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玫瑰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末日赘婿 > 第1210章 死亡游戏

第1210章 死亡游戏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话是问生肉。

    很多人其实已经认出。

    “您是伟大的泰美斯神?您是好人啊,让我的母亲断臂重生!”

    “我认得您,您代表了公平与正义?”

    “可为什么这里这样恐怖?”

    “这是什么情况我的神,我们是被您救了吗?”

    “一定是这样,这是魔鬼的老巢对吗?魔鬼已经被神杀死了,所以我们获救了!”

    “对对对!是这样的!”

    人们从开始的疑惑变成了兴奋。

    杨牧冷笑。

    上边的泰美斯则哈哈放声大笑:

    “愚蠢的人类,你们渴望受到神的庇护,因为你们是软弱而无能的!”

    泰美斯的这番话让现场所有人安静下来。

    他们都开始回忆,印象中的泰美斯何其慈祥,怎么会是如今这副嘴脸,她看上去简直就让人恶心啊。,

    人们快速醒悟过来,知道他们的期望错了,也知道所有的猜测都是幻想,或许这里就是神的巢穴,而神的真实面目,就是眼前的样子。

    “泰勒,你看,我弄来了人类玩具,你喜欢吗?”

    大笑过的泰美斯忽然语气温柔,轻声开口。

    那个金发男孩点点头道:

    “嗯,我们可以开始游戏了吗?”

    “当然可以,你想要怎么玩?”

    泰美斯说话间摆摆手。

    叫做木的家伙就驱赶着生肉走去一边。

    走动的时候地上的老鼠四散逃逸,蟑螂们也跟着跑向四周。

    最终只是在红毯地面上留下了一队生肉十二个人。

    房间中对方除了木和红之外,还站着十二名忍者。

    他们分散站立,围成一个圈,将所有人围在当中。

    叫做泰勒的男孩似乎琢磨了下,然后道:

    “都没意思了,让丧尸来咬他们,让他们互相决斗杀戮,这些都玩过了。”

    “哈哈,是的,确实都玩过了,所以我的小贵客,说说你的想法吧?”

    “要不这样吧,玩投票!我想这个应该很好玩!”

    “哦?你说说。”

    “先让他们把名字全都爆出来,不不,那样麻烦,直接给他们每人一个数字吧。”

    “好,这很简单。”

    立刻有黑衣人去拿纸,笔,写了从一到十二的数字,然后粘贴在每个人的身上。

    泰勒终于笑了,道:

    “好,就这样,我们来玩死亡游戏,十二个人,现在开始投票,每个人投一票,投给其他人,得票最多的那个人死!”

    泰勒觉得自己想到了好主意,鼓掌后回头看泰美斯道:

    “他们彼此都不认识吗?”

    “嗯,大多数不认识,不过也有那么两三个人是相互认识的,我在城里搞了些酒馆,这些人都是去喝酒的时候被抓住的,偷偷下手,然后弄到我这里。亲爱的泰勒,你知道,在这座城中,我可是人类心目中的光明与正义,所以这些事只能偷偷做。”

    “嘿嘿,不认识好玩,看看他们怎么选择好嘛?”

    “嗯,开始吧!”

    泰美斯对泰勒充满溺爱的神色。

    杨牧搞不懂他们之间的关系。

    这时也没打算动手,他要看下去,观察这一切。

    那边十二个人已经不知所谓,有个女人还痛哭失声。

    红直接抬手,估计是虚空之刃类似的攻击,没看到任何东西,哭泣的女人已被切为两半。

    这下子所有人禁声,再也没有敢喊叫的。

    几只恶狗不知从什么地方跑出来,托着那两半尸体到了一边,大口啃食,真是触目惊心。

    泰勒叹口气道:

    “好了,已经先死了一个,你们这些人开始投票吧,我希望你们能勇敢一点。”

    红开口道:

    “从一号开始,你投几号?”

    一号是个中年男人,他脸色极其苍白。

    第一个投票很显然太吃亏。

    后面还有十个人,他无论投给谁,面临的可能都是报复。

    “速度!”

    红开口催促。

    可是一号有点选择困难症,想了一会还是不知道要投给谁。

    红冷哼一声,抬手又将他给杀了。

    这一次没有恶狗上来,边上的黑衣人过来将尸体拖走,扔入了恶狗堆里,给它们增多了食物。

    二号是个女人,吓得腿发软,瘫软在地上,抬起手指向最后的十二号,然后用满含着眼泪的目光看着三号男人。

    三号男人额头上全是汗水,与二号女人目光对视,似乎是被俘虏,竟也抬手指向十二号。

    四号是个老头,他知道这时再给十二号一票,那么他这一轮可能就不会有危险了,于是毫不犹豫也指向十二号。

    接下来人们都是这样想法。

    最终十二号全票通过。

    到了十二号投票的时候,他已经被吓得晕了过去。

    泰勒在上边鼓起掌。

    “哦哦哦,太好玩了,哈哈,全都是十二号!他可真倒霉。”

    红面带微笑,抬手,无形杀招将十二号斩断,黑衣人过来拖走尸体。

    “继续继续,二号,这次你选谁呢?”

