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玫瑰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叠罪 > 第二十三章 剪不断·理还乱

第二十三章 剪不断·理还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手术室里,方博的手术正在紧张地进行。手术室外,罗阳、朱峰还有几位局领导在焦虑地等待着。

    郭冬的肠子都要悔青了,他一会儿走到手术室门前,一会儿闷坐到椅子上,前不久那激战的场面又浮现在眼前。方博完全是为他而受的伤,假如他没有喝那几杯闷酒,假如他当时不轻敌注意防范,那他就不能只顾前不顾后,方博也不可能为他挨那一枪。如果方博的手术不成功,如果他真的有个三长两短,那他会为此悔恨一辈子,他真的没脸再穿这身警服了。想起傍晚自己还捧了方博几拳,他真的想自己打自己几个嘴巴子。想想方博在挨揍后说的那几句话,他问自己,难道真的是自己误解方博了?可照片的事又怎么解释?难道是康萍一厢情愿?他又悄悄从兜里掏出照片。是呀,在他们拥抱的那张照片上,是康萍紧紧地抱住了方博,而方博的表情是慌乱和无奈,他并没有张开双臂去拥抱对方。还有一张,方博在用纸巾替康萍擦眼泪。如果他们两情相悦,那康萍为什么会哭呢?显然是方博拒绝了她,她因为伤心才会哭的。想到这里,郭冬的右拳狠狠地砸在座椅上。

    罗阳走了过来,他看见郭冬的样子劝慰道:“别太自责了,干我们这行的难免会有流血牺牲。我相信方博,好人有好报,他一定会挺过这一关的。”

    “可方博完全是为了救我……”

    罗阳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个我们都知道了,方博真的是好样的。”

    “他不但救了我,那个女中学生也是他救的,‘瘦猴’也是他抓的。”郭冬激动地站了起来,十分恳切地对罗阳说:“队长,我要求队里为他请功,同时也要求处分我。”

    “处分你?为什么?”

    手术室的门开了,手术医生走了出来,大家呼啦一下围了上来。

    “怎么样,医生?”徐昊天抢先问道。

    医生点点头,脸上露出笑容,“真是万幸,如果子弹再稍偏这么一点,人就没个救了。不过,他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期。能否闯过这一关,还要看他自身的抵抗能力。”

    佟啸上前握住医生的手,连声说着谢谢。

    方博被推出了手术室,郭冬一下子冲了过去,“方博,方博。”

    护士制止了他,“请安静,别惊动他,他一时半会儿还醒不过来。”

    大家围着方博,一直将他护送到重症室。郭冬一把拉过罗阳,“队长,今天夜里就让我来陪护他。”

    罗阳看看表,已经夜里十一点多了,“你刚刚经历过一场激战,回去吧,好好睡上一觉。我在这里陪方博。”

    朱峰走了过来,“你俩谁别争了,今天我在这里。”

    徐昊天也赞同地点点头,他对罗阳道:“就让朱峰留下吧,你不能把精力都耗在这里。”

    罗阳又看了看佟啸,“那好吧,你就留下吧,有什么情况一定及时通知局里,别让领导们担心。”

    “放心好了”

    朱峰目送着大家离去后,轻手轻脚地走进病房。护土为方博调好了氧气,换上血浆袋,又交待了一下注意事项便离开了病房。朱峰搬来凳子,轻轻地挨着床边坐下,默默地注视着方博那蜡一般黄的脸,心中不觉有些痛。和罗阳一样,他也十分喜欢这个机灵勇敢的小伙子,希望他能早点脱离危险把伤养好。

