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玫瑰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玄武决 > 第一章八大高手

第一章八大高手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cp|:128|h:1oo|a:L|u:c.{0,10}o.{0,10}7241.jpg]]]第一章八大高手

    (一)

    “你是什么人?”一个留着长胡须的中年汉子,拿着一把弯刀问道.enxue.netbsp;“男人!”一个身穿黑色衣服,面部没有任何表情的人回答道。

    “废话!以为我们看不出你是男的,女人有长你这副德行的吗?你来这里干什么?”拿弯刀的中年汉子再次问道。

    “杀人!”黑衣男子再次回答道。他的眼神放射出狼一般的目光。

    “哈哈……”弯刀汉子和他身后的二十多个兄弟,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可乐的笑话一般,哄堂大笑起来。

    “笑吧!应当珍惜,因为这是你们最后一次可以笑了。”黑夜把黑衣男子衬托的更为神秘。

    笑声止住了。

    “就凭你一个人?”弯刀汉子冷冷的说道。

    “杀你们的不是我,而是它!”只见黑衣男子手一挥,所有人,只看到一道白光,仅仅只看到一道白光。

    “江湖,只是属于有本事的人的!”说完黑衣男子走进了黑夜里,消失在黑夜里,夜依旧宁静,只有躺在地上的尸体能证明这里曾经有人来过。

    次日,江湖中传出,恶贯满盈的蛟门帮帮主及手下精英二十七人,在京西破庙被杀。全都是一剑丧命。凶手没有留下一丝痕迹,但行走江湖的人都把这件事归属到一个人的身上,他的名字叫无剑。

    我的外号叫无剑,是一名杀手。但不是职业杀手,职业杀手杀人是要有利益的。但是我不需要这些,我只凭自己的喜好杀人,杀自己喜欢杀的人,只有这样,我才能感觉到快乐,当然,死在我剑下的人也是恨幸福的,至少他们不会感觉到痛,因为我的剑很快。

    (二)

    雨一直下个不停,像斩不断的情丝一般,一遍一遍永不厌倦的抽打在人的身上,以及心上。

    一辆马车在雨中疾奔着,马蹄溅起的泥浆,玷污了道路两旁的青草。

    “这该死的老天,下起雨来没完没了。”一个身着妖艳的少妇在马车中抱怨道。

    “该死的不是老天,而是你!”路旁的石板上站着一个人说道。虽然少妇说话的声音不大,但还是被他听到了,传说中十丈之内,有几只苍蝇飞过,他都能听的到,何况是人语呢?他看上去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在平凡的人了。唯一不平凡的是他手中所持的兵器,是一把像刀的木头。他拿着木头刀,站在石板上淋着雨,猛然一看,好似一尊木雕。

    他拦住了马车的去路。

    “不要杀我,我可以给你钱,很多的钱!”艳妇哀求道。

    我是喜欢钱,但是,我更喜欢杀人,尤其是喜欢杀你这样不知廉耻的女人!”他把手中的木刀晃了晃,悠然的说道。

    “我不喜欢杀男人,你马上给我消失!”他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驾车的马夫说道。

    马夫闻听此言,像是在远方看到一座金山般,连滚带爬的消失在奔向远方的雨中。

    不知过了多久,天终于放晴了,人们在停在路中的马车里,现了一名被杀的少妇,她的心被掏走,据官府中人透露,此少妇,是名通缉犯因谋害亲夫,被官府通缉,没想到死在了这里。官府根据作案手法,推断,是江湖八大杀手之一的木刀所为。

    我没有了亲人,也没有什么朋友,更没人叫我的名字,久而久之,我也把自己的名字给忘记了,只知道自己的代号叫做木刀。杀尽天下所有坏女人的木刀。

    (三)

