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玫瑰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且试天下 > 十、断魂且了

十、断魂且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姐姐为什么要他跟着?”

    无人的小巷内韩朴扯着靠墙闭目休息的风夕问道。

    “因为他要跟着啊。”风夕闭着眼答道。

    “你才不会是这么好讲话的人。”韩朴撇撇嘴道“你让他跟着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朴儿你听过久罗族吗?”风夕终于睁开眼睛看着他道。

    “久罗族?”韩朴想了想摇摇头“没听过。”

    “嗯你没听过也是情有可原的。”风夕目光落向远方神思也似飘远“必竟久罗族灭族已有三百多年而且在灭族之日就被始帝剥除族名世人当然不知晓曾经有过一个久罗族那个以忠贞固执而闻名于世的久罗族。”

    “既然是忠贞的民族那为什么会被始帝灭族?”韩朴问道。

    “他们的忠贞是对于他们第一个奉献忠心的对象当他们立誓后那便是死也不能改变他们的信念!”风夕叹道“而且当年造成久罗族的那场浩劫其中之因也有我们风家的份。这世上久罗幸存的人已不多了吧但他们却散落于天涯海角终生不得重回故里且一直到现在久罗族依然是禁忌在东朝是不被允许且承认的。”

    “他刚才就是向你立誓吗?”韩朴想着颜九泰刚才的动作不由咬牙。哼!他竟敢亲吻姐姐的手!

    “是的刚才便是他向我尽忠的誓言‘但有吩咐万死不辞’便是我叫他去死他也会去的。”风夕颔脸上的神情却是悲喜莫名“既然他六年前就打定主意要跟着我那么今日相遇他不达目的绝不罢休他会一直追追到我点头或……他死的那一天!”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风家历代都对久罗族抱有愧疚之心一直想让他们恢复族名只是……”风夕轻轻抚着他的脑袋目光缥缈仿佛落向那遥远的三百年前带着深沉的婉叹“他想要跟就跟吧或许风家与久罗族人就是这般有缘而且以后……我还有求于他呢。”

    “这世上难道还有什么你办不到却要求他的?”韩朴却不信在他心中风夕是无所不能的。

    “呵……”风夕闻言不由轻笑有些怜爱的刮刮韩朴的俊脸“这世上我办不到的事多……”

    话未说完猛然间风夕敛笑手一伸韩朴入怀飞掠而起迅倒退三丈。

    只听“叮!”的一声响他们原来站的地方已射下一支长箭长箭深深嵌入石板地中尾端犹自微颤足见刚才这一箭来热之快力道之猛!

    韩朴看着那一箭一颗心差点跳出胸膛那一箭所射的地方正是他刚才所站之地若慢一步他定被长箭穿胸而过!

    “什么人?”

    风夕刚喝道长箭已如雨般从巷子两旁的屋顶上射下当下她已无瑕思及来者何人马上将韩朴护进怀中袖中白绫飞出气贯绫带绕身而飞在周身织起一道坚实的雪墙所有飞射而来的长箭不是坠落于地便是被白绫所带起的内劲一击为二!

    当箭雨停下风夕白绫一缓冷冷哼道:“哼!没箭了是吗?”

    然后放下韩朴足尖轻点人如白鹤冲天而起落在左边的屋顶之上然后直向远方消逝的那几抹黑影追去。

    可就在风夕追敌而去后右边的屋顶之上飞下四道身影落在韩朴身前将他围在中间四人皆是一身黑衣冷眉煞目。

    韩朴拨出匕横在胸前戒备的看着这四人虽然十分害怕但心头却默默念着……别怕……别怕……只是腿有些抖破坏了他面上力持的镇定。

    当四人拨出腰际的大刀时韩朴瞳孔收缩面色惨白厉声叫道:“是你们!”

    就是这些人!就是这些人杀害了他的爹娘!就是这些人火烧了他的家!他不认得他们!但他认得这种刀!他记得他们拿刀的姿势!