    第二天的下午,方博终于醒了过来,郭冬激动的差点叫起来。经过他的软磨硬泡,罗阳已准许他在医院照顾方博。他高兴地跑去告诉医生,不想刚出房门就遇见了手持鲜花的康萍。

    笑容僵在了郭冬的脸上,他一时不知该说点什么好。

    “他已经醒过来了,你进去看他吧。但你不能让他激动,不要和他说话。”费了好大的劲,郭冬才压抑住自己的情绪说出这番话。经过一夜的思想斗争,他决定放弃康萍。

    康萍也没想到会是郭冬在这里护理方博,十几天不见,两人明显地感到有些生分了。康萍今天休班,她是从一位当班护士那儿听说方博受伤的事。从郭冬别扭的语气上,她感觉到他已知道了她在追求方博,尽管方博没有接受她。但她相信只要自己坚持,方博一定会爱上自己的。既然郭冬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她想瞅个机会和他好好谈一谈,正式结束两个人的关系。

    见康萍来了,方博只是微微朝她点了下头,他的身体仍然很虚弱。

    康萍毕竟是护士,在护理病号方面还是有经验的。她把鲜花在床头柜上放好,调了一下输液管的点滴速度,又给方博喂了点水。当她做完这一切,当班的医生护士进来了。

    医生为方博做了检查,又向郭冬询问了一些情况,这才问康萍,“你不是休班吗?”

    康萍很大方,她看了郭冬一眼,说:“我听说方警官受伤了,过来看看他。”

    医生护士出去后,病房里便剩下这关系微妙的三个人。为逃避这尴尬的场面,方博索性闭上了眼睛。

    此刻心里最不是滋味的自然是郭冬了。从昨天傍晚他看到那些照片起,虽然只过了一天的时间,但对郭冬来说,这一天简

    直比一年都漫长难熬。方博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他也体验了从炎夏到寒冬的失恋之痛。虽然他决定要成全康萍和方博,但现在要他亲口告诉康萍自己的想法,他还是不忍开口。他们原本是那样地相爱,一下子让他割舍这段感情,他心里怎能放得下?而现在不是他郭冬想不想要不要的问题,关键是康萍的心思已不在他的身上。

    房间里的空气过于沉闷,他们偶尔对视的时候,郭冬在她的那双眸子里已经找不到他常见的那种柔情那种光彩了。他痛苦地冲出门去,把身子靠在门边的墙上,两只眼睛直直地瞅着天花板。

    罗阳和朱峰来了,看见郭冬打蔫似地站在门外,罗阳问:“你是不是累了?”

    朱峰向门里瞅了瞅,看见康萍守在方博的床边,他又扭头看看郭冬,心里已明白了**分。这几天他听队里人在私下议论,好像在说看见方博私下和康萍来往。因为自己有过这方面的感情困扰,所以,此刻他很同情郭冬。

    “今晚儿还是我留在这里吧,反正我一个人,在哪儿待都是待。”

    罗阳好像也明白过来了,他拍拍郭冬的肩膀,把他叫到一边,“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郭冬犹豫了一下,想想还是从衣兜里掏出那几张照片。

    罗阳一张张抽着看了看,又递给了郭冬,“是你拍的?”

    “我?”郭冬苦笑了一下,“我有那闲功夫,是有人送给我的。”

    “有人送给你的?谁?”

    “我也不认识。”

    “不认识?不认识的人拍的照片你也相信它是真的?”

    郭冬惭愧地低下了头,“原先是信,现在只信一半。”

    “怎么讲?”

    “烧火棍,一头热。”

    “你找方博谈过?”

    “我和他交过手,就在昨天傍晚。”

    罗阳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就为此事?你怎么不想想,就算他俩好了,可为什么会有人跟踪他们拍下照片,又把这些照片送到你手上?这不明摆着是要……”

    “现在我知道是我错怪方博了,事情全在康萍一个人身上。可昨天,我一见到照片就压不住火了,就……就揍了方博几拳。”

    罗阳气得苦笑不得,“我说呢方博脸上的青是哪儿来的,原来是你小子打的。你也不想想,方博是那种连自己战友女朋友都抢的人吗?”

    “但是,我现在想成全他们。”

    “为什么?就因为方博救了你的命?感情这东西可是随随便便所转让就转让的?”