    风沙,是大漠的风景,一粒沙中或许也包含了三千世界。

    一支商队在缓慢的前行,远远看去像匍匐的蛇,时不时有骆驼出一两声鸣叫。

    带队的中年男子,身材高大,因为长期在烈日下行走,身上的肌肉被晒的黝黑,即便如此也无法掩饰这名男子的俊朗。

    “领,我们已经在大漠中走了整整七天了,什么时候才能走出沙漠啊!再走不出去,恐怕,我们的粮食和水……”

    中年男子把手中的皮鞭一扬,制止了手下的问题。

    “我感到有一股杀气,在我们附近回荡,大家小心做好准备!”中年男子说道。

    商队中的人纷纷拿出自己的武器,背对背防御。

    “哈哈,不错!不错!你竟然能感觉到我的存在!”突然之间一个蒙面人出现在商队的最前面,他的度太快了,快到所有人都没有看到他是如何出现在商队的最前面,连带队的领也感到惊讶!他的惊讶,不是因为他能不知不觉的出现在商队的最前面,而是他身上散出的杀气,这是一种浑厚的杀气,这种浑厚的杀气,在他看来不应该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应该一群吃人的狼的身上,他第一次感觉到恐惧,这种恐惧是不由自主的,虽然他不是孤军奋战,虽然,对手并没有什么武器。虽然,他的身后有五十多名商队的兄弟。

    “你思考的太久了,我该动手了!”话刚刚说完,蒙面人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领攻去。

    杀手讲究的是一击必杀,虽然,蒙面人并没有武器,但他已练到可以把身上任何一部分都变成杀人夺命的武器。

    领见蒙面人出手直奔自己的中路死**打来,想出手招架已经来不及了,只好使出自己的看家本事——移**换位。

    “我今天要杀的人,还没有能活过明天的!”一招过后,蒙面人以为已经把商队的领给杀死了。却没有想到,领只是身负重伤的装死。

    蒙面人悠然自得的说:"今天,你们这里所有的人,都是我要杀的!”

    蒙面人象风一样从五十多人的商队中穿过,耳后只听到身体的倒地声以及风吹沙起的声音。

    蒙面人慢慢的揭开自己的面纱,在一匹匹骆驼身上翻找,终于,在最前面,第一匹骆驼的身上。找到了一本书,只见书的封皮上写着《降龙记》三个字。他开心的笑了,笑得很放肆。他没有想到这放肆般的笑容,深深刻在了一个人的眼里。成为他日后摆脱不了的噩梦,并最终因为他而死。

    我喜好的东西有很多,什么奇珍异宝、玉器、药材、书籍等等等等。为了得到这些东西,我从来是不择手段的,对了,因为我行动的度很快,象风一样。所以,大家都叫我风行。我喜欢这样的称呼,我是一名职业杀手,一名像风一样行走的杀手。

    (四)

    "这是你要得!"一名白衣男子把手中的包袱仍向一个留着八字胡的胖男人.

    "哈哈!你做的很好!你是我们扶桑国大大的朋友"胖男人打开包袱看了看里面的人头说道.

    "这个太监作恶多端,杀了他是应该的."白衣人指了指人头说道.

    "这是你的报酬!"胖男人拿着一大把银票递到白衣人的面前.

    "我记得我好象说过,要为酒井大人,免费杀一个人的."白衣人微笑的说道.

    "我也记得你这样说过!"胖男人附和道.

    "所以,今天我要实现自己的诺言."白衣人的脸由微笑变成了严肃.

    胖男人只觉得胸部一股凉意,涌了上来.低头一看,一把冰凉的匕已插进了自己的心脏.

    这时一名身穿和服的年轻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大哥!八哥呀路.为什么?杀我大哥!"年轻人怒气冲冲的问道.

    "为了承诺!"白衣人说完,悠然自得的从年轻人的身边走过

    "杀太监是免费的,杀他是收钱的."

    年轻人刚想阻止白衣人的离去,却现自己的胸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把匕.心有不甘的倒在了冰凉的地上.

    杀人,对我而言,是一件痛并快乐的事.

