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玫瑰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三界茶楼 > 074 云九卒

074 云九卒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燕牧夕的到来,并没有让茶楼的环境有着根本上的变化。

    这妞儿如同林黛玉一般,整天呆在房间里面,倒也不插手茶楼的任何事情,让担心跟狐狸精之间会搞得不和谐的云九松了一口气。

    平时就连楼都很少下来。

    那帮子老头老太太们,整天依然在这茶楼里面打着时间混着日子,没有多,也不见少。

    黎老鬼每天任劳任怨地完成着端茶倒水的工作,让云九的时间可以用到练功学习上面,整个茶楼完全给人一种世外田园的感觉。

    “牧夕,整天关在这房间里面,你也不嫌压抑?”燕牧夕从到了茶楼之后,一直都没有出过楼里面,一开始,云九以为她是属于鬼界生物,无法承受阳光的照射,实际上并不是如此。

    燕牧夕幽怨地看了他一眼,语气中透露的那种怨气让云九恨不得从这房间里面逃出去,“官人既然娶了奴家,一直不愿意同房,奴家这情况,谁能看不出来?”

    意思很明显,不同房,她不出门。

    她要以女主人的身份出去。

    这让云九挠头不已。

    现在的情况,岂能是他可以把握的?

    更何况,两人之前面都不曾见过,直接就那啥,是不是太那啥了一些。如果只是来这么一次,然后大家就分道扬镳,云九倒也不介意。

    问题是,这妞以后就住在这里。

    每天晚上住在一个房间里面,如若不是他打坐让自己心进入了忘我状态,那种尴尬,天知道会如何……

    “这个,这个……”饶是云九伶牙俐齿,在这样的时候,也是没有办法,“牧夕啊,你知道,现在时代不同了,我是一个传统的人,得先培养感情……”

    他这话里面满是矛盾,不过燕牧夕倒也没有什么,而是就这样睁着眼直愣愣地看着云九。

    那眼中透露出来的眼神,使得云九都是有些把控不住。

    “那个,我看你天天在里面也闷得慌,要不这样,咱们去外面,我抚琴,你舞一曲?我让狐狸精泡茶?”云九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这几天,一直都是想着这事儿呢。

    其实,按照之前的想法,应该是让燕牧夕抚琴,再来个仙女献舞,苏采薇这撩人的风·骚狐狸精给自己泡茶,顺便还得给听琴的云大爷捏肩捶腿不是?

    可惜了,现在没有仙女,先提前试试这种有没有可能。

    燕牧夕听到他的话,顿时双眼就亮了起来。

    作为鬼界公主,琴棋书画,无一不精通,舞,更是无鬼能望其项背。

    “官人,要不这样,我抚琴,让采薇跳舞,您在一边喝茶听琴赏舞,何如?”燕牧夕突然提议。

    云九差点拍着巴掌叫好。

    就差个给自己捏肩捶腿之人了。

    当即就抱着自己的那床琴到了下面,茶楼里面喝茶的老头老太太见到这模样,自觉地一家掏了五块钱出来,这子太坑了,动不动就坑他们的养老钱。

    不过听一曲,给五块钱,倒也不多。

    让黎老鬼给自己把炉子等茶具搬出来,却现有些天没有见到的女警穆嫣然出现,这让云九诧异莫名。

    尤其是女警没有穿警服,下身紧身牛仔裤,上身一件粉色羽绒服,头更是染成了紫色,让云九都是弄不清楚这妞是不是被自己吓出了精神病。

    当听到穆嫣然的来意,更是跳了起来。

    “你什么?拜师?姐姐,你确定你没有搞错?除了坑蒙拐骗,我这人好像就没有啥本事了啊!”云九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崩溃了。

    “师父,徒儿给您磕头了……”穆嫣然直接双膝跪下,砰砰砰地给云九磕头,而周围的老头老太太一脸戏虐地看着这热闹。

    对于他们来,这样的戏,绝对值五块钱的票价了。

    “起来,你这像什么话!拜师还有你这种强行行事的?”云九有些闹不清楚这妞的目的,也不敢太多。

    很想一脚把这妞给踢出去,但是却也做不到。

    伸手都不打笑脸人嘛。

    “师父,请收下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的……”穆嫣然一脸的坚定……

    云九实在是无奈了,在一边的苏采薇银牙咬着嘴唇看着他,而在楼上,燕牧夕同样平静地盯着他……

    “行了,先起来!”云九有些无奈,刚刚还这生活平静,给个神仙都不换,这妞儿就来给自己找麻烦了。

    “师父同意收下我了?”

