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玫瑰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且试天下 > 42 星火之令

42 星火之令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将此信以星火传回国都齐恕将军!”

    “是!”

    一道敏捷的身影在夜空中一闪而逝。

    “星火传令?夕儿,发生了什么事吗?”一旁的久微将一杯热茶递给惜云。

    “没什么。”惜云啜一口茶,甘泉入喉,清香绕齿,不由长长叹息,“久微,你泡的茶比六韵泡的就是要香!”

    “既然无事,那你为何以星火传信?”久微却依旧关心着前一个问题。

    “嗯……”惜云轻轻晃一晃茶杯,目光追逐着杯中沉沉浮浮的翠绿茶叶,“今日久容说,城中此时能参战的人不足三万,我在想……或许我应该做些准备才是。”

    微不再追问。

    “久微……”惜云放下茶杯看着他,似是欲言又止。

    “什么?”久微看着她,似有些奇怪她此时的踟蹰。

    惜云抬手托腮,目光定定的看在某个点上,沉思良久后道:“我在想,这世上……”说到此忽又断了,片刻后才听得她低不可闻的呢语,“可不可以信……会不会信呢……”

    这样的片语无法令人明白她到底说的是什么,但久微却了解她的心思的,只不过……他无法回答她,也不好回答她。

    “今晚宵夜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他只能如此的说。

    十月十八日,对于涓城的百姓来讲,这一天跟平常没有什么不同,太阳一早就高高挂起,秋风微带凉意的扫起地上的黄叶,那山坡上的野菊正烂漫多姿的铺满了一坡,大人们开始一天的忙活,孩子们聚在野坡上开始他们的游戏……这涓城似乎除了主人换成风国那位美丽高贵的女王外,其它的并未有什么改变。

    而一大早,那位涓城百姓眼中美丽又可亲的女王正在官邸中悠闲的享用着久微做出的既美观又美味的早餐,可听得部下的禀告时也不由略略拔高了声音:“东大将军率领八万禁卫军正前往涓城讨伐我而来?”

    “是的,据探所报,东将军的前锋大军已离涓城不到五日路程。”林玑答道。身旁的修久容则静静的看着他的王,不见惶恐与不见焦锐,只是自信的认为不论什么事情,到了他的王面前都会迎刃而解。

    云淡淡的应一声不再说话,然后专心的解决起未吃完的早餐,一碗浮着几朵浅黄色菊花的清粥,一碟小小的形似莲花的包子,当然,她此时的吃相绝对是优雅而斯文的,维持着她女王的端静仪容。

    女王进餐之时两名部将并未感到有丝毫不自在或是无聊。

    林玑搬了一张椅子在久微身旁坐下,以只有两人才可以听到的声音小小的打个商量,是不是可以打破只为王做饭的原则,发发小善心,哪天也做如此漂亮又可口的食物给他们吃吃?但没有得到回答,因为久微只是面带微笑的看着吃得津津有味的惜云。而久容则就在林玑的椅下席地盘膝而坐,目光似有些茫然失神的盯在墙壁上的一幅山水画上,不过了解他的人自是知道他此时是在沉思着。

    “这位东大将军可不同于一般的武将。”

    紧闭的书房中,惜云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对于对手的一种肯定。

    “若华王来,那他便是领十万争天骑也没什么好怕的,可若是这位东将军,那么他便是领五万金衣骑那也绝对是可怕的敌人!”

    “王,是否要将徐渊与程知召回?”林玑问道。此时城中能上阵杀敌的风云骑不过三万,再加上两员大将外出,而敌人却有八万之多,若要守住此城,实是有些艰难。

    “时间不够的。”修久容却道,“在他们回来之前东将军早就到涓城了。”

    云点点头,“粮草、衣、药等物资军中绝不能短缺,况且他们也即达目的地,所以也不可半途而废。”

    “如若这样……王,涓城城壁既薄又矮,实非坚守之城。”林玑道,“而且城中粮草又运走一半,算来我们的粮草也不过刚够支撑二十天。”

    “嗯……我们并一定要死守涓城的。”惜云挥挥袖潇洒起身,轻描淡写的道,“东将军虽为名将,但这十年来已很少踏出帝都……所以呀……”惜云目光扫向部将,浅笑盈盈,“对于前辈,我们这些晚辈应该以礼相待,远道相迎才是!”