    看到他们一个个因为我而倒下.是挺能满足我内心的自豪感的.但有时候,心底也会抹过一丝莫名的忧伤.不知道是为了他们,还是为了我自己.杀手是不应该有名字的,但总要有一个称呼.所以,我叫自己索魂.

    (五)

    "啊!!!二叔,救我!"

    一匹白马从林中穿出,马背上的少年惊慌失措,白马的后面竟然跟着一只黑熊,这只黑熊颇为高大,在它的身上察着五六只箭.看来是少年所为.激怒了这只黑熊.黑熊不顾一切的追逐着少年,为了阻止少年的逃跑.黑熊用它那宽厚的熊掌将身旁的一颗树打断.树倒的方向正好砸向了白马的头部,连人带马一同摔倒!

    少年猛一回头,看到黑熊正扑向自己,少年把眼一闭,心想这下完了,我命休矣!已做好了死的准备.

    少年等了很久,不见动静,睁眼一看,黑熊竟然靠在了树上,准确的说是被钉在了树上.

    黑熊的的咽喉被一柄长箭射穿,不仅是黑熊,还有它靠在身后的树一并被射穿,可见射此箭的人是何等厉害!

    "二叔!你要再不出手,我就要被这熊瞎子给害死了"少年有些抱怨的说道.

    "现在,是你把它害死了,回家去吧!"树林中传来雄厚的声音.

    "恩!"少年答应一声.便起身回家去了.

    树林中一名身着朴素,也可以说简陋的青年人,背上有一把弓.一把很陈旧的弓.抬头望着太阳.

    即使正午的太阳很刺眼,但他似乎感觉不到这一点.

    我叫后胜,是我的真实姓名,我的祖先名叫后羿,是有穷国的国君,也是射日的英雄,每次提到他,我都感到愧对.但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责任,也有每个人的无奈和悲哀!有些人注定为了使命而出生,比如说我!

    (六)

    海是平静的

    如果心是平静的

    海是汹涌的

    如果心是汹涌的

    一位书生打扮的少年人,手拿一把丝绸做的扇子,一面是高山流水,另一面是

    唐朝李白的,看上去也就十八岁左右,却英气不凡!

    "少主,你打算怎么办?"

    少年身后站立的中年男子问道.

    "风大哥,没有外人的时候,不用叫我少主,你我还是兄弟相称比较亲切."少年对中年男子说.

    中年男子心头划过一丝短暂的感动.

    "定州,我早晚还是要回来的,刘士锋,我会回来找你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们去黄石岛,养精序锐!意图东山再起!"少年说完,用他深邃的眼睛看向大海!

    我叫唐正风,是一名杀手又是一名保镖,说来可笑,这两者是矛盾的,却又是我喜欢的职业,我的前半生以杀人为乐,我的后半生以保护少主为乐.如果有人要对少主不利,就必须先踏过我的尸体!

    (七)

    酒,是一种很好的东西,因为它可以让人沉醉.沉醉的感觉有很多种,但有一种是最幸福的,那就是忘记,忘记,虽然是短暂的,却是欣慰的.

    一家客栈

    一位醉汉

    一坛美酒

    一股杀气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突然,客栈的门,被人一脚踹开了,随后涌进来十几个手持片刀的中年汉子.

    醉汉继续喝着酒,似乎这些人未曾出现,其实就是上百人出现在客栈中,醉汉也是不在乎的,对他而言,只是为十八层地狱多送几条鬼魂而已.

    十几人中,为的那人满脸疙瘩,像是捅了马蜂窝,被马蜂蛰了一般,的确,他是惹了祸.不过,不是捅了马蜂窝,而是人心,而这个人是他惹不起的.

    十几个人把醉汉围在了中间.

    为的疙瘩脸,不屑一顾的用眼角的余光瞟向醉汉,给人的感觉,好象他是个斜眼一样.

    "你现在有两条路可走.一是,从我跨下钻过去.二是,被我打死."疙瘩脸对醉汉说道,并且是很嚣张的说道.仿佛醉汉已经被他打死了一般.