    “将药方交出来!”左边一名黑衣人冷冷道目光如蛇一般盯住韩朴“若非你们在赌坊那一露脸我们还真想不到韩家竟还留下了你!本以为韩家药方已被韩老鬼带到地下了现在我们却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哼哼!药方早被你们烧成灰了!”韩朴一声冷笑扬起手中匕道“我本以为我永远也找不到你们为爹娘报仇想不到今天你们竟自动出现在我面前真是老天有眼!”

    “就凭你?”右边一名黑衣人蔑笑一声上前一步手中大刀一挥直斩向韩朴“既然你没有药方那么就无需留你贱命!”

    眼见大刀迎面而来即将砍至肩上韩朴忽然一躬身躲过那一刀然后灵巧而迅的向那名因一招失手还有些微愣的黑衣人扑去人未至手一伸削铁如泥的七宝匕直向那人握刀的右手刺去“嘶”的一下便在那人手腕上划下一道伤痕“叮”的一声那人手腕一痛大刀落地。

    这一下变故来得突然剎时五人都有片刻的呆征。韩朴想不到会一举得手而那人本以为定是手到擒来的根本未将韩朴那点微末武艺放在眼里大意轻敌以至失手受伤而另三人本以为同伴出手足已只是站在一旁掠阵却未想到竟会为韩朴所伤。

    “该死的小杂种!”

    那名黑衣人看着流血的手腕伤口虽不深但伤在一名小孩子手中实是奇耻大辱!当手左手拾起地上大刀力运于臂夹着劲风直劈向韩朴这一刀刀法老练而快捷力道猛烈韩朴根本无法闪避当下他以身迎向大刀而右手紧握匕直刺向那人胸口!既然无法活命那么至少也要杀一个仇人!只是……姐姐……

    将手中匕狠狠刺入仇人胸膛韩朴闭上眼等待着大刀砍裂身躯的剧痛感觉有什么温暖的液体洒在脸上浓郁得令人作呕的腥味散开来……

    只是等待了半天却没有等到冰冷的大刀刺入身体周围死一般的沉寂睁开眼睛只看到一张眼睛睁得大大的脸然后是那高高举起却未能落下的大刀刀上缠着白绫。稍稍移目看到的是另三张惊鄂不已的脸。

    “真不愧是我弟弟呀!”耳边听得风夕轻快的笑声。

    “姐姐!”韩朴惊喜的回头只见风夕正坐在屋檐上晃着两条长腿手中挥舞着白绫神态间悠闲得不得了。

    “杀了他!”

    耳边听得冷喝颈后劲风袭来!

    “哼!敢在我面前杀我精心呵护的宝贝弟弟?都是活得不耐烦了呀!”

    韩朴只觉得身子一轻腾空而起回过神来时现自己已站在屋顶之上。

    眼前白影一闪已不见风夕人影往屋下看去只见一团白光卷着三名黑衣人黑衣人手中大刀刀光闪烁招招凌厉但每每全力砍向那团白光时却都如砍在一弘流动的水上丝毫砍不到什么刀反被水带动随波逐流而那团白光也越收越紧黑衣人招式已无法施展开来不到片刻三人已是气喘嘘嘘。

    “不过这么点本事竟敢在我面前放言杀人!给我放下罢!”

    才听得风夕的冷笑声“叮!叮!叮!”响起大刀坠落在地上的声音白光已收风夕轻松的站在中间而那三名黑衣人却一动也不动站着看来已被风夕制住。

    “朴儿你可以下来了。”风夕回头招招手。

    韩朴马上跳下来一把捡起地上的大刀就往黑衣人砍去。

    “朴儿……”耳边听得风夕拖长尾音的叫唤手中大刀已被她捉住回转头嘶声叫道:“就是他们!就是他们杀了我全家!”