    “王……”林玑与修久容两人眼眸同时一亮。

    白皙修长的手指在地图上轻巧的移动着,淡红的唇畔吐出一道一道的策略与命令……

    “臣谨遵王命!”房中两将衷心拜服。

    云淡淡点头,“这一战能否全胜关键在于墨羽骑,所以……林玑,将本王手书即刻派人送往息王处!但东将军定也料到我们此举,所以送信之事你需特别安排,而且……必须亲自交至息王手上!”

    “是!”林玑领命。

    “你们去准备吧。”惜云挥挥手。

    “臣等告退。”

    两将躬身退去后,久微依留在房中,从头至尾,他都只是静静的看、听。

    惜云从王座上起身,负手身后,仰首看着屋顶良久,最后长长叹息,那一声叹息似是一种看破了某事而生出的一种忧患,又似是终于下了一个本不想下的决定的无奈。

    “久微。”惜云将目光移向一旁静坐的久微,手臂微抬,长袖滑落,袖中的手是紧握着的,张开五指,一枚仿如洁云飘于风中的令符现于掌心“这东西我现在交给你。”

    “飞云令?”久微看着她掌心显露的那面令符,凝惑的问道,“这是风云骑的帅令,为何交给我?”

    “因为……”惜云走近久微,附首于他耳边,以低得只有他一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话。

    “……”久微闻言睁大眼睛惊愕无比的看着惜云,似是不敢相信刚才所闻,震惊得久久不能言语。

    “你都如此惊讶,那何况是他人。”惜云微微一笑,却是苦涩而略带自嘲的一笑,“这便也是我不到万不得以决不能走的一步,所以……久微,你一定不能在我跟你说的时间之前行动,必须、一定得在之后!”

    “可是……夕儿,若……那样你们……你可是十分之凶险!”久微眉心紧皱,眼眸中全是忧心,“你既已虑到这一步,那必是对……不能放心,既然如此,那又何需……不如直接……”

    “不行!”惜云却斩钉截铁道,“绝不可以在我定的时间之前!如果可以的话……”微微停顿片刻,然后悠悠长叹,“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无须动用此令,要知道啊,你此步一走,便决无退路,而那之后啊……”目光朦胧的望着某点,“真是无法想象啊……”

    “无法想象?”久微目光带着深思的看着惜云,然后淡淡的一笑,那笑却是带着某种刺探、某种深长意味的,“还是不敢想象?又或是害怕他的反应?”

    惜云的目光却依然落得远远的,似整个心魂都在远处飘荡着,以至似未能听得久微的话,但是,在久微以为她不会回答的时候,她却开口了。

    “久微,风云骑、墨羽骑之所以还能算是融洽的走到现在,其中除了共同的目的之外,最重要的一点是因为两军的主帅——我和息王——我与他在国人眼中是夫妻一体,所以两国、两军是理所当然的应相融一起。而我们俩能走到今天,是因为……不但是时局所致,也是因为我与他从江湖初识至而今已是十年有多!十年啊,人生的十年并不多,非亲非故的两个人人生中最好的那一段岁月却是牵扯在一起的,不论我们如何不愿承认,事实上……却是真的有许许多多的东西是连结在一起的,是没法分割舍弃的!”

    说至此处,她抬起手,五指轻轻拢住眉心,脸上的神情是感慨而略带苦涩的,“十年相识,按理来说,本应是相知相惜相信的知己才是,可是……”五指微微抖动,眼眸微闭,嘴角的那一丝苦意更甚了,“可是……我们……久微……就如他所说的,那种以命相许的信任……太难了,我们似乎都未曾许给对方!不能……也不敢啊!”

    “夕儿……”久微垂眸看看手中那一枚飞云令,又抬首看着她,看着她脸上那种复杂的神情,长长叹息,“夕儿,其实……你是爱着他的是吗?所以才会如此的矛盾,才会有如此复杂的感觉,也因此你才会如此的……”久微的话忽也悄悄止了,只是神情复杂而感慨的看着惜云。

    “久微……”惜云抬手抚住脸,第一次,她的声音是如此的脆弱,只因里面承载太多太多的东西,“这便是我们的悲哀!我们都不是对方理想中的人,我们都不想……可是……偏偏啊……所以我们都是如此的不甘心,可又是如此的无可奈何!”