    “先考察考察!”云九开始装逼了。“让我满意了,自然就让你也满意了。”

    换成之前,这妞儿火爆的性子早就动手了,今天反而只是点点头,让云九自己都觉得没了兴趣。

    随即见到琴已经摆好,黎老鬼也把水给烧了起来,不由眼睛一亮,不是缺个捶腿捏肩的人嘛!

    眼前这妞儿刚刚好。

    当即,也就示意苏采薇,苏采薇心中有气,倒也没有使性子,而是上到了那舞台上面,随手一甩,身上的衣服就变成了舞蹈裙,长长的水袖一摆,对着下面的人行了一礼,就准备开始。

    坐在古琴前面的燕牧夕,芊芊手指抬上琴弦,中指在一弦上猛地一按,“咚!”金戈铁马的琴音响起。

    云九的心脏在这琴音下猛地一跳。

    眉头皱了起来。

    不过,随即,琴音就变得柔和起来,舞台上的苏采薇,整个身影也开始偏偏起舞……

    这是一曲云九并不清楚的古琴曲,甚至没有听过。

    他总觉得这里面有着那么一丝丝的不对,他完全沉浸到了古琴曲展现给他的世界里面。

    琴响第一声,他的脑海中出现的画面,是一个古战场,残破的旗帜就这样倒在尸体堆上面,血流成活,一名身上满是鲜血的将军,拄着剑,跪立在尸体堆成的山最顶端,头低垂着。

    随着琴音转柔,画面变成了一片桃花林,有着一处茅屋,茅屋前面的平地上,一名穿着盔甲的将军抚琴,一名漂亮的白裙女人在纷飞的花瓣中随着琴音翩翩起舞……

    好一幅人间仙境的画面。

    “哒哒哒……”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打乱了将军的琴音,也让起舞的美貌女子停了下来……

    再随后,将军起身,提剑离开,白裙女子则是留着泪跟在马后面追……

    琴音再转入金戈铁马,战场上的厮杀再现,将军手中的剑,不断划破敌人的盔甲,带起一片血雾,而敌人手中的兵器,也不断地在在将军身体上造成伤口……

    从日升到日落,将军的手下越来越少,敌人同样越来越少。

    最后,剩下将军一个人,围在他身边的敌人,也只有很少……

    再最后,将军杀掉了所有人,却也没有了力气再站起……

    琴音再转柔,一个白裙女子,在桃花林翘期盼,期盼将军再出现,口中喃喃道:待到桃花开,将军抚琴,奴家起舞……

    随着琴音的再次变化,这白裙女人的脸,云九看得清楚,豁然正是燕牧夕……

    他的心脏猛地一紧,一口血喷了出来。

    “啪!”琴弦断,琴音绝。

    “牧夕!”云九完全没有想到,他跟燕牧夕还有着这层关系。

    他绝对不会怀疑这是假的,琴为君子四艺之,燕牧夕这显然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换醒了他前世的记忆,然而……

    燕牧夕整个人七巧流血倒在那床古琴上面,云九顾不得自己的身体不适,抱着她进了茶楼上面的房间。

    穆嫣然跟着上去,云九甚至顾不得理会她。

    他要救燕牧夕,不管看到的画面是否真的,他不能让燕牧夕就这样没了。

    刚刚弯腰把燕牧夕放在床上,还没有来得及起身,心脏上面就一疼,往下一看,一截剑尖从心脏前面冒出。

    “为什么?”云九没有想到,穆嫣然会对自己下杀手。

    扭头看去,穆嫣然冷笑的脸一瞬间就生了变化……豁然是之前茶楼复建时候那个干瘦老者干瘪的老脸。

    正在对着他桀桀冷笑。

    云九卒。

    三界的各种秘密,跟他再也没有一丝的关系……

    茶楼轰然倒塌……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