    “我知道。”风夕左手随意挥挥右手微一使力大刀便到了她手中“我还有话要问他们嘛。”

    “几位黑衣大哥。”风夕笑眯眯的向几人打招呼还一边拱手“能不能请教一下你们为什么一定要得到韩家的药方按说韩家那么多藏药全给你们刮走凭你们的武艺足够你们用到死啦。”

    三名黑衣人并不理会她的问话虽被点住穴道不能动弹但一双眼睛却死死盯着她他们三人虽不能说是顶尖高手但身手皆是一流可三人联手都败在这个女人手中她到底是谁?

    “三位大哥……”风夕的声音又拖得长长的笑容更加灿烂“再不说话可别怪我割你们的舌头了!”唉也不想想割了人家舌头人家还如何说话。

    “你是何人?”其中一名黑衣人开口问道。

    “你不知道我是谁?”风夕怪叫一声然后满脸的委屈状“朴儿他们竟然不知道我是谁啊!不都说我形象特别让人印象深刻吗?怎么这几人就不知道我是谁?”

    “哼!我来告诉你们她是谁!”韩朴又捡起地上一柄大刀走到一名黑衣人面前刀尖比着黑衣人的额头“姐姐我在这上面画个和你额头上一模一样的月牙好不好?”

    “不好。”风夕却摇头“姑娘我戴着这枚弯月可就叫‘素衣雪月、风华绝世’他们可就差远了!连东施效颦都称不上!”

    听得他们的对话三名黑衣人都看向风夕额际看到那枚雪玉弯月三人心头一阵紧缩都冒出一个恐惧的想法“你是白风夕?”

    “嘻原来你们知道我是谁呀。”风夕闻言笑得明媚灿烂和蔼可亲手中白绫却在空中舞着仿佛随时将缠上三人颈勃“那你们也应该知道我白风夕是很好的大好人所以只要三位断魂门的大哥将你们背后那个人告诉我我就让你们走。”

    三人闻言脸上反而露出恐慌的神情看着这样清美的笑容却是毛骨悚然五年前“白风黑息”灭掉断魂门的事他们那时虽未入门但都曾听门中前辈说过记得那些号称煞星的前辈提起时脸上那种恐惧的神情并告诫他们:遇上阎罗王也比遇上“白风黑息”好!

    “咕咚!咕咚!咕咚!”三人皆口流黑血倒地身亡。

    “他们……他们自尽了!”韩朴惊恐的看着地上三具尸体。

    “我知道他们既不能逃又不能说当然只能死!”风夕冷冷的看着地上的尸体收起白绫拍拍手“自尽也好免得弄脏我的手!断魂门的人……哼!便是死一万次也不足以抵其罪!”

    韩朴扔下手中的刀有些恶心的看着。他当然知道断魂门是这世上最残忍最恶毒的门派!做着杀人买卖以极其残暴的手法夺人命并且还买卖蹂躏妇女幼童!一个个都是禽兽不如死也活该!

    “姐姐你干什么?”韩朴见风夕在尸体上翻来翻去似在找什么。

    “就是这个了!”风夕从一黑衣人怀中掏出一根手指长管状的东西。

    “这是什么?”韩朴问道。

    风夕拨开长管的盖子一股稍有些甜腻的香味便散开来“这叫‘百里香’是他们断魂门人联系用的。”

    “你是说要用这个引刚才你没追到的那几个断魂门人?”韩朴稍一想便知道了。

    “不是没追到是没有去追。”风夕站起身“我若去追了你还有命吗?”

    “没有。”韩朴老实答道刚才的黑衣人随便一个便可要了他的命“你引他们来干么?他们根本不会透露背后那个人的。”这些人不是宁死也不肯说吗?

    “哼透不透露并不重要只是绝不能让他们泄露我们的行踪况且……我决不允许断魂门的人在我眼皮底下逃生!让他们走脱定只会添更多的无辜冤魂!”风夕将管子拋上半空让那股香味随风飘散。

    片刻后风夕微微抬看向左边屋顶。

    “嗖嗖!”从屋顶之上掠下三道黑影看到地上的情形都一征。本以为同伴得手信号引他们会合的谁知看到了竟是同伴的尸。

    “你们是愿意告诉我买你们的老板还是要和你的同伴一样。”

    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是那个就站在尸体身边的白衣女子出一头长长的黑被风吹起遮住她一半的容颜看不清面貌一身肃杀的气息仿若地狱走出的罗剎煞气逼人本已十分寒冷的冬日因为她更增几分冷透骨的杀意!

