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玫瑰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综]喰种女友》 > 第112章 未来日记四

第112章 未来日记四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活动了下手脚,由乃深深地叹了口气。

通过这么些时候的适应,她大概推测出了一些关于她和这可疑身体之间的些许规律性的联系:

1我妻由乃的一切行为均不能危害天野雪辉;

2我妻由乃在任何情况下必须优先保护天野雪辉;

3我妻由乃不能主动远离天野雪辉;

4我妻由乃必须服从天野雪辉的所有命令;

而只有在不违反这四条的情况下,自己才拥有自行驱动身体的权力。

比如今晚,在天野雪辉明确说出让自己带亚门钢太郎回家、不许自己跟着他之前,身体一直自发地凑在天野雪辉身边,而雪辉匆忙说出那些话之后,言语转化为规则,自己再自发行动便不再收到外在意识的限制。

天无绝人之路,该感谢神还留给自己了一些余地吗?

“怎么了?”还在跟天野雪辉说话的亚门钢太郎注意到了由乃的异样,轻声问道。

由乃看了对方一眼,没有吭声。

亚门钢太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很快赢得了天野雪辉的信任,如果一定要解释的话,大概归功于对方强壮高大的体格和严肃端庄的外表所带给人的安全感。

天野雪辉很快询问起他的生活近况,得知对方是刚刚来到这里做调研的某志愿者组织的成员,且因为资金问题暂时没有住处时,高兴地邀请对方到自己家住几天,却被由乃以不安全为由打断了。

开什么玩笑,这么来路不明的变态,哪里远闪哪里去。

结果,在三方“思想碰撞”中,亚门钢太郎“被邀请”到由乃家住。

——点头表示同意的由乃的表情很僵硬。

大概还对由乃之前的行为怀有抵触,天野雪辉并没有下车,热情地和亚门钢太郎打完招呼后,眼神躲躲闪闪地看着由乃,像是安抚一样说了句“由乃好好休息,不然我会心疼”,便很快便离开了。

亚门钢太郎则默默为雪辉的一句话而心塞。

“进来吧。”总算得以自行活动身体的由乃转身打开了房门,神色间还有些警告,“敢乱动东西就把你赶出去!”

亚门钢太郎有些尴尬地跟了进去,“由乃对于不关注的人,真的相当冷淡。”

想当初他也是被关注的人啊,对比现今,这反差真够大了。

“如果你不把我的名字叫的这么亲昵,我可能会对你态度好一些。”由乃点亮了一根门口的蜡烛,“最近停电了,先忍耐一下吧。”

“打扰了。”换下鞋,亚门钢太郎紧跟着由乃穿过长长的走廊,挑着眉四处望着,“你们家真的很大,原来由乃是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的。”

“亚门先生您就住在这里吧。”走到一处客房前,由乃停了下来,“被褥在柜子里,洗手间在尽头,我会给您留一根蜡烛,没有别的事的话尽量不要随便出去为好。”

说罢便要转身离开。

“等等,那由乃……你是住在哪里?”亚门钢太郎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下意识地问。

“我住在前面的房间,夜袭的话我会把你当敌人对待的。”由乃粉色的眸子像是夜光石一样闪着幽幽的光,在这样的场景下竟是有些吓人。

“……我明白的。”亚门钢太郎脸色尴尬,“说来,这会儿的你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啊,是因为可以自由控制自己的身体了吗?”

这话说的太直白,由乃在心里又提起了警惕。侧身将手中的蜡烛放在一旁,由乃迎着亚门钢太郎上前了几步,直把他逼得退后到了墙边。

“亚门先生,虽然不知道你是哪里得来的消息,不过奉劝你还是把住自己的嘴。这会儿我还比较好说话,如果是白天的话,这会儿您的脑袋可能已经掉在地上了。”

“看来,你很清楚你自己的状况。”亚门钢太郎对此并不显得惊慌,眼神幽幽地望着面前的少女,“由乃,愿意听我讲一个故事吗?就一会儿,安心,我没有什么坏的心思。”

由乃定定地盯着面前的男人看了一会儿,随后转身坐在了榻榻米上,“只一会儿。”

对于她的退让,亚门钢太郎喜出望外。

“……我朋友的恋人,为了阻止一个组织的阴谋,自愿潜入了那个组织。结果不小心中了计,被剥夺了记忆,然后被迫参与进了一场生死游戏。偏偏她没有了过去的记忆,我的朋友根本无从唤醒她,只能在周围看着,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再不清醒的话,不但这个阴谋无法破解,她本身的安全也会受到威胁,你说,我的朋友该怎么做才好?”

男人的声线低低的,在安静的室内,仿佛就是在自己的耳边响起,对方的眼神太炽热,由乃几乎不敢抬头,那样的温度,让她有些羞恼,又有些烦躁。

自己不过是被当成了个替身。

想到这里,由乃语气生硬又随意地回了句,“我怎么知道你的朋友该怎么做,不过是个故事罢了,何必当真!再说了,怎么看那场生死游戏都是那个阴谋本身的一部分吧,毛线球有两个头,扯哪边都无妨。你的朋友是死脑筋吗?!”

