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玫瑰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玄武决 > 第十二 章暗施毒手

第十二 章暗施毒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十二章暗施毒手

    第十二章暗施毒手

    张朗与酒井十一郎在擂台之上,各尽其能,打的难解难分,酒井十一郎越大越心惊,这几日他连胜众多中原武者,再加上他是扶桑无敌,心高气傲,而今天他居然与张朗只打了个平分秋色,怎么能不着急,而比酒井十一郎还要着急的是灭龙会的山本,为了大和民族的精神以及灭龙会的声望,他是绝不能允许酒井十一郎失败的,哪怕是平手也不行。kenen.netbsp;张朗与酒井十一郎二人,一直从下午打到黄昏,体力也渐渐消退者,但二人仍然打的不分胜负。

    停!

    山本走到二人中间喊道。

    山本会长,你这是

    酒井十一郎,一脸茫然的看着山本问道。

    山本向他一伸手,示意他不要再问下去。

    各位,天色已晚,多有不便,比武改在明天早上继续进行。

    山本大声说道。

    说完之后,他也不顾别人的反对之声,毅然决然的拉着茫然的酒井十一郎离开擂台。

    山本阁下,你这究竟事什么意思?武者比试,尚未分出胜负,岂能离开。

    酒井有些愤怒地说。

    你能赢他吗?

    山本用疑惑的眼光看向酒井十一郎,酒井十一郎对这种眼光极为烦感。

    我能赢他!

    酒井十一郎咬着牙说道。

    那你为什么没赢?

    山本有些嘲弄的问道。

    酒井十一郎闻听此言,像是自尊心受到了挑战,丧失理智般的抓住山本的圆领说道:

    “那都是因为你!我还没有与他战斗到最后,就被你给打断了,我现在就去找他,再去比试。”

    酒井十一郎说完,把手松开山本的衣领,就要去找张朗比武。

    站住!

    山本大声喊道。

    酒井十一郎停住了自己的脚步,回头看着满脸怒容的山本,风轻轻的吹过,吹起山本的头,也吹起酒井十一郎的头。

    我想,你不应该,也不会忘记,自己来中原的任务与目的吧!

    山本把自己的怒容收起,仿佛从来都没有怒过,取而代替的是一脸的阴冷,像腊月的寒雪一样阴冷。

    我没有忘记。

    酒井十一郎,用他那包裹着牙齿的嘴唇说。语气中有着沉默的坚定与淡淡的忧伤。

    那就好,所以,你必须胜利,也必须活着,其他的事,由我来办。

    山本像是捕鱼的渔夫一样,既然选择了捕鱼,就一定要捕到鱼,这是渔夫的责任,为了这个捕鱼的目的,手段是不重要的,重要的只是结果,因为世界上大多数人,只看结果。就像达国家,人们只看到它的强盛,有谁会记得它们是不是强盗呢?

    落魂镇,一个普普通通的镇,因为一个擂台而扬名,如同一件破衣服被皇帝穿过,就成了宝贝,但破衣终归只是破衣。

    落魂镇的客栈,酒楼是越来越多,多并不代表好,就像乌鸦一样,很多,却没人说它们好。

    在一家还算好的客栈里,好,只是一个比较级,例如,两头猪,一头只有三条腿,另一只猪只有两条腿,人们当然会说,三条腿的猪比两条腿的猪要好。

    公子轩辕心龙与唐正风喝着酒。

    酒痴与木刀也在喝着酒。

    索魂还是在喝着酒。

    而张朗没有喝酒,不是他不想喝,而是他没酒可喝了,有时候酒这东西,不是你想喝就能喝的成的,这家客栈仅有的几坛酒都跑到了别人的桌子上,张朗自然无酒可喝。

    忍术,是忍者专用的技术,而忍者是扶桑专有的品种,他们自我感觉是卑微的,所以从来不用真面目示人,总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由此可见,他们知道自己是可耻的,所以,他们还是要脸的,正因为要脸,所以,才把自己的脸裹得最严,甚至连呼吸用的鼻子与嘴也裹起来。

    他们,二十三名忍者,二十三名穿着与黑夜一样的衣服,潜伏在客栈的外面。

    来之前山本告诉他们,客栈里的人全部都要死,如果他们不死,死的就会是你们。

    二十三人沉默的潜伏在客栈的外面,像头顶上的夜空一样沉默的,没有生机,当然,没有生机并不代表已经死了。

    客栈中,暗黄的灯,在一跳一跳的。

    来,朋友,喝一杯。

    一盏盛满酒的杯子,突然,从空中飞来,落在了张朗的桌面上,却没有洒出一滴酒。

    张朗看着送酒而来的白衣索魂,把桌子上的酒杯举起,说道:

    多谢,朋友。

    人就是这样,在你什么都有的时候,无论别人送给你什么,你都觉得微不足道。而当你没有什么的时候,别人给你送来,你就会觉得那人倍感亲切。

    兄弟,我一人独坐颇感无聊,不妨一起来座谈共饮如何?

    索魂向张朗说道。

    正合我意啊!哈哈!

    张朗爽快的与索魂坐在一起。

    各位,我似乎感觉到外面,有一股杀气在弥漫啊!

    轩辕心龙在客栈中向其他几人说。

    哈哈,我不知道外面有多少杀气,但我知道,我们这里的杀气比外面还要厉害!

    酒痴迷迷糊糊似醉非醉的说。

    各位都不是泛泛之辈,不如相互通报姓名,交个朋友如何?在下唐正风。我身旁的公子,是顺天门的门主,轩辕心龙。

    唐正风说。

    我没有什么名字,只喜欢喝酒,所以,人们都叫我酒痴。

    酒痴说道。

    我是木刀。

    木刀晃了晃自己的木刀说。

    在下索魂。

    索魂也报名说。

    俺叫张朗。

    张朗用地方方言说。显得特别憨厚,实在,亲切,幽默。随即大家哈哈大笑。共同举杯,一饮而尽。

    客栈外,忍者中有一名头领,叫酒井三郎,是酒井十一郎的哥哥,只见酒井三郎,向下一摆手,就有两名忍者遁地而去。

    张朗兄,看来你要有血光之灾了。

    索魂笑着对张朗说。

    何以见得?

    张朗疑惑的问索魂。

    只见索魂衣袖一甩,一把匕**地下,紧接着血如喷泉一般上涌,把张朗的衣服染成了红色。

    张老弟,这就是我说的血光之灾。

    索魂笑道。

    看来血光之灾已经过去了。

    张朗看着自己的衣服无奈的说道。

    才刚刚开始!

    唐正风说着,手中的长枪已飞了出去,正刺到从地面猛然窜出来的一名忍者的胸口。他的弯刀正在向张朗的头上砍去,却已经砍不到张朗的头了,长枪的冲力已把他逼退了,他双手紧紧握着武士刀,瞪着眼,不情愿的倒下了,黑色的衣服,被从胸口涌出来的鲜血染红了。

    16977.netbsp;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等你来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