    “断魂门是何时又死灰复燃的呢?”风夕冷冷的目光看着三人。

    三人不一言手握刀起运足功力配合一致的从三面砍向风夕。刀光凛凛剎时整个小巷都被一股凌厉的杀气所掩韩朴站在三丈外却只觉得肌骨冷彻刺痛。

    而风夕就站在他们中间依然意态从容的面对三面带来的刀光就在刀尖即抵她身韩朴几至失声尖叫时她身形忽如风中杨柳随风轻轻一摆姿态优美如诗又迅若疾风瞬间便跳出三人的包围圈。

    “五鬼断魂!”耳边听得三人一声大喝身形飞起刀光如雪猛烈霸道直卷向还在半空中的风夕那种绫厉的劲道似可将半空中的人绞成碎沫!

    “姐姐!”韩朴失声尖叫道闭上眼不敢再看害怕见到的是一堆血肉从空中飞落。

    “这就是你们隐匿五年所练的绝技吗?也不过如些!”

    半空中忽响起风夕清冷的声音韩朴不由睁开眼睛那一剎那他看到一道白虹从空而落化为无数白龙飞扫天地而他们的人却早已看不清全为刀光龙芒所淹!

    “你们有‘五鬼断魂’是吗?那就看看我的‘龙啸九天’吧!”

    剎时所有的白龙又在半空中齐聚化为一条巨龙昂张爪吞纳天地万物!

    “啊!”只听得凄厉的惨叫“叮叮叮!”有断刀从空而降然后半空中坠落三条人影再然后光芒散开露出半空中那足踏白龙傲然而立的白衣人迎风飞衣黑飘摇额间雪玉光芒眩目仿若驭龙的神祗!

    就在那三条人影坠离地约三丈之时足踏白龙的人手又一挥“让我送你们这些恶鬼入地狱吧!”剎时脚下白龙直追三人人眼还来不及看清楚已化为一抹白电在三人颈前一绕而逝“砰砰砰!”三具人体摔落于地!

    “你们若不是断魂门的人或许我还可饶你们只可惜……”

    风夕轻飘飘的落下神色冷淡的看着地上三具已无生命气息的尸手中飞舞着的白绫终于无声的垂落于地。

    韩朴屏住呼吸、目瞪口呆的看着风夕眼前这个人……眼前这个一身煞气神色冷肃的人真的是白风夕吗?真的是一路上那个言行张狂、笑怒随性却仁心仁义的风夕吗?

    走过去只见那三人脖子上皆有一道细微的血痕那都是为风夕白绫所划。今天才算是见识到风夕绝世的武功在他们家大闹寿宴的那次只能说是儿戏与皇朝比试的那次彼此点到止未见真章。而这一次才是杀人!一根柔软的白绫在她手中可以比利剑更利!可化为吞纳天地的巨龙!这样的武功高强得可怕!已不象是人所能拥有的境界!至少是他想都不敢想的境界!

    “朴儿没事了。”风夕收起白绫回看到一脸惊惧的韩朴神情一瞬间又回复温和。

    “姐……姐姐你的武功……你的武功为什么这么高?这是什么武功?”韩朴犹是不敢置信的问道。她的武功已是如此骇世那与她齐名的黑丰息定不会比她低!难怪啊她敢说出不将皇朝世子放在眼中那么狂妄的话来!确实啊在这个武林中白风黑息不是已雄视了十年而无敌手吗?!

