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玫瑰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狼性总裁的尤物 > 第312章 不远不近的距离

第312章 不远不近的距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312章不远不近的距离(2050字)

    “总裁有没有发脾气?”

    办公室外,几个部门经理悄悄的靠过来,围住简落小心的问。

    简落眨了眨清澈的眸,“没有啊。”

    “呼,不愧是简秘书!”几人全都挑起大拇指,佩服的说,“不管总裁发多大的脾气,只要看到简秘书,马上就消了气!嘿嘿,简秘书,你可是我们的福星啊!”

    简落摇头失笑,“瞧你们说的,好像总裁会吃人似的。”

    “哎呀,我们又不是你,你不知道,总裁对我们那可是从来都没有过好脸色!业绩做好了,那是应该!只要做错一点,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呵呵,别把总裁想得那么可怕嘛。”瞅一眼几人抱在手里的东西,挑下眉,“需要我帮你们送进去吗?”

    “哎哟,我的姑奶奶,就等您这句话了!”

    几人千恩万谢的把东西都交给了她,然后一拍胸脯,“简秘书,以后不管有什么事,只要我们能办得到,你说一声就行!”

    “客气什么,大家都是同事。”简落从容以对,温和又不失精明的样子,魅力十足。

    趁她扭头走进办公室的功夫,有不明白就问,“嗳,你说,这总裁怎么就听她的呢?”

    另一人四下瞅瞅,压低声音,故作神秘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个简秘书啊,跟总裁以前的女人长得一模一样!”

    “呃,还有这样的事?”

    “当然了!哎,可惜了,听说啊,那个女人死在海上,肚子里还怀着总裁的孩子呢。”

    “……怪不得,怪不得总裁会对她不一样。”

    “哼哼,所以啊,咱们以后眼睛都要放亮点,要对她客气着点,别看她今天是秘书,没准……明天就是这儿的老板娘!”

    “有道理有道理。”

    不知不觉,天色又暗了下来。

    仍在伏案工作的男人,终于抬起了头,揉揉有些发涩的双眼,放下笔,起身走出办公室想冲杯咖啡提提神。却在出门的时候,愣了住。

    门口的总裁秘书办公桌上,趴着一个睡着的小女人,长发柔柔的散落在脸颊两旁,将她害羞的睡颜遮掩了住。

    看眼腕上的手表,他眉间的摺印渐渐加深。走过去,想要叫起她,可手伸在半空,竟僵在那里,动也不动。

    凝视着她熟睡的样子,仿佛,夏蓝又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眼前……

    双眼愈发的柔和,他竟不想破坏眼前的画面。哪怕,这只是他的幻觉,是他的臆想,他也宁愿就这么自欺欺人下去。

    手,慢慢靠近,拂去她颊边的发,手指轻轻的抚摩着她的脸颊,温柔的,一遍遍,清晰的触感,温热的皮肤,无一不在催眠他。他的小蓝没有死,她没死,她还活着,就在这儿,安静的睡着……她会懒洋洋的睁开眼,然后,朝他微笑,叫他一声“爵”……

    突然,趴在桌上的人缓缓抬起头。他一惊,梦境瞬间破碎,带着落荒而逃的思念,他扭过脸,将眼中绝望的泪再次咽下。

    “总裁!”简落忙起身,“对不起,我睡着了,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这么晚了,为什么还在这儿?”他扭过头,淡淡地说。

    “呃,您不是还没有下班吗?”简落笑了笑,“做为您的秘书,老板不下班,我怎么可以先走呢。”

    费司爵垂下双眸,沉吟片刻,转身往办公室走,“下班吧。”

    “哦。”简落整理下文件,然后关上电脑,拿起外套,走到电梯前。等电梯的功夫,费司爵竟也出来了。

    他站在总裁专门梯前,瞟一眼有些拘禁的简落,“坐这部吧,”

    “呃……”

    “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简落一怔,这时,电梯门打开,费司爵率先走进去,瞅瞅还呆站在门口的人,“不进来吗?”

    “哦,好。”她也不再扭捏,低着头走进去,站在离他很远的角落。

    看着她害怕自己的模样,他冷笑,“我不会吃人。”

    简落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总裁,您是不会吃人,可是,你可以吓破所有员工的胆。”

    望着她的笑魇,他竟脱口而出,“包括你吗?”

    简落没料到他会这么问,先是愣了下,接着,垂眸一笑,摇摇头,“我知道,总裁是个有故事的人,所以,我会以读者的角度去看这个故事。”抬眸,大胆的凝望着他,“那样,才会包容这个故事中的一切。”

    费司爵眯起眸,静静的望着她。

    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看到的,就是夏蓝!冷静,睿智,冷漠的同时还带有一点点狡黠……

    “叮”

    电梯门拉开,直接停在地下车库。

    他缓缓低下头,“走吧。”

    “嗯,”跟在他身后,简落小心翼翼的保持一定距离,不远,不近,就像他对她的感觉,明知不是她,却被蚀骨的思念牵引着,不停的想走近……

    “你在这里等一下,我把车开过来。”

    “好。”

    费司爵走向自己的坐驾,就在这时,从墙后突然冲出一个男人,拉住简落就大叫着,“贱女人,我找了你这么久!原来你在这儿啊!”

    男人看上去十分斯文英俊,可脸上的戾气却与他的气质明显不搭。看到他的瞬间,简落整个人吓得脸色苍白,双唇哆嗦着,“你……你怎么在这儿?!”

    “哼,你想摆脱我,没那么容易!简落,你给我听清楚了,你这辈子都别想摆脱我!”说着,他揪住她的衣襟,抬手就要落下一巴掌,一记铁拳却比他还快,夹着愤怒的飓风,一拳将他打倒在地。

    “混蛋,谁敢打我?!”男人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瞪着费司爵,“你……好啊,你这个贱人这么快就找到野男人了?!”

    简落又怕又气,急道,“张元辉!你侮辱我就够了,不许你……”

    费司爵抬起手,示意她不要说话,他走过来,挡在她身前,全身冷意森森,“听着,我不管你是谁,以后,不许你再找她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