    久微无言的看着她,那双灵气凝聚成的眼眸悲哀的看着她,心头一遍又一遍的长长叹息,一遍又一遍的无可奈何的叹息……

    “久微,这世上我最希望我能信任的就是他!”惜云回首看着久微,那双清眸仿如狂风扫过的湖面,“可是……我却是如此的没有把握!所以我必须有那一步,只是……一步走出,我们这十年来所有的……或都要在这一步中灰飞烟灭!到那时,不单是……我与他,便是墨羽骑与风云骑、白风国与黑丰国、更甚至这个天下……”

    “夕儿,若真到那时,你当如何?”这一句话久微本不想问,可是他却还是问出口了,因为那个答案……他希望的答案……

    但惜云这一次没有回答,放开抚在脸上的手,微微仰头,目光穿透房门,似看向那不可知的未来,可眸中的那种惊涛已渐渐平息,脸上的神情已渐渐恢复风王所有的镇定从容。

    “当那一步踏出时……成,便是双赢!败,便是双输!”最后一字落下时,她的手紧负于身后,五指紧握,双目中射出雪剑似的光芒,身形仿如凌云苍竹,无形中透着一种冷然的决绝!

    恍惚间似有幽幽的长叹沉沉的落入久微心中,看着帐中那个身影,白衣似雪,长发如墨,仿如一则黑与白的剪影,遗世立于高峰上,单薄却又坚强、寂寥却又傲然……

    轻轻走上前,伸出手将那个朝堂上冷肃果断的发号施令、战场上气势万千的挥军杀敌的女王、此时却是如此孤峭的孩子圈在怀中。

    “夕儿……”低低的唤着,不知道要说何话,也不知道能说何话,唯一能做的便是敞开自己的怀抱,让她稍稍栖息,稍得一丝温暖与抚慰。

    只是……眼前却闪现昔日那闪着一双快活、清亮无瑕的眼睛,在炫目的炽日下张狂无忌的飞入落日楼抢他手中烤鸡的那个神采飞扬的身影……白风夕啊,再也无法回来了吗?只是,他知道,眼前这个肩负着千斤重担却坚定孤峭、一双睛眸时凝重内敛时冷锋毕露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久微,我知道我可以信任你的,是可以以命相托的信任的。”惜云将头伏在久微的肩上,闭上眼,轻轻的、却是安然的叹息,“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的,我们……是亲人!”

    “你果然知道。”久微似乎并不诧异,抬手轻抚肩膀上的那颗脑袋,从头顶顺着那柔滑的青丝轻轻抚下,带着无限疼爱与怜惜,还有着一份浓浓的宠溺与感动。

    “我当然知道。”惜云伸手抱住久微,嘴角浮起一丝浅浅的却是真实的笑容,“久微,我之所以会走到这个战场上来,其中之一是因为我要实现你的愿望!当我与兰息将这个天下握于手中时,我便可以实现你的愿望!那也是我们风王族三百多年来都未曾遗忘的承诺!”

    “我知道,我知道。”久微喃喃的轻语着,灵眸中隐有水光浮动,声音隐带一丝颤音,“所以我来到了你的身边,我要看着你实现这愿望与承诺!夕儿,我会守护着你的,我起誓!”

    轻轻捧起惜云的脸,拂开她额际的发丝,露出高高的额头,额间的那一弯玉月莹雪依旧。右手移向她的眉心,尾指竟隐约透着淡淡的青气,指尖轻轻一点眉心,然后俯首,额际相碰,眉心相印,剎那间似有一缕青光在两人眉心一闪,但眨眼即逝,几疑幻影。

    “这会让我知道你是否平安。”久微轻叹一声,依旧将惜云揽入怀中,长臂在她的身后交握,似为她圈起一堵厚实的墙壁,“夕儿,我但愿不会用此飞云令!”

    只是,世事总不会沿着人所愿望的路线发展的!想要达成所愿,必是要有一定的付出,更甚至是无法计算的代价!

    “大将军,以我军行进速度来看,三日后我们即可抵达涓城。”

    平日杳无人烟的荒原之上现今却是旌旗飘展,万马嘶鸣。

    居战马之上的东殊放听得副将的禀告却只是淡淡的点点头,放眼瞭望这一望无际的荒原,脑中所想的却是大军离都时皇帝之言。

    “爱卿,此次必得大胜而归!”

    这似乎只是简单的一句嘱咐,但细细想来,却是“没有击败风军便不可归都”!