    醉汉似乎才感觉到有人存在,句起酒杯,悠然的说道:"我还有第三个选择,把他们打倒,在你的脸上刻上"王八"二字,哈哈,还有,你刚才放的屁很臭."

    疙瘩脸闻听此言大怒,一挥手:把他砍喽!

    十几个人同时举刀,冲向醉汉,只见醉汉纵身一跳,十几把刀落空.紧接着醉汉在空中使出了一招神龙败尾,仅此一招,对方就有七个人倒地.失去了反抗能力.余下的人,先是一楞,没想到对手竟然如此厉害!未等他们反应过来.醉汉有分别使出了"高山流水"与"横扫千军"的招式.虽然,这些招式很平凡,但醉汉的度却不凡.度,虽然不能决定一切.但有时候却能改变一切.那些没缓过神来的人就这么倒下了.现在的客栈,只剩下了一对一.醉汉和疙瘩脸.

    当醉汉的眼睛,看向疙瘩脸的瞬间,疙瘩脸身不由己,不由自主的一哆嗦.

    在客栈外面的行人,听到客栈里传出一阵阵啊啊啊的杀猪般的惨叫,而后从客栈里跑出一个满脸是血的人,虽然,满脸是血,但依然清晰可见他脸上的"王八"二字.

    众人皆醉我独醒,则不如不醒.

    我喜欢喝酒,所以,有人叫我酒痴.我不喜欢打打杀杀的事,但有时候,却不得不去打,因为你不打,就会挨打.世界永远属于强者,这是自古不变的定律.

    我非英雄,但我可独当一面.

    我非好汉,但我却敢做敢为.

    我非大侠,但我不做坏事.

    (八)

    竹林,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雅.

    一位凡脱俗的俊丽少女,双手轻扶古琴,只见两指一钩,天籁之音.响彻.整片竹林.曲调轻逸洒脱.将人带入逍遥谷中一般.又有笑看红尘的意境在其中.令人美不胜收.

    突然,琴声一转,杀气腾腾,犹如千军万马拼命相斗,尽在少女琴中.

    "该来的总是会来!"少女像是自言自语,又似在与人交谈.

    只见,两只剑鞘,飞向少女胸前.

    少女一笑,如桃花灿烂.

    左手一拍古琴,射出两支飞箭,将剑鞘打落.

    "既然敢来,为何不敢现身一见,却做如此见不得人事情!"少女一怒,如碧玉般说道.

    一阵风起,片片落叶.两人持剑而立.

    "识相的把交出来.可饶你不死."两人齐声说道.

    "识相的块块离去.我也可以饶你们不死!"少女说道.

    整片竹林依旧幽静,却散出阵阵杀气!

    三人相对各个如同木雕石刻般一动不动.

    持剑的二人最终还是沉不住气了,飞步奔向少女,分左右开攻.少女也非等闲之辈.剑到琴至.持剑二人丝毫占不到半点便宜.反而被少女步步紧逼.

    二人对视一眼,只好使出看家的本事——双绝剑.

    只见双剑飞舞,影光成千上万,把少女紧紧围在剑网之中.

    "呵呵!"银铃般的笑声传入二人耳中.二人停手一看,剑网之中空无一人,二人猛然回头,只见少女在二人身后的不远处——怀抱古琴,亭亭玉立.

    "胡氏双绝剑,真是非同凡响."少女取笑的对二人说道.

    持剑二人,正是胡氏双绝剑的传人.胡山,胡水

    二人老脸一红,纵剑直取少女,少女左手抱琴,右手掌心向下,竟然隔空吸上来两枚石子,可见内力之深厚.随手向二人仍去.

    二人不声不响的悄然倒下,二人的咽喉处,滚滚鲜血还在不停的流出,不断向上冒着热气.

    我叫竹蝶,一直生活在这片竹林之中,我喜欢这里的平静,可我的生活并不平静.我不喜欢思考什么问题.因为一个人,一旦有了思想,就会变的孤独!

    16977.netbsp;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等你来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