    罗阳发出一连串的问话,他实在不赞成郭冬的这种决定。他甚至觉得这是对感情的一种亵渎,一种不负责任。

    “因为康萍喜欢的人是方博不是我,刚才你也看见了,她人还没走呢。”

    “行了,我不和你谈这件事了。但我把话撂这儿,就算你和康萍分手了,他们也不会走到一起的。”罗阳气得瞪郭冬一眼,又道:“这样吧,从明天开始我另安排人来医院,你回队里,专案组的人手太紧了。”

    罗阳来到病房,他见方博的脸上多少有了点血色,心里不觉欢喜,“你小子真是命大,医生说射中你的那颗子弹,只要再偏一点点,神仙也救不了你。那家伙就没你那么幸运了,他没等进手术室就死了。”

    方博的枪法极好,也正是凭这一点,他刚分来分局就被罗阳选到刑侦大队。

    方博咧了咧嘴,脸上现出一丝微笑。他伸出大拇指,在空中比划了一下,意思说我很棒,死神也奈何不了我。

    正在这时,罗阳的手机响了,怕影响方博休息,他到走廊里去接电话。回来后他又俯下身对方博说:“兄弟,好好养伤,我们盼着你早日归队。”

    方博却看了看康萍,想说什么又碍着面子。罗阳明白他的意思,他是希望有人做做她的工作。他调皮地冲他挤挤眼睛,又点点头,意思是这事交给我了。来到走廊上他才对朱峰讲:“局长让我们回去开会。”

    ……

    罗阳他们一走,方博就立马把眼睛闭上了。他实在不愿意在这种尴尬的气氛中受罪,唯一逃脱的办法就只有装睡,反正他现在是伤员。

    郭冬当然理解罗阳的用意,但是康萍的心思全在方博身上,他抬头看看她,只身来到病房外。

    看到郭冬痛苦的表情,康萍的心里也很矛盾。如果没有发生方博受伤这件事,在经过雁鸣湖畔那次短暂的接触后,她也许会静下心来好好思考一下自己的情感归宿问题。毕竟她和郭冬有过那么一段感情基础,让那团爱火重新燃起也不是没有可能。可现在方博身受重伤,而且是为郭冬受的伤,这让康萍感到他是那样的可敬可爱。一个在生死关头能够舍身救战友的人,这样的人难道不值得自己去爱吗?所以,她现在顾及不了郭冬的感受,也不管他方博到底对自己是什么态度,她决定和郭冬谈一谈。

    想到这里,康萍悄悄出了病房,见郭冬一个人站在楼梯口,她便走了过去。

    “我们谈谈好吗?”

    “谈什么?”

    郭冬扭头看了她一眼,他明知康萍要和自己谈什么,却还是问了一句。他想亲耳听她说出那句让他死心的话。

    “你知道我要和你说什么。”康萍现在思绪很乱,话语里明显带有歉意。

    郭冬抬眼看了她一下,又把目光移向别处。也许是因为方博的原因,他现在不愿和康萍闹得太僵。“我希望听你亲口对我说。”

    “我们,我们还是做普通朋友吧。”康萍狠了狠心,终于把那句话说出了口。

    “就这事是吧?那好,我知道了。”郭冬从远处收回目光,征征地瞅了康萍半天,还想再说点什么。比如:我祝你幸福,希望你有一个更好的归宿。但是,他终归什么也没说。虽然此时他的心正一揪一揪地痛得难受,但他仍不想去伤害这位自己曾深爱过的姑娘。他慢慢转过身,朝着病房走去。

    他们相恋近两年,竟然就在这三言两语中把关系结束了,这是康萍没有料到的。原以为郭冬会暴跳如雷,或者痛骂自己一顿。那样,她的心里或许会好受些,但他却连一句责备她的话都没有说。她愣愣地瞅着郭冬那结实健壮的背影,这一刻她仿佛才感到这位平时事事都依着她顺着她的警官,原来也是一位顶天立地的汉子,心里不觉有些莫明的失落和伤感。她不由得问自己,难道是我错了?