    为什么此次陛下会有如此行为?这十年来,诸侯争战,乱军四起,被视为帝颜一般尊贵的王域也时受侵占,他也曾数次请军,但陛下却从未准奏,每次皆以“帝都需大将军坐镇”为由而不出兵,任由王域一村一镇一城的被各王吞并……可是为何这一次他却如此坚定的要他前来讨伐风王?如此坚决的下旨非胜不归?

    “骆将军此时在何处?”

    “回大将军,骆将军所率先锋军领先半日路程,现离落英山不足百里。”

    殊放再次点点头,“记得要随时保持联系。”

    “是!”

    八万大军如此庞大的队伍要一起行动是十分不便的,因此东殊放派遣他一手调教出的禁卫副统领骆伦领一万禁卫军为前锋先行,他自己则领四万大军居中,而另一禁卫副统领勒源率领着余下的三万禁卫军延后半日行进,一为押运粮草,二则是若帝都被困皇帝急召回军时这后方的三万精锐大军便可在最快的时间回都救驾。由此也可看出,这位东大将军的领兵风格是严谨而稳重的。

    先锋骆伦骆将军,今年不过二十七岁,在这个年纪便坐上禁卫副统领的位置,这其中虽不能说与他身为东大将军的弟子无关,但他确实也是有几分才干的。在他二十四岁时,曾领五千禁卫军横扫王域境内十一座盗匪山寨,在他手下斩首的盗匪可谓不计其数,一时令王域境内所有盗匪闻风丧胆。而帝都也有不少人预言,当东大将军退位之时,能竞争大将军之位的必是骆将军与东大将军之子东陶野,这其实是对他实力的一种肯定,但骆伦却并不以此为荣。在他的理念里,要官拜大将军应该是在他领军平定六国叛乱、扫清天下逆军之时。所以对于此次出兵讨伐风王,他不似大将军那般诸多犹疑,反而十分期待能与风王一战。

    “将军,前面便是落英山。”

    奔驰的万骑中,一名副将放马走近骆伦,指向前方那隐约可见的远山,“绕过此山,若以全速前进,一日便可抵涓城。”

    “涓城……”骆伦一拉缰绳,日已偏西,黄昏将近,极目看去,一座形状有些奇怪的山静矗于远方,“一日便可到吗?”这话并非问话,只是一种自语。片刻后下令道:“传令,全军休息半个时辰!”

    “是!”即有传令兵前往传令。辛苦奔波了一天的士兵顿时如奉纶音,全部停步下马休息。

    “将军,那是?”

    才刚下马还未来得及喝口水,随着副将的惊呼,所有人皆不由移目看向前方。

    但见前方忽然尘土飞扬,传来急剧的马蹄声,隐杂着喊叫声。

    难道是风军前来突袭?只是如若是大军袭来,声势似又非如此之小?所有的士兵不由暗想道,手皆按向兵器。

    马蹄声越来越近,前方的情况已大约能看清了,奔在最前方的约有十来骑,而距其后五十米左右则有数百骑,但从那些人的服装来看,应该是普通百姓,而非惯着耀目银甲的风云骑。

    “救命啊!救命啊!”

    跑在最前方的十来骑看向前面有许多的士兵也顾不得会是哪一国的军队,慌忙扬声呼救。这十来人虽显狼狈,但其衣着却是十分的华丽,背上全都背着长长的鼓鼓的包裹,而在后面追赶着的人脸上一律蒙着黑布,口中不断吆喝着粗言粗语,手中挥着大刀纵马追赶。

    “将军,请救救我们!我们都是山尢来的商人,后面的是抢劫的强盗!请将军救救我们!”那些商人大声呼救。

    “哼!强盗!”骆伦目中射出冷芒,“上马!”

    哗啦哗啦的铠甲声响起,顿时,一片褐色的波浪涌起,万名身着褐色铠甲的骑兵片刻间已全坐于马上,手中的刀枪对准了前方。

    “停!”前方的盗匪中猛然响起了喝令声,“有官兵,快逃!”

