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玫瑰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综韩]改编剧本》 > 111.CH.xx

111.CH.xx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此为防盗章。1h之后系统会自动替换。感谢支持正版!

Excuse me,再说一遍好吗?韩婷婷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主角不按套路她倒是在掌握的,两个小的这是什么状况?

韩婷婷做好了计划,不喜欢中途变卦,退到金珉秀旁边三步外,摊开双手耸耸肩,“那你帮我把手机还给她,我下午有事不回学院。”

韩婷婷眼看着金珉秀松了一口气,忍不住添了一句,“这个不算是我的愿望哦。”

金珉秀又提起一股劲。怎么面对吴惠美那么负担啊?韩婷婷往前走了几步,半天想起来,她不认得路,还得靠这位来领路,所以又退了回来。韩婷婷对着金珉秀摊起双手,以表明自己绝对没什么不正经的想法,说道,“有点路痴,拜托您领我回学校了。”

顺路的事,金珉秀没法推辞。两个人并肩走着,韩婷婷留意到金珉秀绷紧神经还处在警戒状态。女追男啊……金珉秀这反应,也不像毫不动摇吧。

两个人前后脚走到学校门口,金珉秀事先检查了一遍周围人的动态,才向韩婷婷说了再见。哎,这么怕被人看到?难道认为男女走在一起就会有被误解是恋爱关系的可能?韩婷婷忍了忍笑,朝他用力挥挥手,“多谢啦。帮忙还手机是一件,送我回学校也是一件。”

她没说什么,金珉秀的耳根就红了。韩婷婷在心里早笑了不止一次,偏偏一本正经的,一步三回头。明知道这样,金珉秀会更不自然的,但她就是闲得想去逗他。也许是因为,做一个鬼实在太寂寞啦。她其实隐隐动了和金珉秀结识的心思,但又清楚,如果不是他搞错了梦境和现实,他是不可能那么快接受自己的。

韩婷婷有一些抑郁了。这个世界什么时候可以结束啊,她会疯掉的。全世界只有自己一个人的错觉,真的有一些可怕。也因此,她对河露拉和金珉秀有着特殊的感情。前者是她获得自由的关键,而后者是她面临的充满意外性的人物。

韩婷婷这一次在吴惠美身上停留的时间比想象中要久,她等了一会儿没感觉到要离开吴惠美身体的迹象,查看了吴惠美的课表,在上课前赶到教室。路上撞见正在帮她还手机给河露拉的金珉秀,她随口撒的谎就这么被拆穿了。不过,韩婷婷挺欣慰。金珉秀不像剧里那样,需要河露拉左躲右闪,这一回他主动找上了河露拉,也表现出尝试要支持和理解母亲的态度。

“嗨。”这个世界上,对她来说特别的两个人都在,韩婷婷大大方方打了个招呼走进了教室。这一节上的是婚姻与家庭,正好是金伊真教授的课。金伊真,就是金宇哲的女友。

开课不久,这节课要分组进行小组任务。河露拉像电视剧里一样和那位舞蹈社团的前社长罗顺南一组,而韩婷婷和另一位不认识的学长组了队。她很仔细地存了对方的号码,做好备注。她害得吴惠美丢失了这段时间,占用吴惠美生命的同时,她尽量给吴惠美留下足够多的信息,免得惠美回到身体,对自己“经历”的一切全无所知。

下课有惠美的朋友来找韩婷婷,韩婷婷没办法在吴惠美亲近的朋友面前伪装下去,就还用自己有事要忙的说辞。入乡随俗买了紫菜包饭和一瓶饮料,韩婷婷晃着塑料袋子在大学校园里溜达,一面找着有没有哪个清净的角落能坐着吃饭。

她自己没反应过来,就走到了河露拉常去的地方,因为她常常坐在边上当河露拉和车贤硕的电灯泡。原本要打招呼的,瞄见了车贤硕,目前老大存在感的韩婷婷就赶紧闪一边儿去了。在她蝴蝶的作用下,车贤硕和河露拉的接触比电视剧少了许多,也没有那么剑拔弩张。车贤硕一脸傲娇坐在河露拉身边,河露拉假装没看见他,专心地啃自己的紫菜包饭。

现在的河露拉可不需要车贤硕的“帮助”,车贤硕还是找到了放不下河露拉的理由。韩婷婷不知道车贤硕有没有在河露拉身上找到过去的影子,他究竟是留恋十八岁的河露拉,还是对现在的河露拉产生了想法?

这些都没所谓。不管他是出于何种目的,车贤硕都会喜欢上河露拉。河露拉比电视剧里成长得要快,车贤硕少了同情心打掩护,就能更快地认识到自己的心意。河露拉假装没有留心,其实一直偷偷观察着车贤硕。梦境让河露拉想起了过去的一切,车贤硕,当她口中含着这三个字,河露拉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口藏着一股微妙的情绪。

这两位大小孩别扭地相处的时候,韩婷婷拆开了紫菜包饭的包装,一边咬一边继续自己漫无目的的溜达。

她留意到,前面的路口金伊真的身影一闪而过。她马上想起来,这附近就是金伊真和金宇哲见面的秘密场所。

韩婷婷捏了捏口袋里的手机,准备好偷拍,猫着腰挑了另一条路隐秘地靠近他们。

韩婷婷记得前一夜金宇哲那个可怕的表情,她第一时间想到抓住这个机会,得到金宇哲出轨的证据,为河露拉增加胜算。

韩婷婷按了录影,通过这段影像很容易发现,金伊真和金宇哲背靠背坐在长椅上,打着掩护在密谈。学校的两个教授,出现什么情况才不能正大光明谈话?这恐怕无法让人做出无害的推断。

