早已埋伏在暗处的狙击手收到命令,立即射击,只听“咻”地一声,子弹穿过了挡风玻璃。

    “啊!”

    离车子最近的黎雪尖叫一声,眼见南宫烈的手臂中了一枪,急得想要扑过去,“不要,不要开枪——”

    经她这么一闹,阻击手迟疑了下,不过就是几秒钟,南宫烈驾着车子立即冲了出去。

    伊砜恨得面部扭曲,喝道,“明哲,去把他抓回来!”

    “是!”

    “烈受伤了,他受伤了!”黎雪急得大叫,黎老扶起她,“女儿,他都这么无情的对待你了,你还挂着他做什么?!”说完,他扭头瞪着伊砜,“女王陛下,这就是我们付出诚心的代价吗?”

    伊砜沉住气,一字一句道,“今晚的事,我会给你们一个交待。”

    “哼,最好是这样!”

    黎老没再多说,扶着黎雪离开王宫。

    南宫烈贺着车子,无视汩汩冒血的枪口,直接拔通明哲的电话,“她在哪?”

    后者愣了下,接着,不动声色的告诉他,“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

    “告诉我,她在哪?如果你不说,我会告诉奶奶,你违抗她的命令,给我留下了手机!”

    明哲翻了翻眼皮,做了个深呼吸,压低声音,速度极快的吐出四个字,“xx酒店。”然后,赶紧挂上电话。

    南宫烈忍着痛,一手握着方向盘,车子急驶在公路上,好像不要命了似的。他知道,奶奶马上也会赶去那里,所以,他必须要快!

    ……

    盯着眼前这张大床上,还有躺在床上明显有霸占之意的女人,费司爵无奈一笑,“床很大。”

    夏蓝挑眉,“我知道。”

    “够睡两个人了。”

    “何止啊,np都不成问题。”

    他的眉头抽搐几下,又说,“这间套房,只有这一张床。”而且,还是他故意让酒店撤走了其它的床。

    夏蓝眨巴眨巴眼睛,“它是我的。”

    “小蓝,昨晚我就睡的沙发,现在腰还在痛……”

    她的眸光更亮了,“它是我的。”

    “我保证,我睡在你旁边,绝对不会乱来的!”

    “它,是我的!”

    费司爵调整了呼吸,最后,一不做二不休,从另一个爬上去就要钻进被子里,谁知,夏蓝比他还快,直接呈“大”字横躺在上面,“我警告你哦,你要是再打这张床的主意,我就会很生气很生气,然后,我肚里的孩子也会很生气很生气!将来,他一定会为我报仇的!”

    费司爵简直哭笑不得,无奈的滚下床,已经开始用宝宝压他了,他能怎样?宠溺的拍拍她的脸颊,“好,床让你睡,我还睡沙发。这样,你就不会很生气很生气了!”

    “这还差不多。”夏蓝心满意足的翻过身。

    就在这时,响起一阵急促的门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