    话音未止,那数百壮汉已马上掉转马头,往回逃去。

    “追!”骆伦的手断然挥下,话音一落,他已领先追去。

    在他的身后,士兵们纷纷纵马追出,这一万骑之中差不多有一半是曾跟随着骆伦扫荡过盗寨的,他们深知将军对盗匪深恶痛绝,见之必杀,因此一待令下即放马追杀,而另一些或不知此因,但既有将军之令,当是无一不从,而且难得的休息却被这些盗匪所打断,自是满腔怨怒,正好杀几个以泄心中怒火,而且又可建立战绩。所以这万名禁卫骑兵剎时便如一股褐色的潮水冲向前方,追逐着刚才还气势凶凶、此时却抱头逃窜的强盗。

    当褐潮过后,留在原地的便是那十来名商人,遥望着前方,盗匪们虽说是惶惶的逃亡者,但他们的骑术十分精湛,与追兵的距离时远时近,但总是有惊无险,而禁卫军的统领骆伦一马当先,手中宝剑已几次即要砍中盗匪中那似是头目之人,却总是被其险险避过。

    “王所料果是不差!”

    为首的商人脸上露出轻松而讥诮笑容,然后将背上包裹解下,露出长弓。其它商人也纷纷解下包裹取出兵器。

    而前方的追逐还在持续着,已有数名盗匪被禁卫军追上,但那些盗匪武艺颇高,竟连斩数名士兵,然后继续前逃。如此一来更是惹怒了骆伦,目如炙火一般盯着前方的盗匪,扬鞭狠狠挥马,剎时战马如箭一般飞出,手中长剑挥起,一名盗匪的脑袋便被斩下,坠落马下。

    “将这些强盗全部歼灭!”骆伦冷冷的喝道,手中带血的宝剑又向前方一名盗匪挥去,顿时又有一人落马。

    “杀!”见统领如此英勇,士兵们士气大增,快马加鞭的全力追杀着盗匪。

    剎时,只见一股褐色的旋风卷起黄尘向前向袭去,那些盗匪此时便似吓破胆一般死命往前狂奔!只是……那马蹄下的黄尘渐渐少了,代之而起的是飞溅的泥浆!

    可在奔驰着的禁卫骑兵却未在意,只知挥鞭追赶,直到前方的盗匪竟然弃马徒步而逃时,他们才发现,战马奔跑的速度越来越慢,竟连徒步奔跑的人也追不上!

    “这……”

    骑兵们垂首看时,才发现此时竟置身一片沼泽地中,战马每踏出一步便深陷泥浆之中,每跨一步都是十分艰难吃力。

    正当数千骑兵身陷泽地难以动弹之时,徒步逃跑的盗匪忽然全都停下来转身面对他们,而前方的山坡上忽然涌出一大片白云,那云在快速的移动着,顷刻间便到了眼前——那是身着短装劲服徒步奔来的风云骑!

    “啊!风军来了!我们中计啦!”顿时,沼泽之中四处响起慌乱的叫声。

    那惊呼声还未落下,风云骑的大刀长剑已挥砍过来!

    禁卫骑兵皆是身着厚实沉重的铠甲,便是连战马也披着护甲,这若是在干地对决,无疑是十分有利的保护,但在这潮湿松软的沼地之中,不过是增加彼此负担的累赘,令战马四蹄深陷泥池。而骑兵即算有跃下马徒步作战的,可身上笨重的铠甲却令他动作迟缓,往往才举起大刀,敌人的长矛已刺穿自己的胸膛。

    身着轻便劲服的风云骑,手中的大刀灵活的砍向战马的腿,马上的骑兵顿时便被马儿掀下,不是摔断了脖子便是被随赶而来的风军砍下脑袋,持长枪的狠狠的刺向马背上的骑兵的脸部,握剑的则飞快的划向地上敌人的颈脖……无数的士兵惨嚎,无数的战马在哀鸣,不断的有断臂横飞,不断的有人头飞落,沼泽地上的浅水已化为暗红色,西边挂着的太阳似也为之渲染,仿如一颗红玉,洒下晕红的光芒,笼罩着整个天地……

    而在后面未陷沼泽的数千骑兵则遭受了飞箭的攻击。在他们的身后,风云骑的箭雨队早已悄悄绕至,瞄准敌人的眼睛、瞄准敌人的咽喉……每一阵箭雨射出,便有一大片骑兵从马上倒下……前有沼泽不可行,后有箭芒不可退,于是有的骑兵便往两边逃去,可是那里也早有风云铁甲骑兵在等待着他们!

    奔行一天,又加上刚才的急追,十分力气已消耗八分的禁卫军如何是养精蓄锐且实力更在他们之上的风云骑的对手!更而且,他们此时早已丧魂落魄、军心摇散、毫无斗志……这一战的胜败在禁卫军追出第一步时便已注定!到此时,这已似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不同于部下的狼狈,骆伦却是勇猛不可挡的。每一剑挥出,便有一名风国士兵倒下,他从泥泞的沼泽中杀开一条血路,当暮色来临之时,他已踏上干地,渐渐的靠向前方高坡,他的目标在那里!