    贾树仁不知什么站在康萍的身边,见她两眼直直地瞅着一个警察的背影,便问:“小萍,那警察是谁呀?你男朋友?”

    贾树仁曾听妻子说过外甥女交了一个当警察的男朋友,只是从未见过面。看到这情景,心里有了个**不离十。

    “哎呀,姨夫,你吓了我一跳。”没等把话说完,康萍就瞅见他头上贴着纱布,就又叫起来,“姨夫,谁欺负你了?这头上怎么受伤了?”

    “没事,瞧你大惊小怪。不小心,蹭破点皮。我来看看昨夜救小敏的警察,听说他伤得不轻。”

    康萍这才注意到姨夫的手上拎着大包小包的营养品。“你说小敏?小敏她怎么了?不是在学校吗?她出什么事了?”

    “她昨天在学校被人劫持了。”

    康萍惊得张大了嘴,“小敏被人劫持了?为什么?”

    贾树仁不想过度宣染这件事,简单解释了几句,话题又绕了回来,他还是关心康萍和那警察的事。“告诉姨夫,那警察是不是你男朋友?”

    “已经分手了。”康萍轻描淡写应了一句。

    “分手了?为什么?”贾树仁似乎对这句答复感到失望。“是不是他甩了你?你吃亏了没有?要是吃亏了告诉姨夫,我找他理论。他警察咋了?警察也得讲理。”

    “姨夫,”康萍有些不高兴了,“看你都说了些什么?我能吃什么亏呀?不是他甩我,是我甩了他。”

    “你甩了他?为什么?你们不是挺好的吗?”

    “哎呀,姨夫,你就别问了。是我,我又喜欢上了他的同事。”

    “哈哈,”贾树仁不由得笑了起来,“噢,甩了他,又爱上他的同事,也是个警察。有趣,有趣。”说着,贾树仁又哈哈笑了起来。笑罢,他问康萍,“那你能告诉姨夫,刚才走的那个警察叫什么,你现在喜欢上的警察又是谁?”

    康萍的脸上闪现出一丝淡淡的愁云,叹口气道:“他受伤了,就在我们科住院呢。”

    “他受伤了?什么伤?枪伤吗?”贾树仁甚感惊讶,他一口气问了几个问题。未等康萍回答,他又问了一句,“他是不是叫方博?”

    “对呀,他是叫方博。”康萍睁圆那美丽的大眼睛,“你怎么知道他叫方博?”

    贾树仁晃了晃手中的物品,“我怎么知道他叫方博?姨夫今天来看的就是他。就是这个方博方警官,昨天救的小敏。”

    “这是真的?”康萍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但姨夫脸上的表情又不容否定。

    “这还能有假吗?昨天下午,有两个歹徒,先劫持了小敏,又逼着我带他们去找‘瘦猴’,歹徒还在车上放了炸弹。幸亏跟踪我们的方警官先救下了小敏,不然,她连个完整的尸首都找不着了。”

    康萍像听惊险故事似地,惊讶地看着贾树仁。在她快乐纯美的生活中,这类血醒恐怖的东西,她还是第一次触及到。她回头看了看仍旧立在病房门口的郭冬,又疑惑地看看姨夫,“可我听说是方博为救郭冬才受的伤。”

    “郭冬就是昨天和方博一起执行任务的那个警官?”

    “是,就是刚才同我说话的那个。他,他就是我原来的男朋友。”

    “他就是你原来的男朋友?”贾树仁太有点儿意外了。他又瞅了一眼不远处的郭冬,“我说呢他们两个在一起执行任务时,怎么有点像各干各的,原来是情敌呀。不错,是方博替郭警官挡了一枪,但小敏也是他救的。”

    他伸手拍了拍康萍的肩膀,“你的眼力不错,小伙子挺好,姨夫支持你。”

    康萍抿着嘴笑笑,又陷入沉思中。她现在不是担心方博拒绝她,而是忧虑他的身体,不知什么时候他才能生龙活虎地站在自己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