亚门钢太郎愣了愣,棱角分明的脸庞上露出了微笑,“说的也是,我明白了,我会转告我的朋友的,多谢。”

由乃不明所以地哼了一声,端起蜡烛便走了出去。

“你发现了什么?”由乃的脚步声远去,姆鲁姆鲁小小的身体立刻从亚门钢太郎的口袋里钻了出来,迅速变成了惯常的大小,“你看上去很高兴。”

“我也是被眼前的环境蒙蔽了,由乃说的没错,毛线团有两头,这边扯不动,扯那头就可以了。”

“诶?毛线球?什么意思?”姆鲁姆鲁听的稀里糊涂。

“什么都没有。呐,姆鲁姆鲁,我们一起来帮雪辉如何?”亚门钢太郎转而看着它,“你说过,这里是人为制造出来的封印,所以就不是真正的命运法则,只是一种类似人工智能的存在。”

“……诶?”姆鲁姆鲁眨了眨小眼睛。

“在这里,天野雪辉一定不会死,就算出现了意外,这里的因果命运也会立刻强制修正。我们作为异数进入这个空间,一定带来了一些改变,所以接下来只要和天野雪辉一起,抓住那些被修正的异数,一定可以进入到这个空间的智能核心,不论天野雪辉的意识被藏在哪里,伪神又是通过哪个跳跃电来侵蚀他的,只要通过智能核心将这个世界解体,天野雪辉和由乃都一定会得到解救。”

“……好像是这样的……”姆鲁姆鲁还是有些糊涂的模样,“大概是这样……”

亚门钢太郎低低地笑了起来:总算找到方法了,由乃,等我。

只可惜,这样的好心情仅仅持续了一个晚上,便被一大早匆忙起来赶去天野雪辉家的由乃再次破坏了。

“……这才四点啊。”亚门钢太郎的头发有些凌乱,昨晚凌晨才睡饶是惯常每天都健康早期早睡的亚门钢太郎也受不了了。

而一大早把他吵醒的由乃,正兴高采烈地收拾着包裹,跑来跑去的,听到亚门钢太郎的声音转过头,语音欢快,“亚门先生继续回去睡吧,我要去阿雪家~”

亚门钢太郎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现在才四点啊……天野君也应该在睡觉吧?等等,由乃你拿刀是做什么?!”

“嗯?这个吗?”我妻由乃微笑着掏出一把菜刀,笑容依旧灿烂,“嘛,我担心阿雪那边没有厨具呀~”

“不……我想你完全不需要担心这个……”亚门钢太郎这会儿是完全醒了,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如果你一定要去,还是先给天野君大哥电话吧,他看上去不像是特别能接受惊吓的人。”

最终还是亚门钢太郎给天野雪辉打了电话,睡梦中听到亚门钢太郎讲述的事实,还带着睡意的少年一下子被吓醒了。

“不……亚门先生,我今天完全没有时间啊!我妈妈要回来了,我下午要去接她,所以……所以麻烦转告由乃,我今天一整天有事,虽然、虽然这样不好,但是能拜托您不要让由乃来吗?”

“呐呐,阿雪说了什么?”

亚门钢太郎转头看了眼一旁正眼神雀跃地看着他的少女,虽然知道这样的表情和表现并不完全代表对方的内心,但亚门钢太郎还是心里一窒,下一秒便多了一些愤怒。

“天野君,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些什么吗?你不是已经接受了由乃的心情了吗?这样好像把她当作累赘一样……”

“……对不起,但是……但是我也很痛苦啊!由乃她……完全就是莫名其妙出现的存在……她……抱歉,虽然已经决定接受她,但心理上总是……总是还……如果这一切都是假的就好了……假的就好了……”少年的声音戴上了一些哽咽,亚门钢太郎一时间也愣住了,竟是没留意被少女抢走了手机。

“等、等等……由乃!……”

亚门钢太郎立刻要夺回来,却被我妻由乃一个侧身躲开,手机立刻贴在了耳朵上。

“……所以……拜托了……至少今天,由乃不能来找我……我知道她对我的那种心情……如果她来了,不知道会对我妈妈做出什么事来……”

由乃的动作顿住了,亚门钢太郎立刻夺回来了电话,声音多了一丝气急败坏。

“我知道了!明天见!”

房间里很沉默,才四点钟,停了电的房间没有一丝一毫的光明,只有那蜡烛阴森森地照亮了房间一角。

亚门钢太郎的心底像是压上了一块石头,由乃的沉默让他觉得心疼又心慌,张了张嘴,上前了一步,他试图去劝说她。

“由乃,不要在意,天野君只是……”

“呼,才一天啊,真遗憾。”

“诶?”

少女的声音不复先前的活跃,慢慢转过身,会因为天野雪辉而灵动的眸子冷静下来,“多亏亚门先生你了,不然真的闯入别人家的公寓,我也会很尴尬啊。”

“……你是……”亚门钢太郎慢慢放下了伸出的手,神色间还有些意外,“恢复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