    那高坡上有舞在风中的白凤旗,旗下一匹白马,马上端坐着一名银甲骑士,静静的仿如是一只栖息在旗下的凤凰,即算是这阴暗的暮色也无法遮掩她的耀目光芒与凛然傲气!

    风国的女王风惜云吗?可是为何……为何要装成强盗?不可原谅!骆伦握紧手中长剑,抬起溅满泥水的双足,向高坡上一步一步踏去。

    “久容。”

    修久容刚拔剑在手,惜云便制止了他,望着那个满身泥污与鲜血、却疾步奔来的人,唇际绽出一抹似是嘲讽似是感叹的笑容:“他要来便让他来!”

    约相距三丈远的地方,骆伦停下脚步,目光炯炯的盯住白马之上的银甲女王,而围在她身旁的修久容以及那些侍卫他全未看进。

    未见她有丝毫动作,人已轻盈而优雅的跃下马背,有如梧枝上的凤凰雍容的飞落于地上。

    最后一次回首看看身后,不论是沼泽还是干地上,已遍地倒着身着褐甲的禁卫军,战斗已近尾声,一万部下此时已是寥寥无几!

    转首,目光如剑般锋利的盯向那静然立于对面的对手,手中带血的长剑高高举起。

    “喝!”骆伦一声低吼,人如猛虎扑向惜云,手中长剑挟毕生力道以绝无回头之势直劈而去!

    “气势很强呢。”惜云轻轻呢喃道。

    一柄普通的青钢剑此时仿如上古神兵一般拥有力劈山河的力量,勇猛不可挡的扫向惜云,额前的发丝已被凛烈的剑风扫起,周身已置于那狂风骇浪一般的剑气之中,身后的侍卫已不由惊呼,纷纷拔刀于手,紧张的注视着前方,只有修久容却是一动也不动的注视着。

    突然,一道银光划破茫茫暮色,隐约中似夹着一抹淡淡的殷红,在所有人眼前绽出绚丽无比的光芒,双目似不可承受一般微微闭起,耳际传来轻轻的剑鸣声,然后所有人皆目睹那威烈无比的青钢剑被震飞落向十丈之外,然后那如虎猛扑的人在一瞬间散去了所有的力量,缓缓的倒在地上……

    “这是我今生第一次用凤痕剑,你是死在我剑下的第一人!”

    惜云微垂剑尖,眼眸静然无波的看着倒在脚下的骆伦,平静的不带丝毫感情的道出。

    骆伦张张口似想说什么,但最后他却什么也未说出,嘴角微微一勾,一缕淡不可察的浅笑浮上,眉心的血不断涌出,可他却察觉不到痛楚,目光涣散无焦的看向天空,然后他嘴角的笑意微微加深了。

    “蕊儿……”

    他伸出手,虚空中有一道纤弱的人影,不同于以往满身的污浊与鲜血,这一次她是身着她最爱的粉红罗衣,怀抱纯白的水仙花儿,温柔的、微笑着向他伸出手……

    “将军,除逃走约一千人外,所有禁卫军已全部歼灭!”一名都尉向林玑报告,“亦参军请问将军,是否要追击?”

    “不用了,此战我军已大获全胜,逃走的人便让他们逃吧。”林玑淡淡的答道。

    目光扫向战场,看着地上倒着的无数尸体,心头虽略有沉重,但更多的是对他的王的敬服!

    “东大将军与他的禁卫军已近十年未曾出过帝都,对于帝都以外的地方的地形,除了从地图上了解外,并未曾亲自察看过,所以这是我们的胜点。”

    整个东朝帝国的山山水水大概全印刻在王的脑海中吧!林玑目光移向高坡上的那一道修长的白影。

    “骆伦可谓勇将,以他这些年的功绩来看,也并非有勇无谋之人,只是……对于盗匪他过于执着,这便是他的结。当人对某一事、物抱有不同寻常的感觉时,那便成了他的弱点。如皇朝的傲,玉无缘的仁……”惜云淡淡的对着身边的修久容道,目光无喜无悲的扫过尸身遍布的战场,“只是有一个人,至今我都未看到他的弱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