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玫瑰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快穿:我的宿主是个渣》 > 第七百四十二章 王爷到了

第七百四十二章 王爷到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师攸宁肤色很白,样貌又长得没有什么攻击性,看上去便很好欺负。

然而她此刻冷下脸来,便凭空生出一种让人畏惧的气势。

刘风觉得,这一刻的郡主有那么些像王爷。

似在巅峰,睥睨万方。

茶楼对面的金饰店中,白琼正在听心腹回报茶楼里发生的事。

“小姐,嘉宁郡主现在是跳进黄河里都洗不清了,需不需要属下再加一把火?”护卫问。

白琼心情不错,摆了摆手道:“冷眼旁观即可,不必插手。”

她虽然暗示高文晴,高文材是因为夏滢萱的缘故才被打入死牢,但白琼却清楚事情的真相到底是如何。

这事经不起推敲。

今日这一场,只要能够让云州百姓对夏滢萱心生厌恶,自己的目的便达到了。

同时也算是回敬当初自己去西苑时,夏滢萱那不冷不热的态度。

现在如果过度插手,反倒会留下把柄。

心腹护卫点头应是,才要回去继续观察事态的发展,迈出金饰店的一只脚又收了回来。

“小姐,那是……王爷到了?”

大概是因为心虚的缘故,侍卫神色掩不住的惊慌。

“你说什么?”白琼起身,几步便到了门前。

她心仪耶律渊已久,如何能认不出进入茶楼的那人是谁。

“小姐,咱们要离开此地吗?”属下问。

白琼按在门框上的手微微收紧,咬牙道:“不用,再等等。”

王爷是为夏滢萱来的吗?

也许......一定是巧合,白琼安慰自己。

与此同时,茶楼中,

师攸宁一字一顿的对众人道:“知人知面不知心,本郡主初来云州,你们对我有所怀疑,可以理解。”

高文晴警惕的看着眼前面色淡然的少女:“你到底搞什么鬼?”

众人却是疑惑之中又带着些说不出的敬畏。

当然,这敬畏是对师攸宁的。

嘉宁郡主看上去娇娇弱弱的一个少女,目光一扫也不见多么凶恶,偏生让人不敢造次。

真是怪了!

于是,整个茶楼道突兀的安静了下来。

在场的人都想看一看,嘉宁郡主到底搞什么把戏。

师攸宁看一眼高文晴,旋即面向众人,神色沉静而平淡:“我只问你们一句,镇北王殿下在你们心中,当真是一个偏听偏信,罔顾人命的昏聩之人?”

刘风最先回答道:“王爷镇守漠北十数年,抵御突厥安抚百姓,最睿智英武不过!”

“可是我兄长……”高文晴愤慨。

“你兄长怎么?”师攸宁冷眼看她:“你如果当真有疑问,那就去镇北王府,去当着王爷的面清楚!如今这般胡乱搅闹,却是将整个镇北王府的名誉都放在脚下踩!”

“我没有!你胡说!”高文晴像被踩了尾巴的猫,脸涨的通红。

王爷那样的人,她崇敬爱慕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做害他的事。

“那你告诉我,你兄长的事,你是亲眼所见?竟如此逼问于我!”,师攸宁反问。

她看似不慌不忙,其实心里面憋屈极了。

若非刚到漠北还不了解形势,师攸宁怕贸然将突厥人入关的事说出来造成什么严重后果,她又怎么会如此被动。

高文晴长了一张明艳有心机的面容,但其实是根直肠子,竟被师攸宁问住了。

她迟疑又慌乱的道:“我是……这是我自己打听到的!”

打听?

看高文晴这副色厉内荏的样子,师攸宁简直被气笑了。

高文晴气势弱了下来,旁观的众人心中也隐约觉得有些不对。

比起嘉宁郡主这个外来客,他们当然是更向着高文晴。

可是人家郡主说的也没错,王爷那般英明睿智的人,突然昏了头似的草菅人命,这也太扯了!

被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扣上好大一顶黑锅,这种事在师攸宁所经历的事中,其实只能算是个小场面。

见此刻气氛缓和,她眸光微转:“高小姐,道听途说的事,做不得准……”

再后面,师攸宁原本还想给高文晴灌好大一碗鸡汤。

如此也好让高文晴将脑子里进的水抖搂抖搂,好好去查证真相到底如何。

然而在发现茶楼门前站着的那个男人熟悉的俊脸,师攸宁不免卡壳。

耶律渊!

他什么时候来的,又听到了多少?

方才茶楼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师攸宁所吸引,便是小二与茶楼掌柜都没有发现,或者说没来得及理会茶楼是否又进了新的客人。

所以,耶律渊正将师攸宁以一人之力压制全场的事看了个齐全。

在师攸宁看下耶律渊的时候,耶律渊也正望着她。

四目相对,耶律渊注意到二楼那少女,方才还明亮而骄傲的桃花眼,先是惊诧,而后便是松了口气。

那双清澈湛蓝的眸子,在这松懈之中还隐约带些懊恼。

这让耶律渊不由得拧了拧眉头。

真是奇怪,他怎么会从她的目光中感受到这么多的情绪?

师攸宁看到耶律渊眉心微敛的样子,心道这人果然不待见自己。

还好成亲就在两个月后,不妨事。

却说高文晴,

她虽然性子简单人却不笨,原本被兄长被抓入死牢的事占据了心神,此刻让师攸宁接二连三的反驳,终于觉察出不对了。

她不相信夏滢萱便罢,怎么连王爷都怀疑?

也许急于将伤害兄长的事扣在夏滢萱头上,除却担心兄长,还有说不明道不清的嫉妒......

只是这事情闹到这个地步,低头是万万不能的!

高文晴越发道:“你等着!如果我兄长的事当真和你有关系,我绝饶不了你!”

师攸宁轻笑一声:“我等着你……来道歉,为今天的污蔑和无礼。”

后半段话,她说得笃定而理直气壮。

至于让就站在楼下的耶律渊澄清,师攸宁在瞧见他皱眉的时候,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反正为着云州百姓,也算不得委屈。

高文晴和师攸宁的争执,开始的疾风骤雨,结束的却没头没尾。

众人看得云山雾罩。

虽然觉得嘉宁郡主八成与此事无关,但又不那么十分笃定。

耶律渊将这一切看在眼中。

他有种莫名的预感,夏滢萱是知道突厥人入城的事的,却因为顾及他曾经下的命令,便宁肯如此委屈的含混过去。

罢了!

原本想给高家留些脸面,如今却是他们自己人张牙舞爪太过。

清冷沉哑的男声响起:“不用等着以后,此事,本王如今便能给诸位一个说法。”

【作者题外话】:双更吖~