    “我的武功呀嘻……挺杂的。”风夕轻轻一笑又变回了那个嘻笑的白风夕“有家传的也有偷学的还有被人压迫着学的很多啦。”

    “那你刚才使的那叫什么武功?就是可以把白绫变成龙的那个?”韩朴一边说一边比划着一脸的惊羡。

    “那个呀就叫‘龙啸九天’啦刚才只是其中一式而已。”风夕偏着头笑道“其实我最厉害的应该是‘凤啸九天’啦。”

    “什么?”韩朴惊叫道“刚才的还不算最厉害的?你还有更厉害的?”

    “是啊。”风夕淡淡点头“我出道至今‘凤啸九天’只对一个人使过一次除他外所有的人连‘龙啸九天’都接不下啦若不是刚才这三人比先前的三人武功稍胜一筹而我又不想跟他们瞎缠着否则我连‘龙啸九天’都不会用的。”

    “那个‘凤啸九天’对谁用过?他还活着吗?”韩朴只关心着这个想起刚才的‘龙啸九天’已是这般厉害那那个‘凤啸九天’之下还能有活人吗?

    “当然还活着啦就是那只黑狐狸嘛。”风夕撇撇嘴角似有不甘“只有那家伙才接下的我的‘凤啸九天’不过我也接下了他的‘兰暗天下’不分胜负。”

    “果然。”韩朴吶吶的道也只有那个黑丰息否则怎配与她齐名“姐姐你为什么特别恨断魂门?”韩朴不解这世上和断魂门一样邪恶的门派多的是但风夕似乎对断魂门深恶痛绝似不允许一个断魂门人存活于世上。

    风夕抬看向天空半晌不语神思幽远仿佛坠入某种回忆的时空中就在韩朴以为她不会说时她又开口了声音极其的淡极其的轻若一缕飞烟飘在空中若不仔细听便无法追捉。

    “我才出江湖时曾遇到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她可以说是世上最最善良、最最纯洁的女孩。那时的我也挺小的才十二岁吧流浪在江湖中既不懂人情世故也不懂谋生手段懵懵懂懂的身上的钱很快就用完了又染上风寒倒在路边本来快要死了却被路过的她救起将我带回她家请太夫治病精心的照料我视我如她的亲妹子一般。后来我病好了告别她继续浪浪江湖但跟她约定每年都回去看她一次的。”

    “别后的第一年和她约定的时候到了我特意从西域商人那儿买来一朵雪莲打算送给她因为她曾说这世上最圣洁最美丽的花便是天山上的雪莲。只是到了她家门口我忽然决定暂不进去了我要等到晚上扮成个侠客飞檐走壁的溜进她的闺房然后将雪莲放在她的枕边悄悄的等她醒来。因为她曾经说过挺羡慕那些自由潇洒的江湖人特别喜欢看那些传奇小说中闺阁小姐与江湖侠士相恋的故事所以我决定逗逗她。”

    “那是八月的一个夜晚月色如霜夜凉如水。我等到深夜所有人的都沉入梦乡时才溜进她家。可才跃过她家院墙我就看到满地的血我一路走过看到倒于地上的仆人、护院、她的双亲……最后我走进她的闺房我看到她……看到她……”

    风夕牙咬住唇冷然的脸上浮起痛苦的神情永远明亮的眼睛也蒙起一层阴霾的薄雾。

    “她其实也不大啊!她其实也只十四岁而已!才比我大一岁而已!可是……那些人……那些人竟然如此对她……她娇小的身子是洁白的躺在她自己鲜红的血泊中像血湖中盛载着一朵白色的蔷薇花……那样的哀婉凄美……绝艳得令我手中紧紧攥住的那朵雪莲也愧然凋落!这么多年过去了可我永远都记得她最后的样子的!”

    风夕闭上眼那一朵血蔷薇再次浮现令她不能自已的紧锁眉头唇畔已渗出丝丝血来“后来我查到了是他父亲生意上的一个对手花钱请断魂门的人做的我让那个买凶人倾家荡产却不要他的命要他一无所有的活着!而断魂门的人我追查了很多年终于在五年前让我找到他们的巢穴所以我血洗了断魂门!那是我出道以来杀人最多的一次!那时的血啊……多得仿佛可以流成河汇成海!”

