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玫瑰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我在异族当咸鱼 > 第367章

第367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ke现在全员在门牙塔前摆好阵形,准备做最后的殊死搏斗。这一波团战对于ke来说可谓是非常的重要,如果打输了,那么这应该就是会被一波了。”

    李子由靠在椅背上,手里点了一根烟,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对准直播间的粉丝们解说这场lpl的常规赛。

    围聚在这个直播间里面的有ke的粉丝,不过更多的还是路过的吃瓜群众。这一场比赛其实只是一场普普通通的两支联盟中的中游战队之间的常规赛,但是在今天却是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

    因为这一场比赛无论输赢,ke战队的老队长陈子由都是将要退役,这个在职业生涯末期依然带领ke拿下世界冠军,斩获大大小小所有能拿到手的一切的冠军的大满贯队长,在经历了队友离队,退役,俱乐部经营等等的大大小小的各种问题,终于也是在ke经历巅峰三年多之后的今天选择了退役。

    “唉,子由最终还是没有能够扶大厦之将倾,虽然这最后一波团战他率先开团,拿到了三杀,但是双方的经济差距实在是太大了,让我们恭喜wfe获得了这场比赛的胜利,同时也让我们把掌声送给在职业联赛的赛场上征战了近十年的老将。”

    这句话并不是李子由说出来的,当最后一波团战还没有开打的时候,他就是已经把转播画面的声音给打开了,自己靠在椅背上,没有说话,听着现场的解说解说着这最后一波的团战。

    ke的水晶最终还是爆炸了,按理来说这个镜头应该都是给到获胜的wfe战队,但是今天所有的画面上都是只有那个男人,那个在这个联盟之中最配得上梦想的男人。

    这个和李子由除了姓氏,名完全相同的老将在众人的目光之中,摘下耳机,在现场所有观众的注视之下,缓缓地鼓起了掌。

    掌声清脆,是送给今天获胜的对手,也是送给身边这些个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的队友们,当然也是送给这些年在职业赛场为了梦想拼搏的自己,也许,还是送给那些故人。

    “教练,难受吗?你也退役吧,联盟你不配再待下去。”

    手中的烟不知不觉之中已经烧到了指尖,李子由被烫得一哆嗦,把烟给掐了之后,又是点了一根,目光紧紧地盯这屏幕,弹幕上突然刷过这么一句问话。

    有了这么一句话带头,本来就是有很多过来看热闹的网友们也都跟着刷了起来,密密麻麻的弹幕就像是铺天盖地的箭雨一般把李子由整个给淹没,他瞬间就是这些弹幕化作的箭雨给射成了筛子。

    他初入联盟的时候对于陈子由来说还是一个新人,他是当作救火队员被ke高层从发展联盟买过来当作当时一直遭遇瓶颈的队伍的教练,那个时候他算是陈子由的粉丝,但是陈子由并没有对这个和自己名完全相同的新人教练有什么看不起的情绪,经常到李子由的房间里面去和他商量战术和训练方式,并且在他的帮助之下,李子由这个新人教练在队伍之中终于

    是拥有了自己的威信。

    这对被粉丝们称作是“自由兄弟”的教练与队员的组合在接下来的赛场上发挥出了不一样的光芒。一个凭借着经验和出色的发挥,在比赛时一次又一次地帮助队伍从失败的边缘爬起来,而另一个则是利用自己对于队员特性的出色的观察,为每一个队员制定出一套最适合他们的战斗方式,还依靠着对于游戏的惊人的出色理解,设计出一个又一个世人从来没有见识过的战术,一次又一次做出惊艳四座的bp,就是这样的组合,帮助ke在那一年包揽了所有的冠军。

    不过之后冠军成员闹转会,俱乐部高层发生变动,李子由被辞退,“自由兄弟”终于是被强制性解散。

    李子由在那之后辗转了好几个战队,最后又是回到了发展联盟,在一个lpl中处于下游的战队的二队当中担任助教,但是由于还是有着之前的粉丝,所以这些年依靠直播还是能够维持生计的。

    凭借“冠军教练”的头衔,他最初被辞退的时候还是有着很多战队和他接洽,他也辗转了好几家,但是那一夜之后,他就好像江郎才尽了一般,再也不能够回到当年傲视群雄的巅峰状态。

    “bp理念老旧,不融入版本,还躺在当年的功劳簿上。”