这附近相当幽静,一般人没事不会往这里来。有长椅的缘故,很适合情侣们休息。金宇哲光挑安静的地方,看来对学校的“景点”并不熟悉。

韩婷婷连按了好几次快门,拍够了才停下来查看自己拍摄照片的清晰程度,与此同时她感觉自己身后有道阴影慢慢在靠近。

“你在做什么?”金珉秀迟疑着靠近了她。韩婷婷很确定他没有见到他父亲的作为,否则他不会主动打这个招呼。

韩婷婷做出惊讶,捂住嘴巴,视线投向金宇哲那个方向……金珉秀总会看一眼的。

只要一眼,他就该猜出什么。

韩婷婷拍着心口,火上浇油“感慨”道,“教授们恋爱也挺有花样的。我冷不防遇到授课教授,差点就傻乎乎上去打招呼了。”

金珉秀的面色发白。韩婷婷则恶劣地低下头笑了笑。

亲眼目睹父亲的背叛。

金珉秀应该选好阵营了。

不能总当一个孩子,活在粉饰太平里。对不对。

此刻池成俊和金惠珍的义务劳动应该已经结束了吧?慧珍和池成俊都没有带现金,不小心吃了霸王餐,所以要给那位和MOST主编撞脸的老板娘挖牛、粪。金惠珍没有提起,韩婷婷不好莫名其妙地给金惠珍转钱,困扰了一会儿就重新躲回被窝里生病萎靡去了。

迷迷糊糊睡过一整个下午,她恢复了大半体力。检查手机发现,一下午的未接来电除了金惠珍还有池成俊。她给那两位都回复了短信,就忙忙碌碌给自己煮粥。

晚上七点,门铃响了,有外卖小哥让她签收打包好的食物。她不久前经历过尾、行,谨慎地问了许多问题,又透过门缝接过订单核实信息,做好这些才打开门。

小哥倒耐心,笑着说,“小姐真是很仔细呢。这是你男朋友给你订的,可以给我在这里签字吧!”

韩婷婷送走小哥,拆开外卖盒,里边是一盒粥和一盒营养鸡汤,她全拿出来放在了冰箱里。不管是谁,他都送晚啦。她早已经自给自足填饱了肚子。韩婷婷横躺在沙发上,翻着手机通讯录,心底有了一个人选,但不是百分百肯定。

她拨通那个人的号码,问,“那个粥是你给我点的吗?”

“嗯。”那头的人带着鼻音犹豫了一会儿,说,“我不在首尔……你现在还好吗?”

昨天两个人都被雨打湿了,池成俊没她严重,听起来也没逃过感冒。

韩婷婷点头,“我已经好多了,你还在工作?”

两个感冒了的人大脑要比平时迟钝很多,你一句我一句互相说了些没内容的话,期间傻笑不止。韩婷婷让他早点休息,池成俊便说了晚安。

比起电视剧,她和池成俊的相处似乎少了好多的浪漫。但是心口流淌的温暖,总不是假的。

这个世界的池成俊,是属于她的池成俊,是喜欢闵夏莉的池成俊。

*

金惠珍但凡遇上池成俊就在不断地出糗,她能感觉到自信每分每秒都在流失。吃个饭两个人都没有带现金,同事和朋友都联系不上,她和身为副编的池成俊落魄到穿着花裤子挖牛、粪。好不容易结束,她把自己的员工卡弄丢了,多亏了池成俊跑回去从牛粪堆里替她找回来。

对不起对不起。她无措地重复着这一句话。只是自己出糗也就算了,连累得池成俊一起有失风度。

到了酒店,她找回了一点轻松。在沙滩上疯跑,回过头一眼就看到她喜欢的那个男人,他站在那里,周围静止成一副画报。他握着电话,在等待对方的接听,她想到之前没有联系上的夏莉,也开始打电话。

夏莉的手机在占线中。

晚上坐在咖啡厅聊天时,金惠珍忍不住担心池成俊的身体。他的工作已经很辛苦,这会儿还出现了感冒鼻塞的症状。池成俊在她对面拿着AD搜索着网络信息,他专心的时候就会彻底忽略掉周围的动静。过了一会儿,他拿出手机,开始点餐,金惠珍拘谨地坐在一边,听着他慢慢地报出自己出租屋的地址。

夏莉啊,你是要给夏莉点餐啊。金惠珍硬着头皮问他。

池成俊大方地承认,然后说,慧珍,工作一天很疲劳,你也早一点回去休息。

池成俊对朋友体贴又善良,工作占用了他过多的精力,所以他不像最初那么爱在私下开玩笑。沉默严肃,让她时常觉得无法靠近。池成俊关心了夏莉,也关心了她,她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不知满足。

“池成俊……”她喊他,他用疲倦的眼睛看她的时候,一切的话都好像哽在了喉咙口。

是不是,不应该再喜欢他了?

*

杰克森!回到公司,金信赫喊着他给金惠珍特别定制的绰号,带着夸张的表情向她跑过来,金惠珍不知为何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我很累,真的很累,金记者今天不要缠着我啦。”她眼底的黑眼圈黑得像锅底灰。明明知道自己的话会伤害到金记者,因为他平时嘻嘻哈哈的,没怎么犹豫就说出来了。金惠珍还是有小小的后悔的。

金信赫难得正色,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说,“心情不好,那就去能让心情好的地方吧。今天下班我要带杰克森去一个地方。因为,今天对我来说,是一个特别的日子。”

金信赫后来在游乐场告诉她,今天是他妹妹的生日。他之前不止一次说过,她和他妹妹长相很像的。她不得不小心对待思念家人的金信赫,不知不觉也投入到玩乐中。金信赫的笑脸是她常常见到的,当它从他脸上消失,哪怕只有一秒,她都会不适应。和金信赫笑成一团,心底的烦恼跟着少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