    “姐姐……”韩朴抱住风夕无言的抱紧她。

    “朴儿今天你已亲手杀了一个人了就算为你父母家人报仇了以后不要杀人!”风夕弯下腰环住韩朴将他圈在臂弯中仿佛为他筑起一道遮风挡雨的墙“杀人并不开心的即算是为着报仇血洗血永远也洗不清洗不完的!所有的断魂门人都由我了结吧你的手不要弄脏了!”

    “姐姐……”韩朴只觉得鼻子酸酸的眼睛涩涩的。

    “朴儿我希望你是一个善良、纯洁的人就象我当初遇到的那个小姐姐因为这世上已很少有这样的人了。”风夕蹲下身来用衣袖抚去他脸上的泪与血污还那张俊秀的小脸纯凈无瑕。

    “姑娘!”心急赶回来的颜九泰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颜大哥你怎么去了这么久?”风夕抬脸上神色平静完全看不出刚才的黯然神伤。

    “因为有几个兄弟也一定要跟随姑娘所以……”颜九泰解释道然后指着地上的尸体“姑娘这些人想刺杀你吗?”

    “是啊。”风夕站起身淡淡的笑道“我的仇人可不少呢以后你跟在我身边会见到更多的。”

    颜九泰捡起地上的竹箭细细看了一会儿道:“这种竹叫‘长离竹’只有华国的长离湖畔才产有姑娘得罪了华国什么人吗?”

    “华国?”风夕眼中寒光一闪拾起地上的竹箭。

    “姑娘这些人是……”

    “断魂门。”风夕淡淡的道将一支长箭握于掌中“颜大哥麻烦你叫你的兄弟处理一下这些人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

    “好的。”颜九泰答道。

    巷口传来车轮辗过路面的声响一轮马车驶进巷子从车上跳下四名大汉。

    “见过风女侠。”四人躬身唤道。

    “嗯。”风夕淡淡的挥了挥手“四位大哥不必多礼麻烦你们处理一下这里我和颜大哥先走一步。”

    “风女侠!”四人齐声唤住她“请允许我等跟随左右。”

    风夕回头看一眼四人略略沉吟然后道:“四位就留在泰城以后……我还会有事拜托四位到时我会回来找你们的。”

    四人闻言不由失望。

    “夕所说并非推托之辞。”风夕见此再道并从怀中掏出一物递与他们“以后若见到相同此物那便是我有事相求到时还请几位相助。现今暂请留在泰城好好打理九泰也算为我尽力。”

    “好!”四人中一人接过那枚信物齐齐爽快答应。

    泰城去往尔城的官道上一辆四轮马车不紧不慢的走着。

    “姐姐你别刚顾着睡啊。”

    “朴儿……你别吵啦……让……让我好好睡一觉。”

    车厢约一间小小的房间大中以帘隔为内厢、外厢四壁皆铺以厚厚的锦毯让车内温暖如春深红的床海中风夕抱着锦被正迷糊一头长弯延而下铺在塌上、地毯上靠卧在塌边的韩朴正抓一缕在手中扯着盼望能扯醒她。

    “姑娘你吩咐我买的点心我买来了。”帘子掀动颜九泰走进来。

    “哦。”本来还一脸渴睡的风夕听得有吃的马上跳起来“颜大哥多谢你了我正饿着呢。”

    “姑娘我刚才听得一个消息听说华王要在明年三月为公主纯然选亲。”颜九泰将点心递给她道。

    “为那个东朝第一美人选亲?”风夕闻言本来伸出的手顿住了。

    “对听说华王已布告天下此次选亲不分国界、不分贫富贵贱只要是公主金笔亲点便为驸马!”颜九泰道。

    风夕推开面前的点心坐起身来脸上的神情少有的严肃让颜九泰与韩朴都有些奇怪弄不明白为何一个公主的选亲会让她这个游戏人间的人这般重视。

    “华国公主现年也近二十了吧迟迟不选亲现在却要在明年三月选呢。”风夕眼光投射向车顶呢喃自语着。

    “姐姐那个公主选亲跟你有什么关系干么这么紧张?”韩朴问道。

    “或许要开始了。”风夕似未听到韩朴的话依然喃喃自语道片刻后她脸上露出笑空眼中闪着兴趣十足的光芒抬看向颜九泰“颜大哥我们去华国。”

    “好的。”颜九泰应道并不问她为何“是取道皇国还是取道王域?”