    二号女人毫不犹豫,指向十一号。

    十一号脸色直接就白了,十号的脸色也不好看。

    如果这样下去,他岂不是也会死?

    果然,前边又跟二号一样,指向十一号。

    十号的脸色比十一号还绝望,因为他面临的死亡恐惧要比十一号时间长。

    人们没有办法,他们也只能指向十一,十一号被杀。

    接下来二号女人当然按部就班,把手指向了十号。

    十号死。

    接下来,八号死,没有九号,九号是因为哭泣第一个被杀死的女人。

    二号女人的脸色有些红,估计是因为紧张刺激而惊恐,血上了脸。

    她再次带头把手指向七号。

    三号跟着,四号跟着,五号摇头道:

    “不能在这样了,这样我们都活不了的!”

    她也是个女人,看了看后面的六号七号,然后抬手指向了二号。

    二号女人的身体一下就颤抖了。

    六号是中年男人,他犹豫了很久,终于也把手指向二号。

    七号哪里会有犹豫,在六号出手的同时就把手指对准了二号的脑袋。他心跳加速,好险啊,差点自己就死了。

    泰勒微微愣了下,然后哈哈笑。

    “好玩!太好玩了,五号这个姐姐真的聪明,她找到了一个节点,让两边打成了平手,泰美斯大人,你看好不好玩?”

    “嗯,很有意思,可是我亲爱的泰勒,如今三比三打平,要怎么办呢?”

    “哈哈!当然是分赛了!二三四一组,五六七一组,分开来投票。”

    下面六个人的脸色同时变化,满满的都是绝望。

    依然是二号女人先投,她看了看身边的三号,然后把手指指向四号。

    三号毫无犹豫,也指向四号,四号没了选择,死!

    五号女人身体发抖,然后只能将手指向七号。

    六号男人也这样做,七号死。

    剩下二三五六,两男两女。

    重新放在一起。

    二号三号指五号。

    五号六号指二号。

    又一次的平衡。

    泰勒道:

    “二号和五号两位姐姐,你们可真是聪明,不过现在你们都被推上了断头台,我给你们机会拉拢对方,你们发言吧,说服对方的哥哥支持你们,那你们就能杀死对方的女人,现在是2v2不是吗?下一次选择必须出现结果,要不然你们四个地要死!”

    二号女人落泪了,看上去楚楚可怜,他看着六号道:

    “大哥,我不想死啊,咱们先把五号投出去好不好?”

    五号脸色铁青,似乎要比二号坚强,最少她没有掉泪。

    “六号,你不能听她的!你想想,如果我死了,下一刻二号和三号就会一起投你!”

    说完,她又看向三号道:

    “不要被这个哭泣的女人诱导,最终我们这里可能只会剩下一个人,当你和这个女人剩下之后,我保证,你和她的竞争没有任何优势,到时候无论规则是怎样,死的都会是你!”

    三号男人身体颤抖,他根本没有选择的方向。

    他是还想跟着二号,可是他觉得五号说的也有道理。

    二号看着可怜,但是她一直在主导游戏,害死了那么多人。

    这是他困惑的地方。

    这时泰勒发声,让他们选择。

    五号不等二号出手,直接拉着六号的手一起指向二号,然后对三号男人道:

    “快点,现在我们两个都指着二号,你呢?如果你还有其他意见,不把二号弄死,我们都要死!”

    三号迷茫了,而二号女人则哭泣摆手。

    “不不不,应该我先选择的。”

    “这一局没说谁先开始选择,只是说开始,凭什么每把都是你先?”

    五号女人说话的时候,目光聚集在三号男人身上。

    三号与二号原本就不认识,建立的阶级友情到此结束了。

    他知道自己不能把手指向五号女人,就好像五号女人说的,如果他指了五号,那就可能还是平局,到时都要啊。

    三号提起手,颤巍巍指二号。

    二号女死!

    她的死没有让泰勒有任何心理波动,他兴奋的道:

    “好,你们三个开始下一局!”

    六号男人和五号女人还牵着手呢,这一句开始,六号男抢先出手,直接指向三号男人。

    三号男人懦弱的坐在地上,哭泣着,他觉得自己死定了。

    他的阶级战友二号已经被投死,他也活不了。

    五号女人脸色冷漠,忽然甩开六号男人的手,到了三号男人身边,然后举起手,冷漠的指向六号。

    三号男人如同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急忙将手抬起指向六号。

    “你去死!你去死!我不要死!二比一!我们赢了,杀了他!哈哈哈哈!”

    三号已经被逼疯,竟然大笑。

    六号男人石化,他看着女人,不敢相信的摇头道:

    “为什么?我们一直都是在同一战线的,你为什么要选择我?”

    五号女人咬着嘴唇,脸色苍白,眼中有了那么一丝歉意。

    “抱歉,我想活下去!”

    六号男人的声音更大,叫道:

    “可为什么选择了我,你就能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