    这是网友对于李子由后来的表现的评价,足以表现出被辞退之后这些年他每天混沌的生活状态。

    “有缘,日后江湖再见。”

    陈子由说完最后一句话,把舞台重新让给今天获胜的wfe战队,冲着台下的观众挥了挥手,转身离开。

    一根烟很快地又是被李子由给抽完了,他随手把烟屁股扔进已经是装得满满的烟灰缸里,不过这一根烟屁股却是没有能够被他扔进去,落在烟灰缸的边缘又给弹了出去。

    “不播了今天,再见。”

    他叹了口气,站起身,随着陈子由的动作也是站起身,关闭了直播间,然后顺手抓过一件外套,披在身上就是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现在是寒冬时节,只是随手披了一件外套的李子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么冷的天,只有找家涮羊肉的店,再来几瓶酒,才是能够把身子给暖一暖。

    李子由已经是记不清自己到底是有多少个日子是这样浑浑噩噩的在烟和酒的麻痹之中度过的。

    他一个人一过涮羊肉,再来两瓶烧酒,醉醺醺地结了帐,拎着没喝完的半瓶酒摇摇晃晃地走出了店门。

    前方有两盏明晃晃的大灯,灯光闪亮,并且好像也像李子由的脚步一样,来回地不停地摇晃。

    “又是一个喝了酒的,唉,这年头喝了酒还敢开车,不知道今天有没有倒霉蛋了。”

    路人都是纷纷地避让,害怕自己成为那个倒霉蛋。但是李子由现在脑子里面已经是没有了“酒驾”这个概念。

    “老陈啊,你终于来了,我跟你说啊,老子这几年过得是真他妈的憋屈。”

    李子由摇摇晃

    晃地朝着那两盏大灯走过去,眼睛里面浮现出来的满满的都是当年自己初遇陈子由的时候的画面,当年他看向陈子由的时候,总是觉得陈子由的一双眸子就像是两盏明灯一般。

    “砰!”

    一人落地,众人叹息。

    “又是一个倒霉蛋。”

    李子由再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头疼得就像是要炸了一般,还没有睁开眼睛,突然是闻到一股子很冲的海腥味。

    眼前的陈设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身子即使是躺着也是不自觉地感觉到一晃一晃的,就好像是身处一辆开在颠簸路段的车上。

    挣扎着让自己站起身子,透过房间的小窗看出去,终于是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感到身处一辆开在颠簸路段的车上了。

    因为自己现在就是身处一片汪洋之中!

    李子由一下子都是懵了,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并不是在做梦,那就恐怖了。在自已的印象里面,自己之前应该是喝多了之后被一辆同样是喝多了的车给撞得在空中转了好几圈。

    但是现在自己却还是好好地待着,他有点不确定自己的状态,到底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

    他好奇地打开房门,却是被眼前的情形更是一下子给吓到了。

    隔着这个房间的另一个房间里面坐着一个头戴着船长帽,一条手臂是义肢的中年男人,男人正靠着房间的墙壁剥着柑橘,听见房门被打开,便抬起了头,看向这个看到了他更加是发懵的青年。

    男人冲着李子由伸出一只手:“年轻人“砰!”

    一人落地,众人叹息。

    “又是一个倒霉蛋。”

    李子由再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头疼得就像是要炸了一般,还没有睁开眼睛,突然是闻到一股子很冲的海腥味。

    眼前的陈设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身子即使是躺着也是不自觉地感觉到一晃一晃的,就好像是身处一辆开在颠簸路段的车上。

    挣扎着让自己站起身子,透过房间的小窗看出去,终于是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感到身处一辆开在颠簸路段的车上了。

    因为自己现在就是身处一片汪洋之中!

    李子由一下子都是懵了,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并不是在做梦,那就恐怖了。在自已的印象里面,自己之前应该是喝多了之后被一辆同样是喝多了的车给撞得在空中转了好几圈。

    但是现在自己却还是好好地待着,他有点不确定自己的状态,到底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

    他好奇地打开房门,却是被眼前的情形更是一下子给吓到了。

    隔着这个房间的另一个房间里面坐着一个头戴着船长帽,一条手臂是义肢的中年男人,男人正靠着房间的墙壁剥着柑橘,听见房门被打开,便抬起了头,看向这个看到了他更加是发懵的青年。

    男人冲着李子由伸出一只手:“年轻人,来点柑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