    “从皇国过吧。”风夕回复轻松神情又捡起点心往口里送。

    “我们为什么要去华国?”韩朴不死心的扯着风夕衣袖问道。

    “当然是去看东朝的第一美人!”风夕睨一眼他“顺便再看她会选个什么样的驸马。”

    “东朝的第一美人?会比你还美吗?”韩朴再问道。

    “咳……咳……”风夕呛得直咳。

    “我又没和你抢你干么吃这么急。”韩朴大人似的拍拍风夕的背真是的现在不缺吃不缺穿的才用不着抢了让颜九泰跟着真是对极了!这世上大概除了这个颜九泰外大概没有哪个仆人会捧出自己的全副家当来侍伺着一穷二白的主人吧。

    “姑娘喝水。”颜九泰看着咳得满脸通红的风夕实在不忍忙倒了杯水递给她。

    “咕嗜……咕嗜……”风夕赶忙喝下末了拍拍胸膛顺一口气“唉我不吃了我要睡觉。”说完还真倒向塌上。

    “不要睡啊。”韩朴抓住她“你睡了我干什么?”

    “叫颜大哥讲故事给你听吧。”风夕打个哈欠挥挥手道。

    “对哦。”韩朴眼睛一亮“颜大哥你就讲当年姐姐是怎么破你们乌云三十八寨好不好?”

    “那有什么好讲的要知道那一次我可差点被他们乱箭射成马蜂窝。”风夕却抱着棉被咕噜道。

    “这样呀那就讲姐姐当年一人踏平青教十七座堂口的事吧。”韩朴再提议道。

    “更没讲头了那一次在他们总堂我差点被烧成焦炭。”风夕又嘀咕着不过声音有些闷人差不多已埋进被子里了。

    “那就讲三年前姐姐独骑闯黑熊山为白国从强盗那里夺回五十万震灾银。”

    “那也不好玩差点被他们用火药炸成肉沫。”

    “这也不许讲那也不许讲那还有什么好讲的!”韩朴撇撇嘴。

    “可以叫颜大哥讲什么中山狼、报恩虎的故事给你听。”

    “我才不要听我只想听与姐姐有关的事。”

    风夕从棉被中伸出一只手左摇右摆“要讲故事别讲到我头上故事一般是死人的事等我死后才可以讲。”

    “可是……”

    “啊呵……”风夕打了一个哈欠手收回被中“别吵我我要睡觉了。”

    “姐姐。”韩朴走过去摇头她“姐姐……”

    风夕却自顾睡去不再理他。

    “你为什么要跟着姐姐?”见风夕睡着韩朴走回颜九泰面前问道实在不明白这个站出来也是威震一方的人为何甘愿为奴为仆只为跟在风夕身边。

    颜九泰只是一笑。

    “说呀。”韩朴不依不饶。

    “你又为何要跟着她呢?”颜九泰反问道丑陋的脸上有一双精光灼灼的眼睛。

    韩朴哑然两人对视片刻韩朴移开目光走回塌前“我也睡觉。”

    说完掀开被子钻进去抱住风夕一只手臂当枕头。

    “你?”颜九泰却傻了眼想想男女有别富贵人家可是讲究五岁不同席可眼前……

    韩朴瞪着他吐吐舌做个鬼脸“这一路我都是这样抱着姐姐睡的你眼红呀?眼红也没份你去睡外厢。”

    颜九泰却终是笑笑作罢自顾掀帘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